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(1 / 1)

与dea的队员一一握完手,又对着台下鞠完躬后,ik队员依次离开了选手席,来到了领奖台前。

冠军奖杯正在等待着他们。

踏上舞台的那一瞬间,早就准备好的无数金色礼花从天而降,大雨似的落下,纷纷扬扬洒了队员满身。

于孜率先把奖杯拿了起来,又递给他的队员。选手和教练围成一圈,将奖杯高高举起。

“让我们再次恭喜ik夺得春季赛总冠军——immortalking,永恒之王!”

解说的恭喜声与台下观众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场馆。

等主持人又回到了舞台上后,就到了公布整场总决赛的mvp的时候了。

“平均伤害占比34%,kda9.67,参战率76%,春季赛总决赛的mvp选手是——”主持人举着临时制作的台词板,面带微笑地念出上面的名字来,“ikwing!”

ik的队员离开舞台后都没走远,而是准备在一旁凑个热闹。一听到宣读选手的名字了,他们比吴郢本人还激动,七手八脚地把他推上了舞台。

吴郢走上台去,观众席里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,还有人在尖声呼喊他的名字。

工作人员走了过来,把雕刻着一双翅膀的金色mvp奖杯递到了他手里。

吴郢低头,凝视了它片刻。

随即扬起手来,冲整个观众席展示他的奖杯。

“拿到了冠军,还拿到了总决赛mvp,开心吗?”主持人笑着问他。

吴郢点头:“开心。”

“这是你来到联赛的第二年,准确地说,是第二个赛季,就已经站到了这么高的位置上。”主持人说,“和上个赛季相比,你很明显地成长了很多,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盲打莽撞,已经蜕变为一个成熟的adc了。”

“我的教练,还有队友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我很感谢他们。”

“其实我还注意到了一点,就是之前你反复提到过,自己最喜欢的英雄是霞。但是在今天四场比赛里,你都没能玩到最喜欢的英雄,会不会觉得有点遗憾呢?”

吴郢想了想。“有点遗憾,但不算特别遗憾。因为时间还长,之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“msi再上拿出来用,也不是不行。”他说。

台下的粉丝配合地高喊道:“夺——冠——”

春季赛冠军能得到msi的参赛资格。他们将在五月的时候前往欧洲,参加今年的季中冠军赛,与其余赛区的春季赛冠军同台竞技。

现在距离开赛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。队员们精神紧绷了几百天,春季赛结束后,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。

白仲严叫嚣着“不醉不归”,从餐厅一路嚎到了ktv里,和小金一人霸占一个麦克风,唱了三首他最喜欢的rapper的歌。二重噪声打击几乎要将其余人的耳朵吵聋。

作为总决赛mvp,吴郢被队友用捉弄的态度挨个碰杯。直到他威胁说自己喝多了是要发疯的,才打住了这群人想把他灌醉的念头。

他坐到了沙发的角落里,让那自己的队友自生自灭去。过了一会,于孜拿着手机,从外面走进来:“把酒撤了,撤了!粉丝让你们开一会户外直播!”

“ktv里有什么好直播的。”白仲严经过麦克风放大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。

“我不想开,谁爱开谁开去。”shark忙着吃东西,含混地说,“累死了今天。”

于孜把手机递给白仲严。还没开口,白仲严就吼了一句:“不!”

于孜:“……”

于孜:“你他妈拿着话筒!你要吵死我是不是!”

shark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懒洋洋地建议道:“让我们的小mvp来播呗。”

于孜觉得这主意不错,立刻转身:“吴郢,来,输一下账号密码!”

吴郢:“我……”

于孜:“快来!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可能这就是霸权社会吧。

他被迫接过了户外直播的重任,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屏幕里自己的大脸,还有右下角成几何倍数级增长的礼物。

又转过头,用很可怜的眼神看着坐在身旁的辅助选手。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他很无奈地说:“给我吧。”

吴郢双手奉上手机。

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,直播间观众也成功地被白仲严豪放的歌声难听哭了。所幸的是,白仲严和小金两个人渴了后直接拿酒当水喝,越唱越上头,越喝头越昏,险些从座位上栽了下来。

于孜见状,只能把shark叫起来,一人一个,把这两兄弟架住。

然后发现一个人似乎搞不定白仲严,又把替补小打野也叫了过来。

“我们先去安顿他们。”于孜吩咐说,“领队有点闹肚子,这会在厕所里呆着。他没带手机,你们两个就在这等着他回来,要不然一会他找不到我们了。”

等五个人出去后,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下路二人。直播间的粉丝终于得以清净,开始想方设法地刷礼物,引起主播的注意。

“感谢‘你们能不能营业一下’送的飞机……”吴郢读着礼物,陷入了沉思。

半晌,转过头去,招呼道:“营业一下?”

商昀州拿着手机:“?”

吴郢很自然地靠了过去,强行拉着对方和自己一起比剪刀手,嘴上说着:“哎,要截图的快截图,过时不候啊。”

商昀州哑然失笑。

他看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,还有坦然靠在自己身上、笑得天真又无害的吴郢,一阵心悸。

忽然想到,我这一生都在循规蹈矩,把自己死死地关在界限内,试图做一个我定义下合格的好人。

人无完人。

做了这么多年的好人,越界一次又何妨。

想完,他冷静地掐断了直播。

手机屏幕忽然变黑的直播间观众:“……??”

吴郢原本还在偷摸着计算自己还剩多少时长的直播,眼前一晃,忽然发现直播已经中断了。

他指着手机:“断网了……?”

“我关的。”商昀州说,“有点话想和你说。”

不等吴郢开口询问,他继续道:“认识你这么多年,除了一件事,其余该说的话我好像都说过一遍了。但还有一件事,我想趁着今天夺冠,说出来。”

“我想说的是,其实我对你的感情很复杂。之前有无数的比赛要打,总在瞻前顾后,不敢开口。后来我发现,比赛是打不完的,但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结果。”

“也许你不能接受,会觉得不可理喻,或者认为我这么做很自私,但我觉得你有知情权。”他顿了顿,放轻了声音,“我很喜欢你。”

吴郢怔住了。

似乎看他的表情太不可置信,商昀州又说:“不用怀疑。是你想的那个意思。”

房间外传来节奏欢快的音乐,两人之间的一小片空间里却静得出奇。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成了实质,粘稠又缓慢地流动着,连呼吸也随之变得困难了起来。

吴郢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生气——当初他立下flag,春季赛夺冠就告诉这人自己其实喜欢他,看不把他吓个半死。

这话原本该他来说,连台词都早就编排好了,居然被人抢了先。

而且,很明显地,自己绝对吓不住他了。

但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里,他想到了另一个损招。

“原来你暗恋我啊。”吴郢愣了片刻,笑着说。

这个反应让商昀州有些意外,超出了他的应对范围。

吴郢手撑在沙发上,歪着身子,一副审问犯人的语气,继续道:“实话实说吧,多久了?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“原谅你?”吴郢抬眼看着他,努力把语气里的玩味压下去,故作正经,“可以啊,你过来,让我打一下。”

商昀州:“?”

他有些不确定。但他似乎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狡黠。

但他还是往前挪了挪,准备看看这位要怎么打自己一下。

眼前却忽然一黑。

温热的手心覆盖了上来,挡住他的目光。手的主人凑得很近,呼吸相接间,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嘴唇上。

简直是最纯情式的亲吻,一触即分,没有任何赘余的成分。

吴郢亲完就想跑,刚站起身,左手便被拽住了,硬生生地将他拉回了沙发上。

他立刻觉察到了不妙,下意识地抬起右手,飞快地挡在两人之间:“你……”

“松手。”商昀州说。

吴郢在他平静的注视下,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听使唤。他慢慢地把手放下去了。

商昀州说话的语气很温柔,在亲吻的力度上却毫不吝啬。对付这种坏心思的小孩只能“以暴制暴”,他低下头来,齿尖惩罚性地在对方的唇沿上收紧。

吴郢一惊,下意识地想要挣脱。却又轻微吃痛,不敢动弹。

浑身的触觉在那一刻仿佛都收拢成了一个点,无限缩小又无限放大。恍惚间,甚至感觉牙尖刺穿了薄薄的皮肤,一路穿透进去,扎进他的身体,血液从相接处洇了出来。

随后又意识到那并不是血,只是呼吸落在偏凉皮肤上后留下的潮.湿.痕迹。

但其实商昀州只咬了一下便松开了。他注视着眼前的人,看他怔怔地看着自己,目光失去了焦点。

手依旧挂在自己的肩上,像攀附着一段浮木。

溺水者的眼神。

吴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思绪混乱里,冒了一句:“我在想一个问题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觉得,紫哥可能会想杀了我。”

“……”商昀州短促地笑了一声,“再多杀一个也没关系。”

吴郢一时半会没能理解到他的意思,等终于意会到了之后,张口欲言,嘴唇启开的缝隙却被乘虚而入,余下的话音全部搅碎在了缱绻里。

ktv的门没有上锁,随时都可能有人开门。领队随时都可能会推门而入,将房间内的情景尽收眼底。但对方并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。他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了面前这个人藏在内里的危险气息,想推拒,手上却软绵绵的没点力气。

只剩下了颤抖。

他吓得屏住了呼吸,等结束后,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。罪魁祸首却很淡然,一点过激的反应都没有,自始自终都平静地盯着他看。

吴郢不管不顾,在对方身前埋下了头,只想着挡住自己发烫的脸。

太他妈的丢人了。他慌乱地想着。

撑在身侧的手却被一点点抓紧了。

头顶传来商昀州的声音:“害怕?”

“……不是。”吴郢闷闷地回答。

“那你抖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没说话,只是收拾了一下情绪,重新抬起头来,用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”的眼神看着对方。

又说:“不是……你能不能,文明点?”

商昀州心领神会。“下次提前告诉你。”他说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真礼貌啊。

咚咚。

在他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隔壁房间短暂的停唱时间里,房间的门被敲响了。

吴郢立刻松开了手,转过头去。

门口的人又敲了敲门,房间里的人谁也没动。

大概是见无人应答,门口的人试探性地将门推开了一道小缝。

吴郢心有余悸地想,真应该感谢这位提前敲了门——要不然他明天就能上一波热搜,还会真被于孜连夜谋杀。

然而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是谁后,他脸上的仅存的一点笑意忽然消失了。

商昀州明显察觉到了身旁人突如其来的僵硬。他在背后按住了吴郢的手,反扣在了沙发上。

“别激动。”他低声说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