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(1 / 1)

这是个机会。于孜想。也是个变数。

他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笔记本。上面的一整块笔记已经被括号括了起来,打了鲜红的叉。

再抬起头,他听见笑声从耳机里传来。五位首发队员已经在座位上就坐。上中野正在讨论一级团的路线问题,下路两人正在solo,有说有笑,表面上没有一个人为比赛感到紧张。

双x新上场的替补中单也不是新人了——他是双x从青训体系里提□□的选手,在双x现任中单shark来队伍之前,一直担任着双x的首发中单,为期半年。

shark来了队伍之后,一开始是中单轮换,后来为了保证双c的配合度,双x直接把shark提上了首发位置。

替补中单的韩服分数是1296,状态保持的很好,最近一次上场是在春季赛。

他们没有关于这名选手的详细的信息,但至少对他有基本的了解。比如shark的风格就是对线狂压,而替补选手的对线能力没那么强,但依旧看重游走支援,有时候甚至会为了帮下主动放弃自己的优势。

所以在这场比赛里,如果能在中路打出压制,不给双x中单游走去下的机会,下路的压力会小很多。

ik久违地把最后一选留给了中单,给了柯希十分擅长、又刚好克制对面中单的英雄。

于孜设想的很美好。中路的情况也都按照他设想的发生了。但很可惜,他们还是输掉了第二局。

红色方的双x放弃了上路,把最后一手counter位留给了voo。而他选择了薇恩。

在前十五分钟的对决里,除了连续刷新两条风龙有些美中不足之外,局势是整体向ik倾斜的。小金和柯希一共拿到了四个人头,三个属于双x的中单,一个属于对方打野。在下路的对决里,薇恩略微占优,但ik这边并没有到崩线地步,补刀差都没有超过十刀。

一切都有条不紊地按照于孜的设想进行着,经济差顺利地被推到了四千。

直到二十五分钟的大龙团战。

是ik先动的大龙,在双x的辅助率先被击杀的情况下。然而ik打野的血量在刚刚的抓人里已经降到了安全线下,在大龙的不断喷涂里更是愈来愈低。

为了避免抢龙的意外发生,他们决定撤退。

双x围了上来,似乎准备在没有下路组的情况下硬接团战。然而ik并不恋战。大龙坑朝向是对准他们基地的,他们很容易就能从中脱身。

然后ik的上野辅三人,径直撞上了t到兵线上、绕进野区的薇恩。

开了大的薇恩如同鬼魅,不断使用q技能走位,利用草丛与自身的隐身完美躲避所有伤害,以一己之力,击杀了对方三人。

有几秒钟的时间,整个场馆静得落针可闻。就连解说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直到薇恩配合着队友打出ace、拿下了自己的四杀时,解说才深吸了口气,惊天动地地来了一句:“我的天哪!!”

这场比赛,说不上来到底是谁的错。又或者是ik的队员们并没有错,他们都执行了自己的任务。

只输在对面打得太好。

吴郢收拾完东西,在回休息室的路上与工作人员擦身而过时,听到他小声地对另一个工作人员说:“我操了,那一打三真他妈不是人!太几把牛逼了!”

第二场,双x花了34分钟,顺利拿下。原本心如死灰的粉丝也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“龟龟!第一ad真几把牛逼!!太牛逼了!!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嗝,合理怀疑双c有仇。”

“voo真就硬演?这不是打得挺好的吗?呸!臭弟弟!”

“双x给爷冲!保送s赛它不香吗?”

ik粉丝则有些如鲠在喉,连社交软件都不想打开看一眼,只是把界面留在了直播间,死死地盯着“1-1”的比分。

还剩最后一小局。

赢下来,就能去季后赛了。

但方才voo的表现,让他们对这局比赛的结果忧心忡忡。

经历过春季赛保级的他们从来都不怕低谷。

只怕希望被捧高,又重重坠落。

后台的ik休息室里,氛围却很轻松。没有人在为刚才那一局的失败而感到失落。上中野三个人聚在一起,一人一句地吹voo的彩虹屁。于孜挨个拍他们的肩膀,在休息室里踱步,说着“还有一局”。

第三场比赛稍微延后了几分钟。据说是双x那边出了点问题,还没有准备好。

过了好一会,他们才接到消息说,双x又把首发shark换回来了。

“这到底什么意思啊,搞心态呢。”白仲严头疼地说,“算了算了,放轻松打,最后一局了。”

吴郢倒没有很紧张。一个赛季的比赛。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:“输了怎么办?”

其实他是知道答案的。这样问更像是一种心理安慰,像是在寻找高空坠落的着陆点。

上次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商昀州说,下次再来。

这次他说:“明年再来。”

明年,一个听起来有点遥远的词汇。不过要是这一场输了,今年的比赛确实要到此为止了。

吴郢忽然想起,对方的合约似乎是今年就结束了——世界赛后,ik与他签了一年,又续了两年的合约。

从青训的时间开始算起,这已经是商昀州与ik签订合同的第五个年头了。

这还是吴郢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——明年的时候,他还会在这个队伍吗?

“明年。”他重复了一遍,状似无意地问,“那你明年还续约吗?”

商昀州却说:“这要看他们愿不愿意续约了。”

“他们怎么可能不续。”

“真不一定。”商昀州,“我们老板很想再要一个冠军。”

队伍的开支是有限的。老板骨子里是个商人,会做出使利益最大化的原则。他大可以选择用顶尖的薪资去购买一个c位,也会有其他队伍愿意接手他队里这位优秀的辅助选手。一切都将取决于接下来的成绩。

提到冠军,吴郢其实很好奇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商昀州似乎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冠军的强烈渴望,无论输赢,比赛在他的眼里始终是比赛。过往,无论辉煌或灰暗,都不会对他的当下造成任何影响。

“哦……”吴郢缓慢地应声,“他们续约你就续?”

“如果他们愿意续,我肯定续。”商昀州放下手机,抬起眼来,“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你说明年我就想起来了。”吴郢笑了笑,“随便问问。”

第三场比赛,双x的中单席位上,shark果然又坐了回来。上一场比赛里,替补中单的状态有目共睹,那场的胜利是voo拿命打回来的,再上替补,怎么也说不过去了。

但voo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。简直是要把不和的谣言坐实。

虽然心情很差,但他的心理素质已经足够让他能在比赛中把“愤怒的自我”剥离出去。这也是他在第二场比赛里能够打出超神发挥的原因。

在观众的呼声里,第三把比赛进入了bp环节。这是一场定生死的对决。

双方依旧没有在前三选里选择ad。ik拿了塔姆,双x拿下了泰坦。因此,到了第二轮的禁用环节,双方又开始拼命地禁用ad英雄。红色方的voo选用了万用的卡莎,ik则拿下了寒冰——在其他英雄被禁用的情况下,这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解说在赛前一直期望着,双方能在决胜局里拿出一点出乎观众意料的阵容。然而bp结束后,这场比赛的阵容看上去比前两场还要常规。

“到底是双x能稳坐第一的位置,还是ik能拿到阔别了两个赛季季后赛席位?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从比赛开始的第一秒,小金就开始策划他的进攻路线。这一场比赛里他要回归先前的打法,在下路安家,帮助双人组建立优势才是赢得比赛的关键。

小金第一次去下路的时候,打出了卡莎的闪现与泰坦的治疗。

他第二次来到下路的时机非常完美——下路的视野被塔姆排干净了,所以双x下路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袭。

他一现身,voo就意识到了,对方是要来一次强行越塔。

与此同时,寒冰放出了自己的大招。

voo急于躲避来自敌方打野的技能,却□□乏术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寒冰大招离自己越来越近。如果他就此被钉在塔下,必然会被ik三人包夹而死。

他已经没有闪了。

然而就在此刻,泰坦朝前一走,为卡莎挡下了寒冰的大招,自己则被控在了防御塔下。

卡莎得以脱身。虽然寒冰大招没能打中卡莎,ik三人依旧一拥而上,想要拿下对方辅助的人头。

然而,大招控制结束后,已经残血的泰坦恰到好处地交出了金身——不仅规避了致命的伤害,还让扛塔的塔姆白白地被防御塔打了好几下。

ik必须要撤退了。

一见到对方撤退,卡莎立刻回头。她的血量很健康,闪现也在这个时候刚刚转好,眼见着对方辅助已经残血,直接交闪,想要收下塔姆的人头。

塔姆也反应极快地交出闪现,几乎是转了个弯,堪堪离开了卡莎的攻击范围。

双方都没有任何伤亡。

ik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在下路,导致中路被对方针对的异常惨烈。双x打野也不来下路帮voo,而是留在中路,帮助自家中单连抓了对面两次。shark并不像他的替补辅助那样好对付,拿到优势后就开始疯狂压制中路,并且频频来到下路,给自家大哥ad帮忙。

ik的劣势并不是一场大的团战失败造成的。而是在整场比赛的运营里棋差一招,被对方来了个温水煮青蛙,将经济差缓慢地提升到了四千五。

ik唯一优势的一路竟然成了上路。白仲严“莫名其妙”打出了两次单杀,在上路抓着双x上单锤,还一边问,ad要不要来蹭个人头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几千场的游戏经验告诉他,他们输掉这场比赛的概率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。所幸的是,双x极度谨慎,迟迟没有对大龙动手,而是继续推动着经济差,想要让局势来到一个不可逆转的地步。

不止他一个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平时心态十分平稳、这场发挥最不好的柯希在被抓死一次之后,也开始低声地说“对不起”。

“没关系没关系!!”

“没关系啊。”

“不是你的错。真不是。”

麦里的几个声音异口同声道。局势已经紧张到他们说话必须重复两三次,以起强调作用了。

有一两分钟的时间,商昀州都没有开口说话。这很少见。他是队伍的指挥,必须时刻保持活跃。

沉默良久,鼠标在屏幕上晃了又晃,最后他说:“白仲严,去下路单带。”

“现在?行。”白仲严咬了咬牙,“拖住啊,拖住,兄弟们,我偷塔养你们。”

单带一路上的优势是ik最后的希望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白仲严始终待在下路,先是磨掉了残血的一塔,又一路把兵线推到了二塔跟前。

二塔残血的时候,双x上单直接后撤让塔了——再在这里纠缠下去,他很可能会被直接单杀。顺利攻破二塔之后,白仲严领着兵线来到了高地塔前,a到了半血,对面却迟迟没有人出来防守。

地图上的双x野辅消失了一段时间。他觉得有些不妙,担心对方会绕后抓他,干脆原地回家了。

就在这时,消失的双x队员终于被大龙坑处的ik视野捕捉到身影——他们准备动大龙了。

双x的做法很聪明。这个时候双方都是满员,谨慎了一整场的他们自然不是准备真打大龙,而是准备逼白仲严来到正面。

如果上单不来,ik少一人,龙很大概率会掉;如果他来了,交出自己的tp,双x大可以直接撤退,并且自然而然地化解他们在单带路上的劣势问题。

“这个时候ik正面只有四个人!上单还在家里!”解说意识到这将是决定比赛胜负的一战,语气格外激动地说道,“bzy有t!他交t了!哎,等等——他交t去下路是几个意思??”

白仲严并没有去正面,而是在补给之后再次传送到了下路兵线上。左下角画面里的他一直在说话,表情微微有些诧异,不停地转头朝右看。

解说懵了:“啊?”

麦里的白仲严:“你确定?你真的确定吗——哎妈的管他确不确定了!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