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(1 / 1)

商昀州就去了一趟洗手间,回来后,在科室外面等了一会。直到看见另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出来,他才意识到吴郢并没有在里面。

正巧张领队从楼上下来,见他一个人,问道:“wing呢?”

“他可能没看消息,自己上楼去了。”

“我给他打个电话。”张领队说。

然而电话并没有接通。张领队左右张望了一阵:“人呢?这孩子跑哪去了。”

“我去找找。”商昀州起身,说。

与此同时,楼上,赵晴的办公室内,吴郢正极不情愿地跟着她向里走去。

“我去楼下拿报告,没想到就看到你了。”赵晴看上去心情很好,边笑边说,“你来医院体检,怎么不告诉妈妈一声呢?”

“怕麻烦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赵晴被哽了一下,“妈妈好久没有看到你了,最近怎么样?”

吴郢很干脆地说:“挺好的。”

赵晴忽然就找不到话说了。

一阵沉默。

“如果没有事,我先——”

“最近有没有什么事,需要告诉妈妈?”

两人同时开口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如果没有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我和队友一起来体检的,让他们等着我不好。有什么事可以微信上再聊。”

这样说着,他转身,径直出了门。刚走了两三步,赵晴就从办公室里追了出来:“你站住!”

她的语气开始有些不好了:“小郢,怎么回事,你怎么和我用这种排斥的态度说话呢?”

“……”吴郢无言以对。

赵晴又说:“能不能好好对妈妈说话?”

“你想听什么。”吴郢站在原地,“我有没有什么事要告诉你——非要说有什么事的话,最近没有,以前倒是有一件。”

他说:“妈,我有个问题,以前没去上学的那段时间,你是怎么知道我账号密码、还登上去看了我和朋友的聊天记录的?”

反正眼下也不需要和她维持友好关系,索性连这个问题一块问了。他要在赵晴质疑他之前,用这个塞住她的嘴。

赵晴一怔:“什么你……?”

“是我忘退账号了吧。”吴郢自顾自地说了下去,“我前几天才知道还有这种事。”

“你……”赵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转移话题道,“前几天?到现在了,你和你那些朋友,还有联系?”

吴郢说:“现在是队友。”

“……”赵晴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毕竟她从来没听他提起过,“可我当时也是为了你好。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想,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做?家里一直都很迁就你,你平时不愿意去上补习班,爸爸妈妈也从来没有强迫过你。我们对你的最低要求就是……”

吴郢出声打断了她:“不是这个问题。”

他们站在医院的走廊上。走廊上空荡荡的,很安静,尽管赵晴已经压低了声音,那些话听起来依旧格外刺耳。

“你有什么话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我说,我会平心静气地和你讨论。可你又为什么要去干涉我和我朋友之间的事。”他说。

“光明正大”这四个字刺痛了赵晴。她尖声说:“因为你太小了,你根本不懂外面的人。你需要我,你的监护人,来帮你辨别……”

“我不需要。”吴郢冷漠地指出,“是你在自我感动。”

“你怎么敢这么说我?”赵晴忽然激动了起来,猛地提高了音量,“所以在你眼里,你母亲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?”

“我只是希望你……”

“你朋友,朋友,叫的真亲切。”赵晴讥讽地说,“从来没见你和我这样亲切过。吴郢啊,你知道我看到你和一个外人,一个网上认识的陌生人,用那样的话评价我的时候,我是什么心情吗?”

吴郢没说话。

看她表演。

“我才是你妈,你的亲生母亲。”赵晴说,“你说,你自己说,你还能把一个外人看的比我还重要?你就为了我对别人说的几句话,就这么和我发火?”

吴郢依旧没说话。像是在思考她的问题。

半晌,他开了口。

只说了一个字:“对。”

赵晴一愣,霎时间只觉得怒火中烧,刚要发作,神情却蓦地一僵。

“阿姨您好。”有人在吴郢的背后开口,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,我是吴郢的队友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赵晴的办公室离楼梯口很近,他原本就站在楼梯口处。一回头,就看见商昀州刚好迈上最后一阶台阶,嘴上说着“不好意思”,脸上却明摆地写着“我就是要来插一脚”。

商昀州顺着原来的楼层走了一圈,没找到人,这才走到了楼上。没想到刚一上来,就听到了争吵的声音。

赵晴并不知道,眼前这位就是方才她口中的“外人”。虽然当初她也在粉丝群里见过他的照片,但时间太长,她早忘了。

“呃,你好你好。”失态被撞见,赵晴有些尴尬地回以微笑,“你是在……?”

“我们是一起来医院体检的,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吴郢不在了,所以上来找找看。”

“噢噢,我是他妈妈,刚刚碰到小郢了,所以和他说几句话。”赵晴后退了一步,“你们是有急事,要走是吗?”

商昀州顺着她的话意点头。

来了人,赵晴也不方便继续说下去了:“那……你们先走吧。我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。”

吴郢终于得以从赵晴的魔爪中挣脱出来。先前他习惯性地静音了手机,这会才看到张领队打来的未接电话:“我刚出检查的地方,她突然就冒出来了,我没来得及告诉你们。”

“你妈妈?”

吴郢回头看了一眼,赵晴还站在办公室外,目光落在他身上。他回过头,“嗯”了一声,又说:“我妈刚好就在这里工作,我还以为碰不到她。”

“你们刚刚……没什么事吧?”

商昀州来得晚,只听到了最后几句,什么“外人”“重要”,他也不清楚他们在争吵什么。

“没。挺久没见到她了。”吴郢说,“然后我提了几句之前的事,她就炸了。就是她偷偷上我号那件事。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……外人?

“算了,我很大度。”吴郢下楼,将赵晴的身影从脑子里赶出去,“对了,今年春节放假,我能不能留在基地里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商昀州说,“只是没人做饭,出去吃就行——你春节不打算回家吗?”

“回去找罪受。”吴郢说,“你呢,你要回家吗?”

他侧过头来望着对方,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了点期盼的意思。

然后得到了想听到的答复:“我也不回。”

“你家不远吧。”

“我爸有小女儿陪。我回去挺多余的。”

吴郢:“……你爸?”

“好几年前就结婚了,我妹妹都上幼儿园了。”

“那确实挺……”吴郢说,“还不如留在基地,虽然少了点过年氛围。”

“你的过年保留节目不是大乱斗?需要什么氛围。”

“……”吴郢瞥了他一眼,“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。”

“是谁非要拉着我玩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下到一楼,其他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。张领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们,商昀州先一步说:“他刚刚去卫生间了,没听到电话。”

他很默契地没有提刚才的事。

回去的路上,张领队把他们的检查结果全看了一遍。小金有点低血压,可能是太瘦导致的。白仲严颈部肌肉有些劳损,医生建议他每周出来做一次理疗。其余人都没什么大问题,可以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接下来的比赛中。

复赛后的第三天,ik才有第一场比赛,对手是dea。

在此之前,为了让队员清晰地认识到目前的局势压力,队内的数据分析师将整个联赛的形势做了一份预测表。

现在联赛的走向是——双x、bug两家独大,并且双x隐约有取对方而代之的趋势;ta、hmg原本是并列第三,但hmg输给ik后掉到了第四名;dea依旧是前五的守门员,第六是ik与fq并列,连小场积分都一模一样。

ik这赛季的目标是进季后赛。然而现在形势并不明朗。他们的两位竞争对手,fq与dea,均未与他们在第二轮交手过。dea大小场积分均高于ik。而fq,虽然积分与他们完全一致,但接下来的赛程比ik轻松,基本都是打目前排名靠后的队伍。

而ik还需要迎接双x、ta这两支名列前茅的队伍。

因此,对阵dea的比赛格外关键。如果这一大场拿不下来,ik很有可能会与季后赛席位无缘。

ik与dea的比赛是晚上七点开始。比赛前,他们在休息室外遇到了路过的moreover。moreover停下脚步,主动过来找吴郢搭话,说了几句“兄弟,你是真的猛”。

虽然这是这位的例行彩虹屁,但吴郢总觉得他话里带了点别的意思。他甚至还从moreover看他的眼神里,觉察出了一丝怜悯之意。

不过也有可能是moreover原本就眼含热泪——他眼底有两圈很重的青黑,一看最近就没睡好,连打了几个哈欠之后,眼泪都快止不住了。

商昀州看他困成这样,说:“训练挺刻苦啊。”

“可他妈别提了,巨烦。”moreover摆着手,“一堆破事。”

他很明显不是在说训练。

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不是我的事……哎,这事我完全没法和你们讲,不敢说。”moreover困得直揉眼睛,含混道,“等过几周吧,过几周你们说不定就知道了。这事我没法说,真的,我自己都快憋死了。又急又憋屈。”

他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,吊足了两位听众的胃口后,就在教练的呼唤声里溜回了自己的队伍。

“他在说什么?神神秘秘的。”吴郢一头雾水。

“不知道。”商昀州望了眼moreover的背影,眉头微蹙。

不过很快这件事就被他们抛诸脑后。接下来的这场比赛对ik意义重大,他们必须全神贯注、全力以赴。

ik的目标就是进季后赛,也没必要像前排的队伍一样,为季后赛bo5隐匿战术。

bp开始,第一场的ik在蓝色方。前面几选,他们迟迟没有拿下打野英雄,而dea为了照顾打野,早早地替他拿下了英雄。当前版本的强势打野屈指可数,并且接下来的第二轮ban里,全被dea禁用了。

由于小金最近的状态奇好,所有人都很好奇他会选用什么打野。

紧接着,ik锁定了一位版本并不强势的英雄,岩雀。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