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(1 / 1)

最后一场训练赛的获胜证明,刻意针对bug的下路确实是行之有效的做法。bug也随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说他们会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注意的。

说来bug的教练也够八卦,在结束后,立刻发消息问于孜:听说你们队要换ad?真的假的?

于孜回:假的,不卖。

bug教练:哈哈,确实,卖了太可惜了。你们想找个接班人也真不容易。

训练赛结束后并不能休息,还要继续排位赛——休赛期里长时间的训练有助于保持手感。自从上次四连跪后,吴郢的大号就一直起起伏伏,直到最近才好不容易回到前十的位置。

他看着分数发了好一会的呆,又觉得自己成天在这空想纠结也没什么用,还不如直接找人问个清楚。

那么,问谁呢?

反正不会去问本人。

他也不想问于孜。于孜严厉的时候归严厉,平日里和大家还是好兄弟的关系,更何况他们两个还是前队友。要是自己问了,说不定于孜一转头就说出去了。

要问,就要问一个和他们关系不那么亲密、却又清楚内情的人。

想来想去,也只有一个人选了。

——俱乐部的总经理,为人和蔼,但和队员们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多,平时都忙着处理其他事务,只有在外出参加比赛的时候会随队。所以队员们基本都与他都保持着上下级关系。

虽然关系不怎么亲密,但在他来俱乐部的时候,经理也对他说过,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告诉他。

问就问了,又不会掉层皮。

—经理您好,我想请问一下,下个赛季我们队伍的辅助位有换人的打算吗?

吴郢问的方式拐弯抹角,但经理何等精明,一下便看懂了。

他大概没想到,经理也正在为这个事发愁。

原来经理自己也没搞清楚辅助选手的意向,正准备这几天问问,另一位却先问上来了。

他依稀记得这两位关系很好。既然到现在商昀州都没有对任何队员透露先前谈合同的内容,看来确实是有离队的打算了。

—这个啊,因为在续约条件上双方有分歧呢,对方也没有透露续约意向,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。

经理居然真回复了自己。吴郢盯着屏幕,打字道:分歧?

—具体是什么,属于合同内容,这个我们是要保密的。你放心,你只需要好好训练就行了,剩下的事情由我们来操心。

—队伍一旦做出决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,不会有任何隐瞒。老板会努力组建一支更强的队伍,你们安心训练就好。

经理的语气明显有息事宁人的意味。

连经理都这么说了,吴郢算是彻底死了心。

算了,他对自己说。转会就转会呗,就当是为了保全自己急流勇退。爱去哪里去哪里,爱说不说,这能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柯希不也要离开队伍吗?转会啊,多正常的事,这都能有什么大不了的?

与bug的训练赛是这两天里最后的一场训练赛。外卡赛即将结束,各个队伍都有自己的安排,去看世界赛的选手也不少。

ik也顺势给队员放了两天假。明天一大早有网咖的活动,今天正好早点休息。

白仲严下午一点才进训练室,一进门却发现,里面的人全都戴着耳机正在rank。他怀疑自己记错了时间,又打开日历确认今天是假日,不由地问:“干什么啊你们?今天不是放假吗?”

没人理他。

吴郢和柯希在专心致志地排位,小金则趁着放假狂补时长,戴着耳机正在找歌,嘴里哼哼唧唧的,非常忘我。

白仲严:“……”

他产生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。就是那种“明明说好一起咸鱼,你们却背着我偷偷学习”的感觉。

“算了,不和你们计较了,我只是来找人的。”他说,“发微信老不理我,打电话也……哎,人呢?”

白仲严的目光落在属于辅助选手、空空如也的座位上。

“我们队长呢?他怎么不在训练室里?”他问。

还是没人理他,大家都戴着耳机。白仲严感觉自己有点受伤。

他嘀咕了一句“非得一个一个问”,过去拍了拍吴郢的肩膀,问:“你看到商昀州没?”

吴郢的排位进行到了十三分钟,正到了需要集中注意力迎接关键团战的当口,所以没有应声。白仲严又问了一次,他才开口,语气意外的有些冷:“你问我干什么。”

钢铁直男白仲严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:“你俩平时不都呆一块儿的吗?”

“……”吴郢不动声色地挪得远了点,手上操作不停,“不知道,别问我。”

白仲严以为他知道,只是故意在和自己开玩笑,又说:“不问你我问谁啊?”

“你打个电话问吧。”

“打电话他没接,打一上午了都。快快快,他到哪儿去了,我有事问他呢。”

“我不知道——我想安静打会排位。”吴郢的音量稍微高了一点。白仲严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他心情是真的不好。

然而作为一个基地里猫都嫌弃的人,白仲严并不懂得就此闭嘴,而是奉行着关爱后辈的原则,追问道:“咋了呀兄弟?怎么了,谁惹你了?”

“我没……”吴郢的语气略微有些不耐烦,不自觉地搬出了他队队长的金句来赶人,“该训练了。”

“今天在放假!训练什么!哎,说真的,到底怎么了,怪怪的这。”

“别烦我了行不行?”

“停,什么叫我烦你,话不能这么说……”

吴郢一把摘下耳机:“你别——”

与此同时,小金也摘下了耳机,已经吓得中文都说不标准了:“那个,泥们,我在开智播……”

两人齐齐地回过头去。

半晌,白仲严开口骂道:“……那你他妈不早说!!”

静音已经为时已晚,直播片段早就被有心人截取了下来,配上文字,制成短视频,发到网上。

这个视频,在本就敏感的世界赛时期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“xswl,不是一直吹他们队内氛围和睦?我怎么不觉得哪里和睦了?”

“州又一个人不在训练室,懂了[嘻嘻]听说是要走,我觉得还是快走吧,和这种臭脾气ad一块比赛属实受罪。”

“能和这种人搭档,你队队长脾气是真好。还记得之前升降级赛的那件事吗?果然我一开始就没看错人,你队不愧爱捡垃圾,这回捡了个又菜又爱摆脸色的。”

“?你队队长果真清清白白,放任自己粉丝网爆队友,自己屁都不放一个,撇开什么关系呢?”

“自己想离队甩锅队友,笑死人了,明明是自己不思进取好吧。队友还嫌弃带不动他呢。建议老年人早点去养老,ik还是换个有灵气点、不欺负队友的辅助嗷。”

“能不能别吵了?别人说几句话能给你们解读成这样。明天还有线下见面会,别给队伍添乱子了行不。”

“害,我还以为哪儿来的和事佬呢,点进主页一看,cp狗啊,那没事了。”

……

商昀州今天是被临时叫出了基地。

起因是某电竞设施品牌临时更换代言人,新产品又快要发布,只能随便抓个人来当新代言人。

该品牌原来的代言人是双x全队。双x打进了世界赛,对品牌原本是一件好事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换人。

突然的人选变动,让这个代言变成了烫手山芋。偏偏品牌方想找个和原来流量差不多的新代言人,又来不及赶制全队参与的广告,于是找上了商昀州一个人。

他原本不想答应的,奈何这公司老板是ik老板的朋友,老板发话了,让自家队员一定要给朋友个面子,他才勉强答应了下来。

等商昀州回来后,一打开门,整个训练室里的人全都立刻回头望着他。

他不明所以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内什么,我有罪。”半晌,白仲严扭捏开口,“你还没看到……?咳,今天一不小心带了个你的节奏,好大的节奏。我不建议你今天看微博……他们骂得可起劲儿了。”

“什么节奏?”

另一位“肇事者”也主动开口认错:“下午没睡醒,有点起床气,所以……”

他的感冒症状没有好,说话还带着浓浓鼻音,怪可怜的。

后来商昀州才看到了那个直播剪辑。视频上大部分都是小金的音乐界面,然而背景音却不那么和谐。剪视频的博主巴不得把事情闹大,还给视频配了字幕,发生了什么简直一目了然。

……孩子到底怎么了?老父亲更加摸不着头脑了。

次日。

s赛外卡赛已于昨日彻底结束。bug以三比零战胜淘汰赛对手,成功晋级小组赛,并被分到了d组。不仅如此,他们在整个外卡赛里都未尝一败,战绩异常华丽。

今天休赛,也是山竹网咖分店开业与ik粉丝见面会活动的日子。不出所料,网咖外人气爆满,粉丝已经开始在停车场开始等候选手到场了。

从停车场到网咖门口的那条路上已经挤满了人。好在网咖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,聘请了保安来现场维持秩序。

保安吆喝着“让开都让开啊”,一边把想往前冲的人群往后挡。吴郢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人山人海的感觉。

他走在队伍的最外面,和人群之间就隔着一个保安,感觉自己快要被挤死了。

原本就被推得东倒西歪,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,一把拉住了他的袖子,差点没把他队服外套给拽下来。

吴郢吓了一跳,赶紧把手往回抽。没想到那只手拽得极紧,根本拉不开。他回头望过去,看见了手的主人——是个年轻的女孩,正冲着他微笑—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紧接着,背后的另一只手将那只手毫不留情地拍开。商昀州把他往通道的内侧赶了赶,说:“走里面,别走外面。”

似乎是担心有人再来抓他,商昀州始终伸手挡在外面。吴郢心里忽然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。也不知道这种酸涩的感觉从何而起。

他想,反正你人都要走了,又何必在这里关心我呢?

……只会更让人不舍。

见面会的环节很老套,除了水友赛就是签名卖东西。水友赛还好,一进游戏尴尬就被缓解了,还可以乱选英雄随便玩。打着打着,时间也就过去了。

但之后的签售环节就没有那么好过了。网咖方提供粉丝们先去付款,然后再拿着已经买好了东西,排队来要签名。

自从离开了学校,吴郢就没怎么动过笔,写字风格还停留在初中阶段。

光是签名还好,id只有英文,学校里有组织练过。但偏偏有粉丝说要什么“to签”,尽取一些乱七八糟的id,导致他总是写错对方的名字。写完了还让他画爱心,画完了之后,非要说他的爱心太畸形了。

吴郢觉得,现在的粉丝越来越猖狂了。

“你们就别折磨他了。”上商昀州注意到了之后,说。

粉丝也是够大胆,回道:“那我们来折磨你好不好?”

商昀州:“随便。”

那名粉丝立刻拉住了她的姐妹:“走走,听见没?人都发话了!别折磨弟弟了!”

她的姐妹双眼放光:“啊啊啊……咳,走了走了……”

两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,一头钻进了隔壁的队伍里。

签售环节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,但结束后,围观的人群依旧没有散去。购买的队伍排起了长龙,队员们现在还不能离场,虽说不用签名了,但是依然要站在一旁,相当于**人形招牌。

网咖里,笑声与尖叫声不绝于耳,不断有人拿着手机对准队员们摄像。大概是室内的二氧化碳浓度过高,加上他原本就感冒了,吴郢站了一会,就觉得格外不舒服。

他和工作人员说了一声,工作人员就领着他到了员工休息室。她打开休息室的门,说:“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吧。”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“如果还是不舒服,或者有什么事的话,叫我们就行。”工作人员说着,朝门里看了一眼,“里面……还有别人,也是我们这儿的员工,你不介意的话进去坐着就行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吴郢说。

休息室里坐着另一个人,穿着网咖的工作服,戴着帽子,正在玩手机。听到动静,他抬头看了门口一眼,又低下头继续玩手机。

吴郢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下。

工作人员把门关上之后,那个人忽然又抬起了头,打量起了吴郢,并且许久没有挪开目光。

他的视线停留的时间太长,吴郢有些起疑,于是侧过头去看了他一眼。

这一看就不得了了。吴郢几乎是跳了起来:“是你?!”

“怎么,大明星选手认不出来我了?”那人挑衅道。

他摘下了帽子,露出一张吴郢无比熟悉的脸来。只是这张脸上多了许多胡茬,还有浓重的黑眼圈与抬头纹,看上去像是比以前老了十岁。

——这竟然是王向荣,双x二队前教练,那个因为涉及假赛、而被拳头官方永久禁赛的人。

吴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,愣了半天,第一反应是笑了起来——堂堂王教练,居然在这里当网管?

“你笑什么笑?”王向荣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笑容,语气变得异常凶狠,“怎么,能耐了啊?去了个好队伍,就以为自己是明星选手了?别人不知道,我可知道!我是你以前的教练,我多了解你啊——没有你队友保护你,故意让着你,也不知道你能打成个什么样!”

吴郢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轻描淡写地回:“总比你这个打假赛的强。”

“大家不都是为了钱吗?你到联赛去,不也是为了钱吗?本质有什么区别呢?”王向荣叫道,“你少拿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别人!”

他说:“你还记得你以前的那个朋友吗?李臻,你还记得吗?”

吴郢立刻意识到,他是知道什么的:“茄子?他怎么了?”

“‘茄子’?真亲切哈。”王向荣学他说话的语气,哈哈大笑,“来,我告诉你,你这个朋友啊,也他妈是为了钱才干出那些事!在钱面前,谁他妈都不比谁高贵!!什么夺冠啊荣誉啊,都是放屁,你懂不?”

吴郢重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:“是你干的?是你教唆他那么做的?”

王向荣得意极了:“不然呢?”

“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?他才多大年纪,他能分得清楚好坏吗?”

“我?我只是教他做人之道而已。”王向荣格外大方地承认了,“就是我介绍给他的呀,他也不答应了吗?谁让他家里缺钱呢?这他妈就是穷的后果。人为了钱,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,老子不也一样。”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吴郢握紧了拳头,心脏在狂跳。

离开二队后,他太久没有过这样愤怒的感觉了——哪有他这样当教练的人?不仅不作为,还将年轻的选手往歧路上领?

“我还让他给你打电话,让他骗你,说那些都不是他干的。可惜啊,最后还是没瞒住。怎么样,你是不是特别信任他了?”

“我问你,这种感觉怎么样,吴郢?你不是很骄傲吗?那还不是为了这种傻逼,向那群调查的人撒了谎?哈哈哈哈哈!!”

“哎,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我吗?”王向荣说,“因为他爸突然病了要动手术,icu一天四位数,没钱就只能滚出去等死。他那点破工资,一周的治疗费用都不够!我呢?我他妈为什么要去干那种事?那还不是因为老子也需要钱!所以你他妈的少得意了,这纯粹就是命运不公!!和你自己的能力屁关系都没有!”

吴郢朝前跨了一步。

“哎哟,看把你气的。被骗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。”王向荣小人得志,就差没把尾巴翘上天了,“你能把我怎么样,你敢动手吗?啊对了,你以前在基地里的时候,不是也很能耐吗?”

他格外讥讽地笑了,说:“你不敢,因为你他妈现在是联赛选手,你敢动手俱乐部就敢禁赛你。但我就不一样了,我被这家网咖开除,我他妈还可以去另一家。怎么,你敢动手吗?好多双眼睛盯着你呢,大明星选手。”

吴郢知道,王向荣就是故意要挑起自己的情绪,从而让自己得到惩罚。

他很了解这个人——王向荣一直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,在俱乐部的时候碍于身份很少动手,但能透过他的言行看出他脾气的暴躁。现在王向荣不在俱乐部里了,想怎样就怎样。

现在的王向荣看上去就像一个发了病的精神病人。真如他所愿动了手,吃亏的人会是自己。

尽管他的大脑已经被愤怒所占据,但这点利害关系还是拎得清的。

吴郢站在原地,无所谓地说:“他打假赛,和我有什么关系。我生气,又关你什么事?反正到头来,我打我的比赛,你呢,只能在这里当一条给别人看门的狗。”

不需要他动手——王向荣这样的人,太蠢,弱点太明显,一点就燃。

从一开始,他就在反复强调“老子是为了钱”。这是他在努力掩盖自己现在身份的尴尬。

不出他所料,王向荣瞬间就被激怒了。“你他妈再说一遍?!”他高喊着,“你他妈给我再说一遍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吴郢反问。

王向荣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什么东西,作势要砸过来。他喜欢摔东西的老毛病还是没有改。

门外似乎有脚步声响起。吴郢站在原地,没有躲,欣赏着对方无能狂怒的姿态。

王向荣恶狠狠地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来。

与此同时,门开了。

那东西砸在了门上,立刻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。

打开门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。她看了看地上的碎片,又抬头看着王向荣。紧接着,一声巨响,第二个东西砸在了她的脚下。

工作人员发出一声尖叫,转身就跑:“保安呢?!叫保安过来——!!”

吴郢揣着手,还在继续说:“王教练,我记得你以前也是选手吧。说什么钱面前没有荣誉——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一双手就从背后伸了出来,牢牢地箍住了他。有人想把他拽离员工休息室。

“放开我!”吴郢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一碰,顿时激动了起来,用力挣脱对方的束缚,“松手!”

他一边挣扎,一边继续对着王向荣吼道:“那都是因为你嫉妒!你嫉妒、别人可以继续比赛,别人可以、追求梦想,而你呢?只能在这里荒废时间,一事无成!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,少怪什么命运不公!!”

“你疯了?”背后传来商昀州不可置信的声音,“你在干什么?那个人是谁?”

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,几名保安冲进了房间。

吴郢也想跟着进去,奈何被人牢牢制住,动弹不得。“松手,”他不耐烦地说,“让我和他说完!”

“冷静一点!你看看现在自己是在哪里!!”

“别管我。让我和他说清楚。”吴郢冷声重复了一遍。

可惜,论力气,他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对方的。商昀州几乎是拖着他离开了那扇门,一直到了没人的角落里,再一把将他掼在墙上。

为了防止他又挣脱跑回去,商昀州的手几乎是要掐住他的脖子。吴郢原本低着头,下巴却被那双手托着用力抬起,被迫与对方目光相接。

“在和他说清楚之前,先和我说清楚。”

他的语气很平静,但其中暗含的怒意不言而喻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商昀州很少用这样的语气和别人说话。反正他从来没见过。

吴郢感觉自己的颈部动脉几乎是在对方的掌心里跳动,一下又一下,像是在替时间的流逝计数。

相视无言。

半晌,他小声说:“那什么……你先松开我。我不过去了,真的。”

说着,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……他有点被吓到了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