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(1 / 1)

今年春季赛开幕式定在1月14日。

一般来说,春季赛会从一月持续到四月份,这中间刚好夹了一个春节。

所以春季赛会被一个不长的春节假期分隔成两截。

有些选手收不住心,上半段比赛打得挺好,可一放完春节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要花不少时间才能恢复之前的状态。

按照惯例,参加揭幕赛的队伍由抽签决定。不得不说这位抽签的工作人员手气真好,前面刚抽到一个ik,后面又把bug抽出来了,让人不得不怀疑官方搞了点黑箱操作。

毕竟转会期后,这两支是目前呼声最高的队伍,加上之前又有训练赛记录流出,双方粉丝的掰头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阶段。

揭幕赛的票更是开售几秒钟后,就被一抢而空。

春季赛的开幕式和以往差不多,先放一段宣传片,然后主持人介绍各队代表登场,接着就开打揭幕赛了。

不同的是,这一次ik的代表,是吴郢。

至于为什么他成了代表……是因为队里觉得商昀州去的次数太多了,想换个人去。然而全队没一个人愿意去,都只想瘫在后台的休息室里,等揭幕赛开始。

于是他们决定猜拳。

然后吴郢输了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猜拳的决赛圈是他和shark。shark以一剪刀之差赢得比赛,险些就要被派上场,吓得魂不附体:“我能去吗?我一个新人敢上去,不得被那群人骂死??”

吴郢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他在后台排队等候时,舞台上的大屏幕正在播放春季赛宣传片。这一次的宣传片主题也很老套,“为信念而战”,与之前的唯一不同的一点是,之前的宣传片都是选手走来走去,场景变换,而这一次里,宣传片里融合了英雄角色的元素。

至于是怎么融合的……

——当时,在宣传片拍摄现场,当吴郢被要求拿上两根红色的羽毛、摆出霞经典pose的时候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他问导演:“我可以不拿这个吗?”

导演说:“必须拿上!”

然后把羽毛强行塞到了他手里。

据说,这位新来的导演是受了s赛决赛上那位cos卡莎的国外友人的启发,才设计出了这样诡异的宣传片。

……幸好,他只用拿着羽毛,不用来一个全套的扮演。

否则,他还要在头上加两个耳朵,批一身羽毛,再来一头长长的假发……到那时候,可就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的事了。

“行吧。”吴郢劝说着自己接受这个“穿着ik队服的霞”的设定。

他想,这就是“ik霞”。

以后等自己拿冠军了,就把冠军皮肤留给霞,然后告诉拳头设计师,让他们做一个黑色与金色为主色调的霞皮肤。

……想得还挺美。

商昀州也逃不过导演的毒手,手臂上被绑了浅金色的羽毛。

不过他看上去倒没有什么不自在的。

因为洛好歹是个男的!

还是辅助里最帅的那个男的!

这不公平!

可繁忙的拍摄现场没人关注这点公平性。助理过来帮即将拍摄的两人摆动作。

助理对吴郢说:“你把羽毛夹在手上,放在胸前……对,就这样,然后抬头,直视你的队友。”

吴郢抬起头来。他刚抬头,站在一旁的导演就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意。

“怎么了?”助理问。

导演若有所思:“主要是吧,wing有点体现不出来那种杀气,就是adc的那种出入险境、无所畏惧的杀气,他的目光有点太……”

他想了个词语:“稚嫩了?”

吴郢:“?”

那还能怎么样,难道要他表演一个目光杀人?

助理贡献了一个主意:“要不然,在脸上画两道?”

吴郢:“??”

什么叫画两道?

不一会化妆师就取来了道具,在吴郢脸上涂涂画画了起来。现场没有镜子,他也不知道自己脸上多了什么,只能问商昀州:“我脸上是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商昀州忍笑,“两道红的。”

吴郢一愣:“不会吧?”

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,摸了摸自己的脸侧。可放下手来看的时候,指尖上什么也没有。

“不是那里,你找错了。”商昀州说。

然后他伸出手来,动作很轻地用指腹碰了碰吴郢眼下的一块皮肤,然后顺着下眼睑的弧度,向上向外划了一段。

“在这里,大概这么长。”他垂着眼,说,然后收回了手,自己又低头看了一眼,“有点掉色。”

吴郢看着对方:“……”

他差一点就要倒退几步、转身就跑了。还好大脑先一步制住了他的腿,让他的应激动作戛然而止,没把事情变得更糟糕。

“你别给我抹花了,一会那个人又要抓着我画,好烦。”吴郢格外镇定地说,回头看了刚刚提议的助理一眼。

可以,这个出馊主意的助理,还有破事多的那个导演,老子记住你们两个了。他想。

“好了好了,再来一次。”导演拍起了手。

商昀州回到原位,把手背在背后,用拇指蹭掉了食指上的红色。

我刚刚……在干什么。

他对自己说。

化妆师是按照原皮肤霞的打扮,为吴郢画了同样的两抹红色在眼下。

然而这红色放在他脸上和放在霞脸上,完全是两回事。霞那里是平添了飒爽英姿,可到了他这里,就只剩下属于红色最单纯的漂亮了。

所以自己看到之后,就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想碰一碰的念头。

就像小时候,看到家里刚拍回来的元青花,也会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拍一拍,看看这么漂亮的东西,摸起来是什么感觉——虽然时常免不了父亲的一顿责骂。

他向来理智,很少会做出先于自己意识的行动。

除非是……

还来不及多想,导演又发话了。他走来走去,托着下巴,一边说:“不行啊这样,还是有点,嗯……?”

商昀州回过神来,侧过头去看着导演。

助理:“您还是觉得不满意吗?我觉得这样比刚才好多了。”

“您是不是觉得只有我有红色,有点不搭?”吴郢提议,然后指了指商昀州,“要不然给他贴个胡子吧。”

商昀州:“?”

导演:“?”

吴郢在自己下巴上比划了一下:“就是这里啊,洛有个胡子,白的。”

不能只让我一个人被看笑话:)

见导演没说话,吴郢又换了个新提议。

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,提醒到:“洛这里还有一撮红色的头发,也可以啊。”

导演:“……”

他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挑剔:“算了,就这样吧。”

吴郢:“……哦。”

真失望。还以为他是个富有新意的导演。

助理走过来,要求两个人继续摆出刚才的姿势,说是一定要“用坚毅的目光对视”。

吴郢又抬起头来,看着对方。

商昀州脸上没什么表情,按照导演的要求,目光沉沉,神色坚定。

可吴郢就觉得他在笑自己。

笑自己眼底那两道红的。

虽然表面上很严肃,但心里绝对在偷笑。绝对。

他早就看透了。

这时,导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:“你的眼神不够坚定!不要害羞!又不是没拍过宣传片!”

吴郢动作一顿,不可思议地转过头去:“我哪里害羞了?”

助理也是什么都敢说:“你要用看战友的目光看着对方,不是用霞看洛的目光,不需要角色代入!眼神不要那么软,坚定起来!”

吴郢:“?”

什么东西?他想。

这肯定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啊,我眼睛天生就长这样,它就是软的我有什么办法,有本事你给我挖了换一个。

导演还在旁边添油加醋道:“抬起头来!对视!要有一种目光里能擦出火花的感觉!那种战争已经爆发、必须要全力以赴的感觉!”

吴郢有些哭笑不得。导演是专业的导演,可自己又不是演员,只是个破打游戏的,哪里能像专业人士一样动作到位呢。

他努力地想要像导演所说的那样,露出坚毅的神情来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平时都好好的,一对上对方的目光,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。

紧接着,吴郢就发现了,那是因为商昀州在笑。嘴角上没有动静,但笑意若有若无地含在目光里,落在自己的身上,让他有些无所适从。

他果然在笑。

不就是两道红色,有那么好笑吗?

笑得他……都有几分心悸。

“……”吴郢勉强挤出来一句,“你笑什么。”

平淡的陈述句,像是警告。说话的杀气可比眼神的杀伤力重多了。

商昀州想笑的原因可能和导演不满意的原因一样。那两道红色非但没有衬出杀气来,用导演的话来说,反而更“稚嫩”了——配上眼神,甚至有点像小猫的眼部斑纹。

只能说,是一次失败的扮演。

然而他矢口否认:“我没笑。”

“……”

吴郢彻底放弃了挣扎。

花了整整半个小时,好不容易让这位爱挑刺的导演满意了,吴郢回到队伍后,心里却不平衡了起来。

因为白仲严问他:“你脸上画了个什么玩意?”

吴郢立刻反应过来:“你们难道没拍这个?”

问了一会,他总算是明白了。由于这个赛季初,下路对游戏的影响比较大,同时也是大家的主要关注点,所以导演只抓了各个下路组,来完成这一部分的拍摄。而其他人,拍完队伍整体的几个镜头后就算完成工作了。

当他了解完其他队伍拍摄角色后,更加的不平衡了,并且觉得导演有针对他的嫌疑。

因为voo扮演的是厄斐琉斯。

always扮演的是伊泽瑞尔。

这两位英雄都是ad、乃至所有英雄里鼎鼎有名的帅哥。

fq家的ad,虽然是狂野的德莱文,但好歹还是个男的吧。

凭什么到了他这里,就成了漂亮的女杀手?

他喜欢这个英雄是一回事,扮演又是另一回事啊??

“没事的。”白仲严安慰他说,“ta他们家辅助是泰坦,那助理特别想找个屎绿色的壳子给他套上。还有moreover,他是拉克丝小姐姐。”

商昀州在一旁补充说:“春晖女神拉克丝。”

举了好大一个金色法杖。

这也是后来moreover被粉丝尊称为“魔仙女王”的原因。

吴郢立刻瞬间心理平衡了。

毕竟男辅助不多,是人的男辅助更不多。

是人还长得帅的男辅助,也就洛那么一个了。

作为帅哥美女英雄云集的ad位,他应当知足。

不得不说,这次的导演很鬼才,硬生生把热血沸腾的宣传片导演出了喜剧效果。虽然抛开一切看,选手们的动作、眼神都很到位,加上特效之后也挺燃,但……由于粉丝们对选手太熟悉了,怎么看怎么有种违和感。

有点像大型中二病发作现场。

尽管在比赛开始前一周,这个宣传片就已经在网上放出,然而当它再一次地在开幕式上播放时,轮到下路部分的时候,全场的笑声就没停过。

这导致吴郢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始终板着脸,直到主持人叫他上台的时候,他才开始假笑。

主持人介绍他时,说他是“ik的代表队员,前途无量的adc选手”,说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这才露出一点真笑来。

代表选手登场环节结束,其余选手都陆陆续续下场,只剩下他和ann还留在台上。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两支队伍的剩余八名队员也来到了舞台,在选手席入座。

开始前,白仲严在麦里问大家:“揭幕赛啊,紧张不兄弟们?”

“不紧张。”shark说。

“我看对面那位还挺紧张的。”吴郢说。

“谁啊。”

“你的前任队友。”

shark朝隔壁看了看,正好看到voo在擦汗,嗤笑一声:“至于吗?”

比赛bp还没开始,两个解说先闲聊了起来。

“这场比赛大家的关注点基本都在下路,主要就是因为之前那个事嘛,据说是两个队训练赛的记录流出来了,大家都看到了——wing一个人carry了三把。”一位解说道,“也不是说不相信他能打出这样的成绩,而是好奇他是怎么打出来的。大概在今天,我们就可以看到答案了。”

另一位说:“我倒更关注打野位的对决。因为在去年夏季赛季后赛上,就是ann节奏起飞,压制了对位的小金,才让他们在季后赛上止步——要不然,去年s冠都该换人了!”

两人各有各的说法。

说白了,就是都不太看好ik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