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(1 / 1)

像这种不带脏字喷人、单纯带节奏的弹幕,房管一般都只会给予一天的封禁处理。如果封禁时间太长,会引起某些“粉丝”的不满。

山竹里正常情况下的禁言最长只有7天,9999天的几乎等同于永封,写成9999完全是为了好看。但是这份永封套餐一发出来,没人敢说什么。其他房管只能默默地把弹幕id记下来,过了一天再偷偷解开。

紧接着,在满屏幕的问号,冒出一条有些得意的弹幕。

ikwing:我很敬业,随时上班。

之前还有人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这会也都反应过来了。

“房管你来查房啦。”

“太狠了吧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“?你有本事查房!你有本事开直播啊!!”

吴郢刚想继续打字,眼前忽然飘过一片黑影。紧接着,桌上那堆零食就被塞到了他的怀里,椅子上也传来了一股拉力。

“反正他也不玩了,待他直播间多没意思。”moreover拽着椅子把他拖到了自己的座位旁,“来来,搬个家。”

“来了来了,兄弟们,人给你们搬来了,叫我宠粉主播谢谢。”他对着电脑说——原来是弹幕要求看看训练室里的这位客人,所以他直接连人带椅子给搬过来了。

“干什么?”吴郢不为所动,抬眼,看了看这位新鲜的红色的战绩,刚准备对其发表评论,却发现一旁跳出了一条好友消息。那是刚刚和moreover一起双排的人,id有点眼熟,似乎是赛区里某个队伍的替补ad选手。

moreover点开消息。

—兄弟,可不可以问下ik的那个ad,我能不能要个好友位。

吴郢:“??”

一分钟后,他在备忘录上记下了第四个名字——刚来dea串门的时候,他已经记过另外三个了。

据dea另外三名队员描述,“感觉你很高冷,就只跟你队友排,都不敢加你好友”。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觉得。

感情这趟成了交友之行。

与此同时,隔壁的ik直播间里,回到座位的商昀州并没有打开游戏,而是打开了山竹直播的网页界面,点开了首页上的“山竹独播冒泡赛决赛,到底谁能得到s赛的最后一个名额”。

紧接着,直播间标题变成了“大家一起看比赛”。

现在的已经是九月了,夏季赛常规与季后赛的赛程已经全部结束,剩下的只有冒泡赛与升降级赛。

今晚将要举行冒泡赛决赛,对阵双方是bug与hmg。

冒泡赛原本就是一场引人注目的比赛,毕竟这关系到s赛参赛权的归属。但更引人注目的,是这场冒泡赛决赛的守门员,居然是春季赛与msi冠军,先前的赛区霸主bug。

——如果让观众票选出今年夏季赛的黑马战队,那么ta一定是那支众望所归的队伍。毕竟在夏季赛开始前,没有人想到最终夺得了夏季赛冠军的,居然是一直以来很不起眼的队伍ta。

这个队伍很奇怪,大概是打法比较中规中矩,明明成绩还不错,整个队伍在赛区里却都显得默默无闻。

除了他们的核心ad选手稍微出名点,其余选手都属于“我看他很眼熟,但不记得他脸对应的id”的那类选手。队伍粉丝更是少得在赛区里半点水花都翻不出。

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。他们运气不错地处在常规赛积分第二名的时候,被说是“占了bug状态不好的便宜”;三比二击败bug的时候,这样的声音少了一点;在夏季赛总决赛里击败夺冠大热门双x的时候,周围终于变成了一片死寂。

那是一场让二追三的比赛。前两场比赛双x赢下来的时候,连解说都放话说,结束了。

可这个游戏原本就存在太多的变数,二比零远远不是一个bo5的终点。

比赛结束、结尾惊天大逆转、ta稳扎稳打追回三局的时候,所有人想到的都是——voo居然又以这样一个戏剧性的方式,与自己的冠军失之交臂。

每个赛区共有三支队伍能参加s赛。第一个名额属于夏季赛冠军,只要夏季赛夺冠,就可以直接保送s赛。这个名额被让二追三的ta拿走了。第二个名额属于春夏季赛s赛积分的队伍,双x凭借着自己的两个亚军得到了这个名额。

第三个名额,就属于冒泡赛的最终赢家。它将在bug与hmg之间诞生。随着ta夏季赛爆冷夺冠,bug的s赛积分低于双x,居于第二,被发配去了冒泡赛决赛当守门员。

而ik在先前的季后赛中,战胜了排名第四的hmg之后,以1:3负于排名第三的实力对手bug。又因为在春季赛里参加了保级赛,没有一丁点的s赛积分,最终无缘冒泡赛。对于这个结果,虽然不尽如人意,但大部分人都能接受——毕竟他们先前的心愿是夏季赛不保级。

事实上,与ik一样,绝大部分队伍今年的比赛都结束了。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是留给一年一度最盛大的世界赛赛场的。他们只需要观赛,同时为冬季短赛与来年的春季赛做准备。

商昀州把直播间标题改好之后,格外大言不惭地宣布:“最近在放假,一起看看比赛就行了。”

摆明了就是要混。

一众观众气得要命。

“……怪不得今天这么磨蹭!原来是在等比赛开始!!”

“混子!!”

冒泡赛决赛的赛制是bo5,五点准时在s市场馆开始比赛。直播画面一切换到决赛现场,商昀州就惜字如金地闭了嘴。说好了一起看比赛,真就一句话也不说,化身哑巴主播,任由现场解说发挥。

“我刚刚一直在退出重进。。直到主播突然动了一下,我才发现原来我没卡啊。。”

“在?可以说句话吗?安静得感觉我要神经性耳鸣了。”

“我看隔壁直播间那个挺聒噪的,要不然你把他抓回来当解说吧。”

弹幕说的是dea基地里的吴郢。他正在看moreover新鲜的红色的战绩,对他新开发出的作死流骚套路表示不能理解。

“一人血书双人解说。”

“两人血书。”

“三人。”

商昀州应允:“那你们去叫一声。”

moreover刚刚遭受完来自隔壁赛区选手的毒打,准备看看弹幕里都有谁在嘲笑自己,却看到——

“弟弟,你队长叫你回基地一起解说今晚冒泡赛。”

“弟弟,你队长叫你回家吃饭。”

“弟弟,你对象叫你回家吃饭。”

“?”

“……对不起是队长,九键输入法有病。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cp粉不要骂我5555”

moreover:??

“……回基地解说比赛?现在吗?”

说到基地,吴郢忽然想起自己确实该回去了。今晚还准备打几把排位——他没有世界赛可打,能做的似乎只有在结算之前抢夺一下排位第一。

于是他说:“行。那我先回去了?”

“你这就走?不行!”moreover立刻抓紧他的“直播人气增加buff”,这位buff才刚在他直播间待了两分钟,“解说比赛我也行!来,等着啊!”

他也跟着打开了比赛直播间。画面里正在播放第一小局的bp,已经进行到了第二阶段,正轮到bug进行第二轮的英雄选择。他们的中野辅英雄选择已经锁定了,看形势,是准备确定ad的选择、将counter位留给上单。

moreover断言:“这,他们肯定选韦鲁斯啊?这不可能选别的。太明显了,肯定是韦鲁斯然后上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bug的第四手已经锁定了。是女警。

moreover:“……那没事了。”

“就这?”吴郢把怀里那堆零食往moreover椅子里一塞,“走了,拜拜。”

不久后,“大家一起看比赛”直播间。

“你就这么一直,只看不说话?”

“你怎么不说?”

“……不会说啊。”吴郢悄声道,看了眼屏幕里滔滔不绝的解说,只觉得敬佩。

弹幕:?你刚刚在隔壁那股指点江山的劲头呢??

在吴郢回基地的这段时间内,bug已经拿下了第一场比赛,只花了22分钟,秋风扫落叶般扫荡完整个召唤师峡谷。

双方选手正在回到座位,准备开始第二轮的比赛。bug的ad从后台出来的时候,额头上贴着一块白色的退烧贴,格外显眼。

现场的解说一愣:“bug的ad选手always好像发烧了。怪不得刚刚比赛前,他一直撑着头。”

实在不知道该解说些什么,商昀州随便找了个话题:“那提前预测一下,今晚谁会赢?”

这话题挑得不算好,原本就有点带节奏的意思在里面。bug粉丝数量众多,本就因为自己支持的队伍必须打冒泡赛而不开心,说hmg获胜必然会令他们不爽。可bug粉多黑也多,支持他们,又必然会遭到另一波人的攻击。

但吴郢还是答了:“bug吧,会夺冠。”

“冒泡赛哪里来的冠军。”商昀州提醒道。

吴郢又说:“总决赛夺冠。”

他说的是s赛,全球总决赛。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这样支持一个冒泡赛出身的队伍。但他就是这样觉得。

“??这就直奔总决赛了?看不出来,居然是老b粉嗷。”

“……真敢说啊。”

“这已经很收敛了好吧……刚刚他在别人基地,把别人野辅喷了个遍哈哈哈哈。”

新晋解说商昀州继续道:“bug后手,应该会霞洛一起拿。”

“对。”吴郢应和说。

“hmg第二轮肯定按打野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这一手拿打野,bug应该会选雷克塞吧,好配合上路……”

然后bug就锁下了盲僧。吴郢看了一眼,接话道:“嗯……还不如拿雷克塞。这一手拿的不好。”

弹幕:

“??强行找回场子哈哈哈哈。”

“‘就这?就这!’”

“果然只敢在外面作威作福x回基地了就只能怂着。太弟弟了!”

吴郢瞥了一眼弹幕。

怂着?

他重新拿出了手机。他那登录着自己账号、拥有高贵房管身份账号的手机。

“有一说一,这个ad有点慕强啊,说什么夺冠……被别人打出季后赛还硬舔别人。”

“……不如雷克塞?这就是职业选手的理解?太垃圾了吧。”

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主播很做作吗[疑惑]”

id4579xxxxx被房管禁言7天。

id2569xxxxx被房管禁言7天。

id5657xxxxx被房管禁言9999天。

吴郢放下手机。

这群人是不是飘了。他想。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