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(1 / 1)

商昀州审视着他,似乎是在掂量他话语的可信度。

确认对方真的没有再像刚刚那么冲动了之后,他缓慢地松开了手,紧接着,于孜就拨开人群冲过来了。

看清眼前的情形后,他大惊失色:“你们两个干什么呢?疯了?那一地的碎玻璃都是谁搞出来的?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“你要找的人在那边。”商昀州倒是很冷静,指着被保安围在中间的那个人,“没事的紫哥,我有点话要说,一会就过来。你先过去看看吧。”

他的语气不容置喙,仿佛他才是有话语权的教练。于孜被这语气唬住了,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,说“行吧”,就走过去查看到底是谁在和自己队员争吵。

吴郢在这片刻之间想通了,心说我怂什么啊,又不是我挑的事,于是说:“那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

然而对方就用“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干什么”的目光看着他。在这样的注视下,他又退缩了。吴郢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算平时再无法无天,就算是常年面对王向荣那样的人他也不觉得害怕,但面对商昀州的时候,他总有种“我得乖乖听他话”的感觉…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,蛇的七寸?

“那是谁?”商昀州瞥了一眼外面,问。

“二队以前的教练。”吴郢有些不情不愿地回答,“谁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商昀州立刻就明白了。这两位说是有深仇大恨也不为过——一位出于私心不让另一位上场比赛,另一个的翻脸转会直接导致假赛事件被彻查——一见面就吵起来也很正常。但他说:“就算是这样,你也不应该在公共场合和他发生争执。”

“我又没和他动手。”吴郢显得有些委屈,“只想说他两句,现在连骂人都不许了吗?”

“清醒一点,你现在是在哪里?”商昀州语气格外严厉,“看看外面,那里全是队伍的粉丝,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在拍照。”

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休息室旁边的角落。休息室所在的走廊是笔直的,与外面相连通,中间只隔着一扇门。站在粉丝排队的地方,只要稍微掂起脚尖,就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形。

不过刚才门是关着的,除了保安进来的时候开了门,其他时间他们应该也拍不到什么。吴郢试探性地探出头去看了一眼,发现那边站着的人个个都举着手机,正在对准这边拍摄,立刻又把头缩回来了。

商昀州话锋一转:“就算你刚才没打算要做什么,但如果被那些人拍到了,白的也能被说成黑的。你让俱乐部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

吴郢终于理亏,很小声地“哦”了一句。

商昀州看着他,觉得他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另外一面。他忽然很好奇,之前吴郢一个人在次级里的时候,他都是怎样和那群队友、教练相处的呢?

毕竟在于孜不止一次地对他夸过“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听话的选手,真的,crazy都没他省心,让干什么干什么”。

这两边反差……未免也太大了。

“二队教练……他不是被永久禁赛了吗?”商昀州问。

“是啊,当不了教练,只好到这里来当网管。挺没意思的,随便笑了他两句他就发火了,然后……就这样了。”

“……”商昀州一时语塞,“好好的,你没事去嘲笑别人干什么?”

“不是我先开口的,是他——他一直对我意见很大。”吴郢说,“我本来也没想和他怎么样,但他提起李臻,我有点受不了。”

“李臻?”

“就是茄子,和他一起被禁赛的那个人。他说,是他故意劝他去打假赛的,因为茄子需要钱。他问我被骗的感觉怎么样,所以……”

吴郢停顿了一下,然后把这个话题略过了。过去的事已经过去,他不想再讨论茄子的过错:“可他为什么一个字也不告诉我?他平时连出去吃了什么都巴不得说给别人听,对这件事却只字不提?主观故意打假赛太严重了,终身禁赛还算是轻的,放在法律严格的地区,是要被判刑的。幸好电竞对这方面的行为不容易认定,否则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。”

“如果他告诉我,我肯定会帮他想办法……他为什么就不说呢?”

“如果我知道了,他也不至于会……”

他像是陷入了沉思,反复喃喃着这几句话。

商昀州一言不发,静静听他说了半天,这才开口:“可他到底是在升降级赛作假了。”

“我知道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。但这是两回事。”

吴郢说着,忽然又想到,如果qiezi当时不作假,说不定ik早就降级了……这又完全会是另一个故事了,而自己也将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。

商昀州却像没听进去似的。“那你呢?”他说。

吴郢一怔:“什么我?”

“当初二队管理层对你的合同动手脚,你不也没有找过任何一个人帮忙。”商昀州说,“他和你心态差不多。”

——这群小孩全都一个德行,平时乖的不得了,一出了什么事,马上闭嘴想自己抗。

令人无话可说。

吴郢:“那不一样……”

“万一你也永远地留在次级里面,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呢,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?”

吴郢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良久,他说:“没人关心的。”

商昀州却说:“我不是人吗?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自知不占理,实在找不出话来反驳了:“我必须想办法自己解决,难道别人能帮我一辈子?你不也是明年就要去北美……呃,不是,我是说……”

商昀州:“啊?”

吴郢:“…………”

完了,他妈的。

说漏嘴了。

完了。

“我什么时候要去北美了?”商昀州反问。

吴郢心一横,试图甩锅:“经理告诉我的。他说无论如何,下赛季辅助位的人选都是有着落的,说老板想组建一支实力更强的队伍——这个意思不就是明摆着要换人吗?”

“我和他还没有谈好,他当然会这么跟你说。”商昀州格外怀疑地看着他,“可我从来没对他说过我想去na。”

吴郢抓住了重点:“那就是你想去,对吧,你确实想去。”

有了证据之后,他愈发地理直气壮了:“是你自己说的。你在宿舍里打电话啊,我睡觉被吵醒了,不小心就听到了。连队伍都说得清清楚楚,这能怪我吗?”

“……”商昀州万万没想到还能有这一出,“那是,我和我妈……开玩笑的。”

“开玩……”吴郢噎住了,“开玩笑?语气那么严肃,你开玩笑?”

“不严肃点她会相信我吗?”商昀州又甩出下一枚重磅炸弹,“我续约的合同都签好了。”

吴郢:“……你合同都签好了?!”

“对,续约一年。”

吴郢不信:“你什么时候签的合同?”

商昀州无情地抖落真相:“前天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说呢?”

“我说过了,除非队伍不跟我续约,我自己是不可能主动离开的。”

“你是队长,状态又不差,他们凭什么不和你续?”

“因为新中单的要价很高,预算不够。”

双x的shark?吴郢终于想起了这回事,说:“shark是自由人,他不是不需要转会费吗?”

“也不一定是他,还可能是别人,总之好中单都便宜不到哪里去——转会费几千万,工资又是几千万。”

吴郢有些震惊,身价千万的中单——他们是打算把赛区里最好的中单买过来吗?

他终于意识到了,经理的话并不是说着玩的,ik的老板也不是像其他人一样纯粹口嗨。

他是真的想组建一支实力强劲、足以夺冠的队伍。

吴郢刚想追问新中单的事,对方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缓慢开口:“你不会要告诉我,这就是这段时间以来,你心情一直不好的原因吧?”

一招见血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拼死挣扎,嘴硬道:“我没有。”

商昀州没说话,忍了忍,还是笑出了声。明明是很严肃的话题,他反而笑得异常开心。

吴郢却格外慌张,像什么动物被踩到了尾巴,又气又急:“不是,你笑什么?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商昀州用看稀有动物的眼神看着他:“十多天的时间,你就因为一件……不存在的事,一直……?”

“我问了经理,他骗我我能有什么办法!”

“经理一直都很喜欢说一半藏一半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他们这边动静太大,隔壁已经有保安大叔过来围观了。吴郢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居然是和一件子虚乌有的事“斗智斗勇”,越发觉得自己保不住脸,急又急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充满愤怒地转身就走。

他一走出去,就看见王向荣还被保安控制在原地。见他神情古怪,王向荣不由得朝他看了过来,刚想说话,却又被狠狠瞪了回去:“你看什么热闹?有完没完?”

王向荣被骂的方式与他自己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,一头雾水:“……?”

商昀州也跟着走出来了。外面依旧有人试图拍照,他不得不使劲忍着笑,低着头,连看都没有看王向荣一眼。

王向荣更加诧异了:“?”

怎么回事,感情我砸了一地的东西,到头来一点存在感都没有??

吴郢面无表情地从人群里穿了过去。商昀州走在后面,看着他愤怒离去的背影,想,这小东西竟然吃硬不吃软,什么毛病?

思来想去,他觉得自己以后只能当个恶人了。下次要再有什么事情,就算是掐着对方的脖子逼问,也要问个清楚才行。

虽然事发当时走廊门是关着的,但围观群众都长了眼睛和耳朵,都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骚动、工作人员的尖叫,也看到了保安匆忙冲进去的模样。

他们意识到里面可能出了什么事大事,却又没拍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,只能凭想象猜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于是,事件经过在场者讲述,一传十十传百,到了最后,版本已经变成了“我靠我吃到了惊天大瓜,听说ik下路组在粉丝见面会的时候当众打架,太刺激了”。

然后,令人无言以对地,“ik下路”就上了微博热搜。赛区仿佛在微博拥有包年热搜席位,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某浪弄上去,展览似的挂在前排,丢人。

@某营销号:接到粉丝爆料,这赛季新组建的ik下路组严重不合。先是新人在队友直播中当面diss队长,又是在粉丝见面会现场出岔子。难以想象,si1ence这样的人也会和别人发生冲突。[吃瓜][图片][图片]

评论a:天啊,州州眼神看上去很难过……一直低着头,到底怎么了……

评论b:这都什么破事!

评论c:解散吧!

吴郢看到这个最终版本之后差点没呛死。

难过?

低着头,难过??

……他妈的这个人是在憋笑啊!

眼泪都快憋出来了吧!!

他默默打开了粉丝群,找了张表情包发出去。

他发的时候,粉丝正在热烈讨论见面会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—到底怎么了啊我好急,会不会和转会有关?

—别造谣了吧。

—弟弟不出来解释一下?官方也没个解释??这样不好吧。

说曹操曹操到,吴郢:来了

吴郢:[就你妈离谱.jpg]

粉丝:…………

粉丝:你还是个孩子!不许说脏话!!!

还好热情的吃瓜群众的注意力最终被小组赛开赛吸引了过去。小组赛共有十二支队伍四个组,赛区的三支队伍分别分在了acd三组。每支队伍要进行六次bo1的较量,胜者积一分,败者不得分。总分排名前二的队伍,才能晋级淘汰赛。

在此期间,有细心的粉丝发现了一件事——给世界赛赞助的某品牌新产品发布后,海报上的代言人赫然是来自ik的辅助选手商昀州,而非原来的双x全队。

粉丝急了,立刻去质问品牌方到底怎么回事。问也没问出个结果,就连双x方也避而不答。他们只能苦中作乐,说“说不定是提前官宣si1ence要加入双x了呢”。

对于这样的言论,吴郢已经彻底免疫了。

毕竟他已经不用关心这个问题了。他只关心……到底怎样,才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丢脸。

吴郢第二次打开直播的时候,弹幕铺天盖地的,都在询问见面会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“‘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’”他读着弹幕,冷笑了两声,“别来问我。”

“不说就脱粉?随便你们,爱怎么样怎么样。”

“别问了。我不会说的。”

这可是关系到他脸面的终生大事。

冷不防,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不紧不慢地补充道:“没事,你们可以问我。”

吴郢:“……??”

他登时变了脸色,威胁道:“你敢说……”

“你就怎么样?”

弹幕:“?你知道什么!快说!!快说!!!”

吴郢斩钉截铁地替他回绝:“不行,不能问他。他不会说的,别问了。”

弹幕:“???”

到底怎么了,至于这么藏藏掖掖的吗?

看语气,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矛盾,反倒像是……被抓住了什么把柄。

商昀州不以为意,对着他的直播间观众继续说:“其实是他以为……”

吴郢当机立断——这要是让所有人知道了,那自己可以不用做人了——回过身去,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。

然后异常诚恳地说:“我错了,哥,我真的错了。别说了,真的,我还要脸的。”

完全状况外的直播间观众:“????”

最新小说: 娱乐:从制作人出道 我真的不想当全能运动员 极品太子要翻天 重生黄金年代 龙潜都市 这个医生很稳健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丛林求生:我有百倍奖励! 民政局门口签到,奖励美女老婆 全世界只有我没有异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