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(1 / 1)

从见面会上回来后,吴郢巴不得能把所有人关于“转会去na”这件事的记忆清洗掉。

他已经将它列入了“我这辈子做过最傻逼的事前十”的名单里。

然而所有人都不想让他如愿。

首先就是商昀州,仿佛是要提醒他什么似的,隔三差五就这么来上一句,弄得他胆战心惊,只能低头乖乖做人。

还有就是廖经理。从见面会回来的第二天,他就在楼下遇到了经理。经理还挂记着问他的事,特意叫住了他,对他说:“你上次问我的那件事,我们已经解决好了!你不用再担心辅助人选的问题了!”

说着,还自以为善解人意地拍了拍吴郢的肩膀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求您了,莫提伤心事。

他顶着经理慈祥的目光,只能点了点头,强颜欢笑。

经理并不准备轻易放过他,而是继续他的长篇大论:“还有,wing,那天在见面会上的事,于教练已经和我说清楚了。你也放心,俱乐部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处罚你的,人嘛,都有冲动的时候,更何况——哈哈,算了,不提这个了。”

“那些带节奏的营销号我们也一一要求他们删除内容了。我们俱乐部会为你们铺平道路,你们只需要认真往前走,就够了。”

好不容易应付完了经理,

比经理更恶心的人出现了——是洛林。

此人什么时候来找他不好,偏偏卡在直播的档口找上门来了。

吴郢之前直播都在韩服,然而最近观众老爷要求颇多,一定要让他玩玩国服,不停地说“我室友临死之前想看主播玩一次国服”“没见过主播玩国服的人生是不完整的”。

“不想玩国服。”吴郢解释说,“会被别人盯着的。”

在开播的时候被有心之人狙击并不是一件少见的事。总有人喜欢窥屏直播,从而得到主播这边的队员位置信息,因此很多人玩国服的时候都会用摄像头画面遮住小地图。

尤其是最近,某些歪风邪气愈演愈烈,不仅仅是主播的粉丝或黑子会特意来狙击,还会有平台用主播的输赢来开盘。

为了更多的赚钱,平台就会花高价雇佣演员,恶意控制排位的输赢。对于正常玩游戏的人来说,这局排位将会体验极差。

“不会有人盯着你看的。”座位一旁的商昀州说。

“是吗?”

“他们一般都盯着大主播。”

大主播?

说到这个,吴郢倒是想起了很久之前的另一件事。当初他输了升降级赛,心情极差地去网吧里单排,好巧不巧地就排到了某位大主播——那位可是特意开着有他好友的小号上线,故意狙击,还来了一手直播搞人心态,成为了后来基地里那场腥风血雨的导火索。

于是他意有所指地揶揄道:“大主播也不一定会被盯着。他们还可能在盯着别人。”

他的思维跳跃太大,商昀州一时之间没有听懂:“?”

吴郢小声地补上一句,也不明说: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他终于想起对方指的是什么了。

……好狠,秋后算账。

商昀州只能佯装没有听懂。也不敢再拿“转会去na”的事笑他了。

这下被自己反将一军,眼见着对方终于闭嘴,吴郢终于满意,登录了自己的国服大号。

他不常玩国服,好友也加的不多。刚一上线,就有消息从那寥寥无几的好友里发过来了。

吴郢随意地瞥了一眼,是洛林。他原本不想理会,然而——

洛林:看到你我突然想起来

洛林:我听说

洛林:他其实不去

洛林:那

吴郢:“……!!”

他眼疾手快,一连刷了十个感叹号过去,一行一个,直接将对话框翻了页。

还好洛林打字大喘气,要是他一口气发出来了,吴郢觉得也用不着商昀州来威胁自己了,他完全可以原地去世。

洛林:?你干什么

吴郢:我**在直播

吴郢:……

他深吸一口气,默念“注意素质”,又发:我在直播

洛林:**

洛林:wocao,你不是不用这个号直播的吗?

直播间观众:???

你们刚才是要准备说什么惊天大秘密?

怎么就卡住了呢?

他们忽然很后悔来看今天的直播。

毕竟他们是怀揣着“想知道见面会那天到底怎么了”的疑问打开直播的。然而直播才开始了十分钟,无良主播就接连给他们抛出好几个更吸引人的秘密,同时又守口如瓶,死活不肯明说……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他们憋死吗!!

吴郢:那个事我知道了,你不用再给我复述一次了。你就当它,没发生过…

洛林:行。。吓我一跳,差点就发出来了,还好还好

吴郢:。

吴郢:还好,老年人打字都比较慢。

洛林:?

洛林:有你这么和爸爸说话的吗,注意一下你的素质

吴郢:退下吧,没你的事了

洛林:?用完就扔,你当我一次性物品吗?

吴郢:得了吧,一次性的好歹有过用。

洛林:……

洛林:你信不信我现在就

吴郢:你敢

洛林终于学乖了,一次性把话发完:可以,不错,我懂了。wing的粉丝看见没,这才是这个狗东西的真面目嗷,不要脸,真不要脸。

洛林:他之前对我说,

洛林:?

洛林:??

——接下来的消息就再也发不出去了。

吴郢面无表情地删完好友,对直播间观众解释说:“一次性的,留着也没用。”

又说:“别刷问号了,影响不好。”

他冷漠地想,上一个这么威胁我的人,这会正在旁边装死呢。

直播间观众……目瞪口呆。

连刚刚自己在好奇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这……是他们认识的那个,平日里在队里乖巧听话、采访里话都不会多说一句的wing吗?

我进错直播间了吗??

观众们终于彻底地……对人生产生了怀疑。

全球总决赛的小组赛于s市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a组的ta运气很不好,与来自欧洲与韩国的两支队伍分到了一个小组,就连留给外卡赛队伍的第四个位置上也坐着来自北美、而非四大赛区之外的队伍。这使得a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死亡之组”。

而最终,作为赛区的一号种子,ta以小组第三的名次出局,无比遗憾地提前离开了s赛的赛场。

十六强的身份,让他们在粉丝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从爆冷拿下夏季赛冠军起,他们就不断地被称作“伪强队”。而如今,伪强队的名声似乎被坐实了。

除此之外,人人都看好的双x在c组里启用了替补辅助。替补辅助的表现尚可,但他们的对手准备充足,来势汹汹,十分难缠。最终,他们以c组第二名的成绩成功晋级淘汰赛。

反倒是从冒泡赛里艰难出头、又经过了外卡赛磨练的bug,状态正盛,再次拿下了6-0的小组全胜战绩,以d组第一名的身份晋级。

淘汰赛抽签结果揭晓后,b、d两组被分到了一个半区,而a、c则在另一个半区。淘汰赛实行的是单轮淘汰制度,一旦战败,直接离场,不会再有进入败者组、能够复活的机会。

十四天后,是赛区粉丝今年最光辉的日子。因为在今天,bug以3:1战胜了来自欧洲的对手,与早在三天前就以3:2战胜对手的双x成功会师。

双x与bug是被分在两个半区的。

他们的会师,只可能在决赛里。

这意味着,今年的s赛总决赛变成了本土赛区内战,又名赛区秋季赛。今年的s冠,将会在双x与bug两支队伍里诞生。

又过了一周时间,s市踏入了十一月,逐渐变得寒冷。然而寒风扑不灭赛区粉丝的热情,总决赛的这一天也终于到来。

赛前一天,白仲严在基地里来回走动,不断哀嚎:“完了,内战!我他妈的好想去看内战!!”

正在rank的吴郢:“去啊。”

“我也想去,抢不到票啊!!”

淘汰赛决赛票价倒不是很高,只是有不少黄牛在其中作祟。加之今年的决赛又是前所未有的本土内战,在明知道冠军会落在本赛区的时候,人人都愿意花钱买一场快乐。位置好的票几乎要被黄牛炒上五位数,没票的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倒卖,自己则守在家里看直播。

“算了,”白仲严闹了一会,也放弃了,“在基地里看也是一样的。又不是没去过比赛现场,有啥稀罕的。”

“我也想去看。”吴郢也跟着叹了口气,“但是他们动手太快了——手速这么快,不来打职业真是委屈他们了。”

商昀州忽然开口:“你想去吗?”

“想,没票。”吴郢说着,忽然灵光一闪,“你说,我用我的赛区选手证能不能混进去?”

“……”商昀州说,“我有票。”

“那你去啊。”和我炫耀干什么。

商昀州又说:“我有两张。”

“……?”吴郢怀疑地看着他,“一个身份证只能买一张票,你哪里买到的两张?”

“不是买的,是主办方送的。”商昀州解释说。

白仲严一听,立刻心理就不平衡了:“啊?!送的?凭什么送?还特么送两张??”

“可能……”吴郢想说可能他是曾经的冠军,但转念一想,眼前这位貌似也是曾经的冠军,于是闭嘴了。

白仲严沉思片刻,然后一拍脑袋,大喊出声:“我草,老子想起来了,他和主办方有合作!去年还是前年的广告!就那个特尬的特别装的那个汽车广告,我吐了!……怎么就不请我去拍呢。”

他愈发地不平衡了:“这他妈的不公平!!老子好歹也是在冠军奖杯上拥有姓名的男人!为什么不给我送!为什么!!”

决赛当天,文化中心人满为患。

ik的下路组穿着常服,戴上帽子口罩,全副武装地顺着人流朝里走。

吴郢闷在口罩里面,问:“……我们至于这样吗?”

话音未落,左前方忽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。

吴郢顺着声音望过去,然后在人群中间,看到了被团团围住、手足无措的于孜。

……好巧,教练您是抢到票了?

商昀州藏在帽子下的眼睛带着怜悯看了那边一眼,说: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不好好穿衣服的下场。”

“不好好穿衣服”的于孜正被围在中间,东张西望,忽然在人群里看到了自己的两名队员,立刻用眼神朝他们呼救,让他们过来替自己解围。

没想到,两位一齐用怜悯的眼光遥遥看着他,像是在说“你自求多福吧”,然后双双开溜,头也不回。

于孜:“……?”

反了你们了!

举行决赛的场馆非常大,能容纳近两万人。与周围无数的观众席位相比,舞台与上面的十个座位变得格外渺小。但那里,和舞台中央摆着的银色奖杯,却始终是人们目光的终点。

场馆里人太多,他们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自己的座位。为了避开人群,他们特意踩着点到达,等坐上座位比赛已经临近开始,场馆里也先熄了灯。

或许是黑暗之中人的思绪更容易发散,吴郢看着舞台,脑海里却漂着一些不想干的事。

他想到了茄子,想到自己当初听说了他居然打假赛,气得恨不得立刻冲到他面前当面骂他一顿。然而三天之后,他就完全将这回事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
还有洛林。他在想,如果是洛林要转会去na了,自己会作何打算?

他的大脑理所当然地回答说:当然是支持他去了,难道还能有什么别的吗?

那么……

吴郢忽然有了新的想法。他拍了拍商昀州,对方侧过头来。为了防止对话被周边的人听到,他只能凑近了、低声说话:“我很好奇,你当时是不是真的想去na?”

其实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。

商昀州沉默片刻,同样悄声回答:“可能吧。”

果然。吴郢想。

他又问:“那你怎么没去呢?”

舞台上忽然亮起几束灯光,比赛似乎即将开始了。主持人拿着话筒,正在朝舞台中央走去。

“这么说有点不要脸……ik还需要我。”商昀州说,“他们如果这个时候提新人上来,队伍会乱的。我们队一直都是辅助打野指挥,小金的意识还没有特别成型。”

吴郢笑了一声:“队伍需要你还不想要你?”

“我能怎么样,还不是只能死皮赖脸留下来。”商昀州颇为无奈地说。

“你怎么说服他们不换人的?”

商昀州想了想:“降薪——从源头上解决问题。”

“……”吴郢终于有点惊讶了,“你降薪?”

自愿降薪,只为了留在队伍里?

离开ik,就算不去北美,也有大把大把的队伍会抢着要他……他就如此看重队伍的成绩吗?

“也不多,你也签过合同,薪酬主要是在直播合同里,这个和队伍没关系。”商昀州说。

“哦……”吴郢状似无意地继续问道,“所以你为了成绩留下来了?真不懂你们大满贯选手每天都在想什么。”

商昀州在黑暗中注视着他。

他当然知道对方反反复复这样问,究竟是想得到怎样的答案。

同样的问题,他的母亲,冬青,也曾询问过他。

——所以你是为了成绩?

——是,但不只是。

而事实上,答案也正如他所愿——

“还有,我要是走了,你就只能一个人在基地里过年。你不是说春节要留在基地吗?”商昀州语气轻松地调侃道,“知足吧。”

吴郢猛地惊了一下。场馆里明明开着很足的暖气,他却像是在十一月的寒风里走了一遭,不自觉地发起抖来。

一个短促的念头,裹挟着这些年来点滴的回忆,在脑海里一闪而过。

他莫名其妙地想到,或许世界上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与我毫无血缘、没有任何关照义务的人,对我这么好了。

与此同时,有人拍了拍话筒,洪亮的声音惊雷般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开:“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来到全球总决赛淘汰赛决赛的现场——!!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