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(1 / 1)

所幸这次暂停不是因为游戏bug,而是选手的设备出现了问题。

毕竟在比赛里为了保持手感,选手都是自带外设,如果更换设备,很有可能用着不顺手。

协调了一阵后,工作人员终于修好了上单选手的鼠标,比赛继续进行。

第四场比赛并没有前三场那么焦灼。

在这场双x的赛点局里,比赛胜负已经由一级团奠定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在bug阵容中有布隆的情况下,双x依然在一级时全队入侵对方红buff野区。起初他们是占到了便宜、拿走了对方的buff,但紧接着,在被布隆挂上被动后,双x的队员难以及时撤退,最终被bug来了一个瓮中捉鳖。

0换3,双x天崩开局。最要命的是,三个人头还全都给到了adc。bug给ad选的本就是打线用的下路组,一血加上三个人头对ad的装备更新虽然不算很大,但在前期能带来难以想象的优势。

落后三个人头的情况下,没有打野的保护,voo几乎不敢离开安全范围出去补刀。双x的唯一carry点劣势后,丧失了整个下半区的主动权,自然而然地便溃败了。

bug成功扳回一局,将比分拉到了2比2平。

关键的决胜第五局开始后,整个场馆鸦雀无声。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,每一次英雄锁定时台下都会传来一阵低呼。然而当bug选出自己的辅助英雄时,台下的呼声骤然拔高了。

他们选择了露露。

自从之前传统ad大砍过一次后,露露作为辅助已经很少会登场了。现在ad强度回调,她的登场率依然不高,选手们都还处在观望状态。

本以为他们是要拿出什么不同寻常的ad选择。可紧接着,bug又锁定了牛头。

这下他们有了两个辅助。

牛头不可能去中,很明显,露露时留给bug中单位的选择。

他们居然要玩四保一。

全场哗然。

就连解说也微微诧异,不由得说:“我刚刚看到这个bp,如果遮住,这阵容会让我以为bug是双x。”

另一位解说苦笑着:“就算是双x现在也很少用这样的阵容啊,风险太大,把赌注全部压在always一个人身上。要是下路裂了,这比赛不用到后期,直接原地爆炸。”

第三个解说附和道:“你别说,在决胜局里敢这么玩,说明队伍和选手是真心信任他们的ad。就算——我说是就算——他们没打出应有的效果来,这份信任也难能可贵。”

这样冒险的举动,bug在msi决赛上也曾经做过一次。只不过当时他们押宝的人是打野选手ann。

当时他们压成功了。

这次也一样。

卡莎是一个对于操作要求不高、但能打出极高爆发伤害的英雄。这也是always最熟悉的英雄。当他切入敌群、以一敌众的时候,人们纷纷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。

很有卡莎这个英雄刚刚推出、还没被削时的风采。

在对方猛烈地进攻下,双x被迫退回了自己的高地。bug左右周旋,但始终推不掉高地塔。因为voo的轮子妈还活着。只要她活着,他们就上不了高。

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路塔上时,卡莎从队友的背后向下路方向走去。她使用e技能加速上前,使得自己与轮子妈拉近到可以进行普通攻击的距离,随即便开始偷点伤害。轮子妈撤退不及,连忙开启大招后退,卡莎跟着交出保命的闪现,径直向前。

她的目标只有一个。

qaa——

“我的妈呀!希维尔阵亡了!”解说大叫,“always!always偷点掉了卡莎!!”

bug终于顺利地推上高地。全场观众都已看得忘乎所以,个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这样一来,吴郢就成了这片观众席里的盆地——只有他一个人还泰然自若地坐在位子上。

周围观众的吼叫声震耳欲聋,解说经过麦克风加持的吼声比他们还大。但吴郢并不觉得激动。他注视着选手席,bug的队员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了,ad选手被他们簇拥在中间。

而大屏幕上的画面里,基地即将要被拆掉——画面比实际比赛要延迟几秒的时间,吴郢知道他们已经获胜了。

而同时,他也清楚地知道,这是别人的成功,而非自己的。

太吵了。解说在尖声恭喜bug,双x的粉丝痛哭出声。主持人也回到了舞台上,不管不顾地举着话筒高声大叫。在这片噪声中,纷纷扬扬的金色彩带落了下来。这是属于冠军的金色的雨。

吴郢正看着舞台出神,手却被人拽了一下。在这片狂呼乱叫离,商昀州只能靠吼交流:“快走!”

“现在就走?”

“难道你还想听ann的获奖感言?”

“……”吴郢扫了一眼周围热泪盈眶的人,觉得这的确是一个逃走的好时机,“走。”

他们没有从出口走去,而是进了小门,溜去了后台。看门的工作人员显然认识他们,听他们说明来意后直接放他们进去了。

本以为从后台出去就能避开人群,没想到一走出去,就与先离开的几位粉丝打了个照面。立刻有人尖叫了一声:“快看!是商昀州!”

所有人闻声,都回过头来。

然后一拥而上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在一众人的注视下,产生了一种自己是红.通.嫌.犯的感觉。

他们这时候从后台出来,又不是参赛选手,身边可没有工作人员保护。商昀州当然知道他自己的某些粉丝有多狂热,要是被她们围住了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
他当机立断:“先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身旁的人就已经头也不回地溜出去十里地。

显然是怕极了这群粉丝。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就这么一路跑了五分钟。他花了不少力气才追上对方:“别跑了——他们没追上来。”

“哦,”一心逃走的吴郢这才停下脚步,打量了一下四周,然后说,“这里怎么看起来有点陌生……?”

商昀州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了:“因为你跑反了方向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立刻甩锅:“还不是因为你吸引火力。刚刚那个导播也是。你粉丝真是太恐怖了。”

商昀州刚想反驳,侧过头来,恰巧撞上对方的目光。比赛进行到很晚,夜幕早已四垂,没有月光与星辉,只有远处高楼上五彩斑斓的led光,倒映在那双柔软的眼瞳中,熠熠生辉。

他心里泛起一股无可奈何来。忍了忍,收回了话:“是是是,我的锅。”

走错了方向,只好换条路,朝着原来的方向往回走。走到离场馆不远的地方时,吴郢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他问。

那声音很低,断断续续的,像是压抑的哭声。

走近了,才发现原来有人靠着墙壁、蹲坐在地上,整个人缩成一团,把头埋在臂弯里。

再一看,这个人穿着红白色的队服,队服上印着一只很大的鹰,肩上是山竹直播的标志……这是双x一队的队服。

墙边蹲坐着的人是voo。

战队的车在停车场里,而这里与停车场完全是相反的方向,就连离场的粉丝也不往这个方向走。显然他是一个人跑出来的,更何况刚刚他还哭出了声。

听到脚步声,voo身形一僵。他抬起头来与他们对视。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。

半晌,他先开了口,声音嘶哑:“我要走了,明天就走。”

商昀州叹了口气:“走吧。”

他既是在对voo说,也是在对吴郢说。吴郢看他实在伤心,不敢开口,转身默默地离开了。

bug夺冠,庆祝活动接连开启。ann在采访中表示,他会把冠军皮肤送给他最爱的奈德丽,粉丝有些欲哭无泪——好是好,就是这英雄太难了不会玩啊!

对于voo再一次折戟,人们也没有过多苛责,大多表示了遗憾。也有少数人依然在骂他。

毕竟对他来说,没有carry比赛就算是混了。决赛还敢混,活该没有冠军。他们如是说。

人们给他做了张表情包,图上是bug的adalways捧杯的情景,配字:voo7-0-1,always1-3-4,ann8-0-3,“听说你很强,但我有兄弟,你呢?”

直到十一月下旬,转会期兼俱乐部憋气大赛开始,夺冠热潮才逐渐消退。

刚刚才又一次地与冠军失之交臂,voo粉丝几近疯狂,正在不停地猜测到底谁会来到双x,成为voo下一次夺冠的左臂右膀。

在他们的眼里,si1ence是最佳人选。在很久之前,在crazy实力下滑、voo崭露头角的时候,这对组合始终为人所期待。

赛区人气最高的ad选手和辅助选手,纸面实力最强的下路组合,谁不期待?

然而转会期传来的第一个消息,就是voo离队了。

粉丝傻了。

消息还是voo自己放出来的。据说双x还在试图和他谈续约的事,他扭头就发了一条微博,言简意赅:自由人,找队伍。

于是voo粉丝又开始肖想他们能去另外的同一个队伍,甚至去ik当首发也行。吴郢的粉丝深感危机,明知道不会得到回复,还是一个接一个地跑去给自家ad发微博私信,结果却破天荒地收到了回复。

回复里只有一个微笑的表情——

:)

何其冷漠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