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(1 / 1)

与dea比赛当天,于孜高度精神紧绷,完全可以和上课时从后门探头的班主任相媲美,每隔几秒钟就要转过头来,看吴郢有没有在翻微博或者论坛。

吴郢被他这副草木皆兵的做派逗笑了,索性把手机上交,以了绝他的后顾之忧。

上一次与dea的比赛堪称血泪教训,他们攻不破对面的防线,被活生生地拖死了。

always一直都是一位难缠的选手,尤其是在dea围绕他形成了新的体系之后。

先前,人们总觉得always只能跟着队里大哥躺赢。殊不知,在新版本里,围绕他组建的队伍反而成为了最强的存在。

这次一来,于孜就选用了女警。这个英雄对ik粉丝有特殊意义,一看到她,他们就被勾起了有关那段最辉煌岁月的回忆。

然而……现任ad完美为他们演绎了一出什么叫做“物是人非”。前期的ik节奏还算正常,一到中期的女警乏力期,dea就开始疯狂带小节奏,最后在36分钟的时候成功翻盘,并且控下了关键的龙魂。

“我发现了,你每次玩女警都特别倒霉。”这一局结束后,白仲严替于孜发表总结。

“我也发现了。”吴郢没好气地说,“rank胜率八十多,联赛胜率百分之二十五——好像就只赢过一场?还是几场。”

“那什么紫哥,要不然咱们下次别拿这个了,这t2英雄我们不要也罢。”

于孜:“你少废话了!”

他同样也有些焦灼。

dea之所以能连胜那么长时间,拼的不是实力上限,而是下限——他们一直在努力维持自己的零失误,同时,等候对手先犯错,并且抓住他们的错误。

复盘dea最近输过的比赛,于孜发现,dea被攻破防线的方式有两种。第一个来自于ta,这个队伍的打野那场比赛运气很好,大大小小抢了三次龙都成功了。这是运气因素。第二个,来自于其他队伍,例如第一轮里的bug,那场比赛里voo天花板操作,以一敌三,秀得一贯稳健的always妈都不认识。这是选手操作的因素。

于孜始终认为,比起一,他们要选择的是二。

拼失误上拼不过的话,就来拼上限吧。

况且,他们也有拼这个的资本。

第二小局里,当ik在ad选择上拿出卡莎的时候,就连解说也有些不赞同他们的做法。

卡莎在这个版本里强度一般,处在t1与t2的交界处。唯一的长处,依旧是她的高爆发与灵活性。

dea对这个选择根本没当回事。他们只需要稳扎稳打,就能获胜。

这份无所谓一直持续到了八级,结束在always在塔下被单杀后。

诚然,always很稳。

但他可以因为这份稳赢得比赛,也可以为它付出代价。

当卡莎正与兵线一齐攻击防御塔的时候,always刚回家补给完,正在回防的路上。双方辅助都在中路徘徊,蠢蠢欲动。

always太稳了,稳到要先清理兵线,并且错觉以为只有7级、总血量不高的对方也会稳当地直接撤退。

当卡莎顶着防御塔伤害开始攻击对方ad时,于孜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指着屏幕:“干什……”

然后他就看到,always还在a兵,卡莎在攻击他,防御塔在攻击卡莎。同样总血量不高的always吃不消没有兵线分担伤害的卡莎q技能,被迫开始回击。

然后卡莎利用r向防御塔外撤去,顺便给自己加了个盾,再远距离打出仅有的一发w技能。

命中了。

一血诞生。

一切发生得太快,于孜先愣了一秒钟,维持着张嘴的姿势:“……”

然后他原地蹦哒了一下,差点撞在副教练身上:“干就完事了!牛逼!就这么干他!”

然而,就算第二场里吃足了卡莎的亏,第三局里,dea依然不可能浪费ban位,给这么一个版本强度一般的英雄。

对此,于孜表示:你不禁我就继续选呗。

然而第三局远不如第二局顺利,前期里甚至比不上第一局。shark发挥有些失常,被对面抓住机会单杀后,节奏就开始断档。

中单发育问题,ik只能拖时间,不管怎样,先拖到自己adc发育成型。

好在dea也玩起了拖延,一直到了48分钟,才试探性地开始动第一条远古巨龙。

他们把龙拉出了龙坑,打野在龙坑里、其余人在外,保证远古龙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。

卡莎原先在下路清线,见状,连忙从下面赶了上来。

小金在龙坑外来来回回走了几圈。他没秒表,不敢进去,怕被对方的伤害融化。

dea也没有放手不打的意思,看样子,是想拼惩戒,觉得自己能拿到手。

就在远古龙血量降到四千的时候,吴郢忽然起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念头。

但不管怎样,都到这个地步了,试试再说。

他隔着龙坑w到打野洛林身上,飞快地r了进去,一套q技能分别洗在了打野和远古龙的身上。

洛林被他突然飞进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很快又意识到对方的技能会打在龙身上,却根本秒不掉自己。

但几乎神装的卡莎打人太疼,让他不得不分心去关注自己的血量。

接下来,卡莎就原地交出了金身。然后小金跟着跳了进来,趁对方打野分神,先一步惩下了还剩700血的远古巨龙。

与此同时,shark拖着他的球,把大招全部淋在了只剩下小半血的打野身上。

金身结束,卡莎又交了闪现,从龙坑上侧面出来,与自己的队友汇合。虽然她因为进场角度问题,没能第一时间参与团战,但shark推中了对面两人,拖慢了他们撤退的脚步,让她能及时地跟上来。

远古龙buff对拼水龙龙魂,显然是前者对团战的增益更为有效。

——ace。

远古龙处打出团灭,50分钟时,复活时间已经来到了惊人的75秒,足以让adc还存活的ik带着兵线,一波结束比赛。

该结束了。

一场苦战最终获胜,选手们个个神清气爽,纷纷把乱七八糟的爆料抛诸脑后,就连于孜也终于不摆出他的班主任做派了。赛后流程走完后,几人有说有笑地朝着场馆门口走去。

“这下舒服了,就还剩一场比赛,用脚打都可以在第二名。都好久没有在常规赛拿这么高的名次了,之前一直第五第六,去年还特么差点降级了,龟龟。”

“你说我们接下来那场,到底是跟谁打?”

“bug吧,多半都是他们。哎妈的,打完bug打dea,两个bo5,这季后赛真够老子受的。”

“你可真够自信的,就断定自己能赢bug了?”

“哎,不然呢?你还灭自己威风,长他人志气?”

吴郢走在一旁,没怎么参与他们的谈话。就在刚刚,他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,和那些流出去的记录有关。

可还没等他来得及理清其中的逻辑,旁边忽然传来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吴郢猛地抬头,依稀瞥见有道黑影在余光里一闪而过。

他转过身去,看到商昀州站在原地,手里出现了一个塑料瓶。

他们往场馆外的时候,背后与两边其实都站着粉丝,有的人还举着手机在录像。

主队赢了比赛,人们原本都在庆祝,欢声大笑。而在此刻,所有的笑声都消失了。

接着,有人短促地尖叫了一声。

吴郢终于看明白了。

似乎是有人从人群的后面往自己身上扔塑料瓶。可惜准头不太行,扔到了商昀州的方向,然后被他一把接住了。

商昀州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是捏着那个瓶子,停下了脚步。可吴郢瞧着他,总感觉他有点要把那瓶子扔回去的意思。

周围的人已经越聚越多,笑声停下了,但他们摄像的动作没有停。反而有更多人拿出手机,开始拍照。

眼见着形势发展有些不对劲,吴郢绞尽脑汁,想出来一句:“你这个,空手接瓶子,今天top1预订了。”

于孜也觉察到了不对,又折回来,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吴郢:“哦,刚刚队长空手接到了一个……垃圾。”

于孜:“……”

商昀州没说话,也没把瓶子扔回去,只是说了一句“走吧”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准备把塑料瓶塞到其中一个垃圾箱里。

吴郢跟上去,一把拉住了他,把瓶子抢了回来。

然后扔到了另一个桶里,数落道:“又往干垃圾里扔。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他还以为对方会砸回去。

看来是想多了。

等他们回到基地后,场馆那边来消息了——他们已经通过监控,抓住了那个扔东西的人,并且在十年内禁止他的身份证号购入场馆举报的任何lol赛事门票。

被抓住的居然是个光头的男人,三十多岁了,长了一张愤世嫉俗的脸,被抓出来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,说着什么“两面三刀的东西”。

这点小事除了能让吴郢窥见那些人究竟有多恨他之外,没有别的作用,更不会影响他的心情,只会让他觉得可笑。

与dea的比赛结束后,柯希也喜提了“叛徒”这个称号——主要是他的发条在第三场的关键团战里拉了一个空大。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妖魔鬼怪,在他的微博下不停地刷“ikkexi”。

柯希还没退他们共同的群聊。白仲严在群里采访他“对此有什么看法”时,他说,无所谓,反正输了我们也是第一名。

气的白仲严把他禁言了整整29天。

ik春季赛的收官之战是打hmg。hmg很需要这一场的分数,如果他们赢下,就能超过ta,到达第四名。

而ik无论输赢,第二的名次都已经定下了。

人们还在讨论ik会不会给hmg放水的时候,ik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拿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“这,反正他们都要和ta打,不就是一个优先选边权的问题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推平基地的时候,白仲严说。

春季赛常规赛就此结束,本赛季最大黑马队伍dea高居第一,ik第二,后起稳定的bug第三,剩下的两个季后赛名额分属于ta和hmg。

现在已是三月下旬。五天后的3月29日,季后赛正式开幕,第一场,由ta对阵hmg。

之后的一场淘汰赛将在4月2日开启,而ik需要参与的比赛在4月6日,最终的总决赛,则定在了4月12日。

所以,接下来的近半个月时间里,ik都没有比赛。他们只需要等待来自ta、hmg与bug中的胜者来挑战。

队伍分析师得出的结论是,他们的对手有很大可能是bug。因此,他们花了大功夫在研究对bug的战术上。

这段时间没有比赛,也没什么大事,“到底是谁把图流出去的”就成了队员闲暇时间讨论的第一话题。

“其实关于这个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吴郢说。

这件事他考虑很久了。思来想去,觉得只有这么一个答案靠谱。

“什么想法?”

吴郢问:“我们经理……结婚了吗?”

白仲严回忆了一阵:“好像没有,但是他有女朋友。他女朋友不是圈内人,不理解他天天东跑西跑的,两个人经常吵架,好几次提结婚都吹了——所以我还是觉得找对象要找圈里面的,至少要找个玩游戏的吧。”

小金一脸好奇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不懂。”白仲严摆手,“我这么给你说吧,经理女朋友每次看他玩游戏都要骂他,而且总觉得他在带妹,疑神疑鬼的。我女朋友就不一样了,我每次想找她聊天,她都在自己玩游戏,还让我爬。其实也不是哪一方的错,说白了,就是三观不合。”

白仲严的思想实在是发散得有点远,吴郢只得把话题扯回来:“我的意思是,他女朋友会不会,就在那个什么仙女的群里——毕竟消息最开始是从那里出现的,不是吗?”

“而且,照你刚刚这么一说,我觉得,经理的女朋友说不定会翻他的手机。如果是她……”

白仲严愣了半天,一拍大腿:“我靠,你别说,还真有可能!等等啊,我现在就给经理说一声!”

他一边嘀咕着“绝了”,一边拿出手机,也没想太多,三下五除二就把消息发出去了。

又问:“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
“因为我知道不是我啊。”吴郢有些无辜地说,“不是我,就只可能是他了。这么一联系,不是很简单的问题吗?”

这么多天以来,他们想不到消息流出去的方式,只能从散布消息的人那里倒推。然而一群营销号都在互相推诿,最后推成了一个环,让ik的工作人员根本无从下手。

收到白仲严发来的消息后,廖经理陷入了沉默。

虽然这些指责有点尖锐,但……不得不说,确实有道理。

这些日子里,他根本没从自己身上找问题。

半晌,廖经理退出聊天界面,给一位备注为“亲爱的”的联系人拨了号。

短暂的五天无比赛日过去后,3月29日,季后赛第一战正式开赛。这场ta与hmg的比赛结束得很快,bo3里,ta零封了对手,获得了与bug较量的资格。

接下来的四场对决,都将是煎熬的五局三胜制。4月2日下午三点整,ta与bug的季后赛淘汰赛在s市场馆里正式打响。

当天,ik约了训练赛,要从中午一直打到晚上。等五场训练终于结束后,一直在隔壁房间ob的于孜拉开了训练室的门。

他没先说话,而是清了清嗓子。于是队员们全都放下手中的东西,看向他——一般这种时候,就是于孜要宣布大事了。

“有两个事,一个是好事,另一个……我也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。”于孜说。

“第一个,之前那个事,来龙去脉已经查清楚了,证据也已经集齐,准备明天就提交给联盟。老板这次特别生气,他的律师已经在楼下会议室里了,看他的意思,是不准备私了。”

“第二个事……就在刚刚,十分钟前,ta三比二赢了。”他的语气严肃了起来,“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讨论一下战术。”

shark原本悠哉游哉地在玩手机,闻言,动作一僵。

“voo……他输了?”他抬头,有些不可置信地问,“他们怎么会又输给ta?为什么?”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