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(1 / 1)

屏息之间,奥恩很快就过去了,并没有在草丛前多作停留。

他以为琪亚娜早已顺着野区下去了。

蕾欧娜也跟着过去了。她很尽职尽责,一直护在adc的旁边,寸步不离。

但她依旧走在了adc的斜前方,与adc之间有一定的距离。

所有人都只顾着观察三角草了。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草丛里的动静。

——这将是他们犯下的,最致命的错误。

dea走在最后的中下野三个人,都有一个特点。

血量低,很脆。

根本挡不住这个时间点琪亚娜的一套技能。

上帝视角的观众的心脏全部吊在了咽喉处,禁不住要屏住呼吸。整个场馆都安静了下来,就连解说也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音。

格外漫长的两秒钟后,琪亚娜忽然动了。

她卡准对方辅助过去、其余三人将过未过的时间点,直接r闪出草丛,在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,将三人直接推到了大龙坑的墙壁上。

冲击波呈环形炸开,碰到墙壁后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。

被推向空中的三人遭受了一秒钟的眩晕,防御能力最差的adc直接在她的烈焰中被融化。

"shutdown."

没有感情的女中音响起。

adc被秒了。

现场观众尖叫了起来。

解说情不自禁地呐喊出声:“我的天哪,这是真正的‘惊才绝景’!!!”

跳上来的泰坦位移到了前排扛伤,与此同时,早就埋伏好了的ik其余队员及时进场。赛娜化身黑雾,幽灵一般地潜入现场,光柱在龙坑区域呼啸而过。

在短短的十五秒内,dea在自以为的绝对防御状态下,遭受了灭顶之灾。

ik顺势拿下大龙,接着就是标准而紧凑的优势局运营,压得对面喘不过气来。

做好视野。拿下全部二塔。上高地。

不越塔,只用技能逼退对面。

点破两路水晶,在大龙buff消失后,及时撤退,回家补给。

再度归来。

——不给任何翻盘的机会。

高地上的最后一波团战,dea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还手之力。但他们仍想拼死一搏,奥恩开出r技能,却只击飞了最靠边的上单。布隆还以颜色,也跳上去开大,却击飞了对方三人。

always直接交了闪,突到最后,想要和赛娜一换一。但布隆撑起的盾牌无情地拦住了他,赛娜躲在背后,三抢直接将他带走。

摧枯拉朽,无人能挡。

基地爆炸,胜利的字样在ik五人的屏幕上弹了出来。

头顶的灯亮了又灭,ik的积分变成了2。

现在是赛点局了。

ik的赛点局。

其实在赛前的预测里,在场的三位解说中,只有吴泉一个ik脑残粉选择了“认为ik可以获得最终胜利”的选项。毕竟dea的风格更贴合现在的版本,两队队内又都有曾经的冠军和新人存在。但dea这边的冠军好歹是新鲜的,ik那边的,早就放旧了。

而且三个人都格外一致地认为,这场比赛将会五局拉满。

不过又都充满求生欲地补了一句——纯属猜测,并没有事实根据。

所以大部分人都认为且希望着,dea能够撑过第四局,把局势拖入最最激烈而焦灼的第五局。毕竟他们这赛季的成绩堪称华丽,就连小场也输的很少。

但也有另一个问题。

这支看上去战无不胜的dea,没有打过bo5。

而ik,是从半决赛里,一步一步爬上来的,早已经历过了bo5的磨练。

第四场比赛,ik在蓝色方。在第二轮禁用结束后,轮到吴郢最先选用英雄。

这个时候,ik的下路组合还没有选定,看上去是要他们选择各自的英雄了。

三秒钟过去后,吴郢的头像框里亮起了女警。

场上顿时一片低呼。

“女警?他要玩女警吗?”吴泉差点没控制住音量,可就连他也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怀疑,“可是,wing的女警胜率……女警这个版本并不是t1级别的英雄,而且也不适合这场的阵容,他们不会……”

他话音还未落,bp画面的选手镜头中,吴郢忽然笑了。

一边笑,还一边转头,和身旁的于孜说话。

在还有五秒钟的时候,他把女警换回了卡莎,然后锁定了选择。

观众们松了口气。

原来他只是亮一下英雄而已。

吴郢选择完后,轮到最后的商昀州来做选择。

这位也在自己的选择里亮起了蕾欧娜。

在场的观众都笑了。这两位是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吗?怎么还皮起来了。

然后商昀州就锁定了自己的选择。

吴泉顿时激动起来:“哎这个好像不是开玩笑!他锁定了!!他真的锁了曙光!!”

“哇,si1ence锁定了自己曾经的招牌英雄蕾欧娜——虽然我现在觉得他的布隆比蕾欧娜玩得还好,就,同样是举着盾的嘛。”

吴泉:“?”

虽然是实话,但我们的同事情谊结束了。

观众席里也传来了喧哗声。他们很久没有见到商昀州玩这个英雄了。

几个月前的采访上,他被问到,你将会在什么时候,再拿出这个英雄呢?

当时他说,合适的时候。

现在,他在自己的赛点局上,再次选用了蕾欧娜。

并且亲手为她穿上了“ik蕾欧娜”的皮肤。

——那曾是、也将永远是ik至高无上的荣耀。

bp结束,原本应该给到进入峡谷的变换画面,导播却忽然把镜头切到了观众席里。

他的镜头下,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衣、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。

见到自己突然出现在大屏幕上后,crazy靠在座位上笑了笑,用嘴型说了声“你们好”。掩藏在笑容之下的,除了对这个再熟悉不过的赛场的怀念以外,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伤感。

吴泉讶然:“原来今天是crazy来现场了!怪不得……”

其余观众这才明白过来,刚刚那一出所谓何意。

是在和台下的老选手打招呼呢。

ik对阵dea的春季赛决赛第四局,在观众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,正式开始。

然而这一次,两边的粉丝似乎较起了劲。dea粉丝在ik粉丝喊完加油后,又重新喊了一次。ik粉丝也不乐意的,也重新喊了起来。渐渐的,场上的加油声便乱了起来,此起彼伏,谁也不让谁。

然后随着大屏幕上游戏画面的出现,加油声戛然而止。

一血。

……一血?

什么时候诞生的一血??

死亡的是dea的辅助。

拿到一血的卡莎已经开始原地回城,准备补充自己的装备了。

导播这才给了回放镜头。原来是ik下野辅三人在草丛中蹲伏,正好碰上对面的下野辅三人。在3v3的碰撞里,蕾欧娜凭借着自己优秀的控制能力和坦度,留住了对面辅助的同时丝血逃生,没让dea拿到自己的人头,白白亏出一个400块。

吴郢在麦里说:“对面心态崩了。这也太恶心了。”

商昀州:“?”

“没有没有,”吴郢立刻改口,“没有,你是大哥。”

有了装备补给的卡莎对线能力明显强过对方。在自己的赛点局里,ik心理上具有优势,又开局不到一分半拿到了一血,士气上直接占了上风。

这一场里下路的优势大得异常明显,但上中两路都只有五五开。好在下路的优势最终辐射到了小龙的优势上,让ik一口气拿到了三条元素龙。

接下来的第四条小龙被dea带走了。

第五条刷新的小龙是火龙。ik已经有三条龙了,再让他们拿到一条,他们就拥有了龙魂。dea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,早早地在小龙坑附近做好了视野,小龙一刷新就开始打。

然而,奇怪的是,ik似乎并没有前来争夺的意愿。

dea同样觉得奇怪。

上半区一片漆黑,地图上没有任何一位ik选手的踪影。dea的辅助选手moreover立刻意识到了不对,随即在大龙坑里撒下了能够提供视野的救赎。

在救赎的照耀下,大龙坑里的情形被dea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——原来ik看准时机,在dea集结五人打小龙的时候,已经开始动大龙了!

dea发现他们的动作后,小龙也不要了,飞快地赶了过来。

眼看着大龙血线渐渐降低,dea的打野盲僧似乎准备摸眼下来拼惩戒。

就在这时,蕾欧娜的大招从天而降,将盲僧控在了原地!

在场的观众全部倒吸一口冷气。因为商昀州并没有选择将大招撒在龙坑上方、盲僧原来的位置上——那样他就会空大。

而是凭借着自己恐怖的预判能力,在盲僧进入龙坑、按出惩戒的前一瞬间,将他控在了龙坑里!

大龙只剩下了1000血,在小金准备按下惩戒、ik队员也在攻打的同时,站在龙坑上方的女枪对准大龙,开启了自己的r技能“弹幕时间”。

这个技能,顾名思义,能在前行范围内远距离、持续不断地打出伤害。

女枪的大招一开,战场骤然变的混乱起来。

“不好!”解说台上的吴泉一拍桌子。

红方抢到了纳什男爵!

女枪和大龙的头像在右下角同时刷新。

——龙被always的扫射抢走了!

小金“啊”地一声惊呼。

队友立刻回应道:

“没事没事!”

“没关系!先留人!!”

蕾欧娜截断了dea众人的后路,却也扛不住敌方五人的围殴,先一步倒下。但卡莎很快进场,高爆发的伤害让她r出去后的一瞬间,就配合着自己的中单击杀了对方被留住的adc。

dea被迫接团,上单铁男直接点名,把没e没r的卡莎关进了小黑屋——铁男的死亡领域内。

在领域中,除了铁男和卡莎,其余人全部被关在了外面。

团战关adc是常规操作,毕竟脆皮ad在独自面对铁男的时候,很难存活下来。

然而此时铁男的这个操作,摆明了,就是不想活了。

尽管他能偷取卡莎百分之十的属性,但两个人的发育程度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。

是铁男主动拉敌人进了自己的死亡领域,却根本扛不住对手的伤害,反而开始在草丛里东躲西藏。

卡莎躲开铁男的q技能,直接上前点人。

铁男退无可退。他出不去——他被自己的领域困住了。

卡莎花了四秒钟,杀死了死亡领域的主人。

但她还是在里面被耽误了这五秒钟的时间——这才是铁男的最终目的,牺牲自己,为队友争取时间。

而此时,领域外的团战已经结束了。dea带走了ik三个人,却也只有打野活了下来,仓皇逃生。

丢失了大龙buff又打了一波三换四,对于ik来说,这波亏得有些厉害。

对面虽然只留下了打野一个龙种,但聊胜于无,好歹还能稍微推进一番。

在大龙团里打出一波小翻盘之后,dea开始千方百计地阻挠ik拿到第四条小龙。

他们提前吸引了小龙的仇恨,把小龙拉出了龙坑。

但ik不可能轻易再放一条小龙给对方。

在团战的拉扯里,双方打野的血量都降了一半。小龙血线见底的时候,小金孤注一掷地敲下f键,同时,dea打野也按下了惩戒。

蓝方抢到了炼狱亚龙!

小金长长地出了口气。

“报答。”他说。

“暴打?”

“哦哦不对……报复。”小金又改口说,“记错了。”

队友:“……”

龙魂被一支队伍拿下,宣告着决定一切的远古龙就要出现在地图中了。

等远古龙一刷新,双方就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远古龙坑处。

这一场遭遇战已经变得不可避免。

铁男想不开似的,还想故技重施,试图r中最核心的卡莎,为队友拖延时间。

然而卡莎早就觉察到了他的动机。

铁男的大招释放有一个致命的缺点——有0.5秒的前摇,以及需要视野。

只要卡莎交出e技能隐身,就能完美躲过。

当铁男大招落下时,她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
“完了!完了啊!!”解说大呼,“他怎么敢现在去大卡莎?卡莎预判到了,一个e让他直接大空了啊!!”

在座的dea粉丝仰头看着大屏幕,浑身冰凉。

看着躲过了铁男大招的卡莎又反应极快地交出闪现,再次调整位置,躲过对方的第二次切入。

现在她躲在蕾欧娜的身后,在辅助的保护下,站到了一个绝佳的团战输出点位上。

他们现在处在整个战场的侧面。

要想伤害到adc,除非从他辅助的尸体上踏过去。

蕾欧娜提起盾牌,为卡莎挡下了所有的伤害。而卡莎高爆发的输出毫不留情地砸在了在场所有敌方的身上。

dea的粉丝看着自己队伍的选手一个接一个人地倒下,在ik粉丝竭斯底里的尖叫声里绝望地想,完了。

——结束了。

“ace!!卡莎拿到了四杀!!直接爆炸!原地爆炸!!”解说高声大叫着,“时间来不来得及——来得及!!他们可以一波!完全够了绝对可以一波!!”

另一个解说跟着叫喊了起来,声音都在发抖:“ik要赢了!!春、春季赛冠军——”

在解说颤抖的声音和穿透了隔音耳机的全场尖叫声里,有tp的白仲严和shark直接交tp到了兵线上,等吴郢操纵着卡莎到场,兵线已经被顺利地送进了防御塔攻击范围里。

他的身体也在发抖,但手稳得出奇,配合着卡莎超高的射速,一下又一下地侵蚀对方的防御塔。

下路高地塔被拿下。

拆掉水晶。

第一座、第二座门牙塔倒塌。

对面的always也复活了。

卡莎只身过去,堵在了泉水门口,一套技能直接灌下去。

昔日的冠军ad还来不及做更多动作,就已在瓢泼的艾卡西亚暴雨中被蒸发。

“这是一场新王与旧王的战争,只有更无畏的一方,才能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!”

“他们曾经踏足顶峰,也曾坠入深渊。他们曾被万人景仰,也曾被千夫所指。而今天,他们一步一步,从泥泞里挣扎而出,重新站在了我们的面前!在场的所有人,我们都是旧王复位的见证者!”

收下人头的卡莎在原地停了一秒。

随即凝固成漂亮的金色。水晶枢纽在她的身后爆炸了。

全场的气氛也随之猛地爆炸——

“让我们——恭喜ik——以三比一战胜了对手!夺得了春季赛季后赛的最终冠军!!”

“那个曾经站在世界顶峰的ik!他们!回来了!!!”

这些慷慨激昂的话并不是知名ik吹吴泉说的。因为他已经流着泪、弯下了腰,哽咽到无法再开口。

在现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中,游戏音效忽然被放大,水晶爆炸的轰鸣声里,插入了一条卡莎的语音。

“我回来,是为了那些回不来的人。”她轻声说。

crazy静静地坐在台下。

他嘴角上扬,两行眼泪倏然滑落。

摄影师们端着设备,从后台冲了出来,在舞台上一路小跑。而被拍摄的选手席上,早就乱成了一团。

吴郢的座位明明不是c位,却莫名其妙地被挤到了最中间去,周围全是队友胡乱拥抱的手。紧接着于孜也不要形象了一般,从后台冲了上来,狂呼乱叫着,一把抱住了台上的这个“人球”。

……吴郢感觉自己受到了二次挤压。

这群人还边抱边跳,就差把他挤得双脚离地了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费了好大劲才从里面挤出来,又被这群横冲直撞的人绊了一下,直接跌回了自己的座位里。

台下的观众见此一幕,一边掉着眼泪,又一边笑出了声。

白仲严平时笑得有多没心没肺,这会哭得就有多掏心掏肺。先是抓着替补打野哭,小打野承受不住他的重量,把他推给了小金。小金差点没被他压死,最后给他搬了个座位过来,让他坐着慢慢哭。

shark也掉眼泪了。从去年到现在,他经历了太多挫折。两次与冠军的失之交臂,艰难的转会,与好友的分道扬镳,永不止息的骂声……

还有旧伤的发作,彻骨的痛楚,一次又一次地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
他早已跨过了二十二岁的门槛。

留给他的时间太少,走错一步,就万劫不复。

但幸好。

他走对了。

shark连人都不认了,随手揽过一个肩膀就开始靠着哭。哭了好半天才抬头,睁开朦胧的双眼,努力辩识了一下,发现自己靠着的居然是噩梦本人于孜,僵了僵,不着痕迹地埋下头继续哭。

那边哭作一团,这边的吴郢却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心里盘算着,应该把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录下来当起床铃,绝对管用。

一转头,旁边站着看戏的这位比自己还平静。

吴郢把椅子转了过去:“你觉不觉得,我们和他们格格不入?”

“有点。”商昀州给了中肯的答案。

“那……也抱一个?”

商昀州稍微走了点神,没听到似的。主要是白仲严哭得太富有情感了,连台下的喧哗都盖不住他的猪叫,还被两个摄影师追着拍特写,动静实在太大。

“抱一个嘛。”吴郢又说,手撑在身前没动,只是用脚挪了挪椅子,挪到了商昀州的近前。

抬头,试图用动作引起对方的注意。

商昀州这才回过神来,对上坐着的人的目光。他最受不了对方的这种眼神,带着点期许,一眨不眨地看过来。

不落在别的地方,只落在自己身上。

吴郢这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。对方站着,他却还安安稳稳地坐着,这让人怎么和自己“抱一个”。

刚准备起身,商昀州弯下腰来,朝座位上的他伸出了手。

“没说不抱。”他笑着说。

台下又爆发出一阵惊叫声,庆祝用的烟雾从舞台的侧面喷了出来。大屏幕上放着冠军奖杯的特写,奖台上,漂亮的蓝色宝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。

ik的队标是一个横放着的“ik”,由黑色与金色组成。

看起来像一顶皇冠。

这就是他们的皇冠。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