第105章(1 / 1)

从联赛建立到现在以来,从来没有队伍出现过被撤销资格的情况。

可想而知,这样的处罚有多重。

商昀州很快地把直播声音掐断了,只留下画面。

白仲严接着说:“好像是因为他们管理层欺上瞒下,在明知道队伍里有人打假赛的情况下,不处罚、不上报,甚至还去参加了s赛……我真他妈佩服,他们这是什么心理?给自己留一个内鬼在队伍里,我搞我自己?”

说完之后,只有小金很配合地惊叫了一声,拿出手机开始翻消息,其余人都表现得异常淡然。

吴郢更是来了一句:“处罚结果已经出来了?”

白仲严:“……”

白仲严:“不是,你们怎么没点反应——还是说你们早就知道了?!”

shark:“我们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靠!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?你们三个都知道??”白仲严气愤至极,“他妈的为什么吃瓜不叫上我?啊?你们一个二个怎么回事,还有没有点集体观念了!”

提到这个,吴郢倒想起了别的事。

“说起来,我还没和你算账呢。”他说着,转了回来,瞥了一眼对方的屏幕画面,确认直播声音已经关上了,“你为什么要告诉茄子,我们在什么地方——别说不是你,我知道是你。”

商昀州没有解释,反而说:“你应该庆幸他在路上耽误了时间,没有提前到。”

吴郢要出口的话生生打住了。

他想起,在茄子进来前几分钟里,自己正在干什么……忽然有些脸热,颇不自在地别过头去了。

又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屈服:“所以是你告诉他的?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过来?说实话啊。”

“实话……”商昀州慢慢念着这个词语,“实话就是,我告诉了ph7,他的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。如果他愿意自己去揭发一切,至少还能挽回一点面子。如果他不去……被处罚的结果也会是一样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当然会选择前者了。”

吴郢的脸色微变。他说:“所以他不是良心发现,才去揭露这一切的。”

“不是。”商昀州说,“他很害怕,如果能躲着,我想他会一直躲下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吴郢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最后他转移了话题:“双x被撤销联赛资格了,他们原来的队员怎么办?”

双x这赛季刚刚经历了大换血,双c和辅助都是刚提拔上来的新人,上野虽然是老选手,但也属于成绩不上不下的类型。

队伍被撤销了联赛资格,他们就相当于“被动失业”了。

更何况,双x还出了这种事……联赛里愿意要他们的队伍,可能少之又少。

最大的可能性就是,他们又会重新回到次级去。多少年的努力,眨眼间,就因为队伍的意外付诸东流。

商昀州显然知道他在想什么。“那你该怎么办?”他低声问,“如果放任一切继续下去,谁又会来考虑你。”

“……不管怎样,你也不该去威胁ph7。”吴郢揉着眉心,“你就不怕他把你一起抖出来?”

“怎么了。”商昀州笑了笑,“还担心你男朋友啊。”

什么话不说,偏偏把这一点挑出来讲。他知道这是吴郢的死穴,能在最短地时间内堵上他的嘴。

果不其然,吴郢立刻不满道:“直播开着,说什么呢。”

语气挺理直气壮的,就是目光有些飘忽。还不由自主地放小了声音,就差把“心虚”写在脸上了。

“刚刚摘我耳机的时候,怎么不说直播开着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没话说了。

白仲严依旧在后面气急败坏地跳脚,质问shark有新鲜瓜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分享给他。

商昀州提醒他自己要开直播声音后,白仲严又骂骂咧咧地去了隔壁。

吴郢转回了回去,靠着椅背,打开微博,看官方发布的最新通告。

通告内容很多,密密麻麻的一长条。吴郢大致扫了几眼,发现和自己所了解的事情经过差不多。

评论区里更是精彩纷呈:

“我感觉我智商有问题,看完了之后我居然没懂到底是怎么回事。。”

“我草,这事水也太他妈深了吧。总结一下,当初那场双x二队输给ik那场比赛,有人买通了当时的辅助打假赛,他们的教练和领队都知情。但是出于某种原因,他们把中单推出去了,保着辅助进了联赛。现在辅助出来自首了,就这样。”

“我的妈呀,心疼双x原来的队员,这他妈也太倒霉了。”

“又是这个老问题了——ik纯属臭鱼烂虾,要不是对面有演员,现在都tm滚去打次级咯。”

“别酸了,人家现在是春季赛冠军,你再逼逼你主队也拿不到冠军嘻嘻。”

“人受害者wing还没发话呢,你跳什么跳?”

“……其实,看完之后,我只想说,wing对不起。”

“玩ad的都知道辅助在对线期有多重要。。那个辅助从头演员到尾,他前面居然还坚持着c了两把,最后一场直接0-6了,估计也是心态崩了。唉。”

“我他妈只想知道一件事,去年夏季赛决赛这个逼也上场了,那天被让二追三是不是也有他的份?我他妈气疯了,操。”

“看调查结果,说是他去了联赛之后就没演了。反正我不信[白眼]”

“不知道说什么,只希望voo能稳住吧,别崩了。。阵容基础在那里,夏天稳一稳还能冲下冠军的,唉。”

……

看完之后,吴郢又打开了通讯软件。不出他所料,里面已经挤满了各种消息。

昨晚他已经回过一轮祝福ik夺冠的了,今天爆出这件事,他又被轰炸了一轮。

轰炸他的首要人物就是他的表哥。昨晚夺冠,表哥给他发了三十八条带着哭腔的语音,转文字之后全是“呜呜呜”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。

到现在,又是新一轮疯狂的轰炸。表哥不停地问他,当时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说,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还有来自其他队队员的心疼与安慰。

就连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来问候他了,可能是因为看到了热搜。她们最关心的问题是——冠军奖金真的是一百五十万吗?奖杯是不是纯银的?

消息太多,回不过来,吴郢干脆放下了手机。

他缩在座位上,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训练室门开着的这会,“扫描”又从门缝里溜了进来,例行巡视自己的领地。吴郢便招呼了它一声。见到熟悉的铲屎官,它酝酿了一下动作,直接跳了上来,沉甸甸地压在吴郢身上。

吴郢逗了一会猫就开始走神。他侧过头去,望了望左边正在专心致志直播的商昀州。看了一眼,忽然就挪不开目光了。

也忘记了自己反复强调的,“直播还开着”。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,一动不动。

这个人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,他会下意识地觉得心安。

商昀州被盯得好不自在,玩到一半,忍不住转过头去,用目光示意对方别看了。

吴郢躺着没动,偏了偏头以示回应,还弯起嘴角笑了一下。

言下之意,我就看。

商昀州又很无奈地转回去了。要是在训练的时候,他好歹还能保持专心。这会在直播,随便玩玩的时候被这么看着,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集中不了注意力。

“……别看我了。”最后他开口道。

“又不会掉块肉。”吴郢心不在焉地抱着猫,说。

“会掉。”

“掉一个看看?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直播间观众:“…………”

吴郢嘴上说着不会,但还是收回了视线,从桌上拿了一袋小零食,拆开来喂猫。

直播间观众:“…………”

不知道是不是眼花,但为什么屏幕左下角的那位主播……突然笑了……还笑的那么一言难尽……

当天。

某超话内。

“我他妈疯了,这两个人是忘了自己还在直播吗就这么眉来眼去的,啊啊啊啊啊吓死我了快堵住柜门啊!”

“为什么syz今天一直在走神!为什么!一直在!!以前有次直播,bzy打赌输了在他背后跳广场舞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表情都没变过!!但是!今天!他一直在悄悄往右边看!!”

“他!还!偷笑!!”

“害别说了,今天syz直播的时候,郢郢没玩手机,就一直抱着猫盯着别人看。那眼神绝了,我形容不出来,就总觉得…他下一秒就会去求抱抱那种感觉。”

“姐妹,这就是看男朋友的眼神啊!!绝对错不了!!”

“他们每次说悄悄话都要静音!我真的好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啊啊啊!说就算了还要转过去说,连读唇语的机会都不给我55555”

……

大概是今天cp超话舞得太厉害了,引来了唯粉的嘲讽,隔着主页开始掐架。

“快叫你们蒸煮别麦麸啦,得了冠军就不用麦麸引流了,多掉价。”

“服了,盯着队友发呆也能解读出那么多东西,宁眼睛还是趁早捐了得了。”

“呕呕呕呕属实看吐了,没看到你们正主和wing说话的时候,人家脸色有多难看吗。拉,就硬拉。”

“?我在我自己超话发帖还能被截图,某些人管的真宽啊。祝你cp假一辈子不谢。”

“??0202年了还有人发他俩不合的洗脑包?他们有仇?你咋不和你仇人换情侣名呢?”

“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我cp会因为太rio而被掐。”

……

正当她们闹得不可开交时,一条特别关心的微博提示,终结了无休无止的争吵。

@ikwing:[图片]

图片内容是昨天晚上的直播间截图。

就是粉丝叫他们“出来营业”后,他强行拉着商昀州一起出现在镜头里,还让粉丝快点截图的那张。

什么话也没说,就只丢了这张图片出来。

cp粉小心翼翼地先点开评论区。

cp粉大声辱骂:“操,谁又在正主眼皮子底下舞,有病吧,还嫌把柄不够多吗?”

cp粉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图片:“……哦,那没事了。”

唯粉激动地点开了图片。

唯粉:“……”

唯粉缓缓退出了微博。

最新小说: 娱乐:从制作人出道 我真的不想当全能运动员 极品太子要翻天 重生黄金年代 龙潜都市 这个医生很稳健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丛林求生:我有百倍奖励! 民政局门口签到,奖励美女老婆 全世界只有我没有异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