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(1 / 1)

双龙汇结束后,hmg只能徒然后撤。ik全体已经回家补给过了,而他们为了攻塔血量也有所消耗,再坚持不走强行拆塔,被抓住一丁点的失误,都有可能会被反一波。

这一轮扛下来之后,ik要面对的就是接下来一条大龙与远古龙的争夺。

此时,hmg与他们有5000的经济差。然而比赛已经来到了43分钟,集体经济到达70k之后,经济差就已经失去了意义。一场团战的胜负,只看阵容阵型、增益与临场发挥。

hmg在红色方,在远古龙坑的开口朝向上拥有优势。同样的,蓝色方的ik在大龙区视野的布控上更胜一筹。在你来我往的视野争夺中,ik首先占据了大龙区视野的主动权。

然而hmg格外贪心,想要再次将这两条龙一并拿下。第二次拿下远古巨龙的时候,增益时间会从两分半延长到五分钟,再配合上大龙buff的推进,无论如何,也能一波拿下比赛了。

可事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美好——ik的视野侦查到了他们的动向。

hmg打野去大龙坑做视野时,被蹲伏在此的ik众人打成丝血,交出闪现才得以逃生。

虽然并没能击杀打野,然而对方打野在血量如此低的情况下,团战中发挥不出任何作用。于是,在视野、地理位置与人数的三重优势下,ik直接开始动大龙。

双c装备均已成型,即便没有土龙的加成,ik打大龙依然只花了八秒钟的时间。而hmg,在正面缺少一人的情况下,无力阻拦,只得将这条龙拱手相让。

有了大龙buff的加成之后,丢失高地的一路上,兵线的压力便没有之前那么重了。

hmg同样聪明。在意识到自己无力争夺这条大龙之后,四人转移阵地,连同刚从家里赶出来的打野,直接前往下半区,开打远古龙。

ik并不敢贸然去抢。

因为他们没有远古龙区的视野,在不清楚形势的情况下,盲目进场,反而会被对方抓住破绽。

一旦有人被埋伏身亡,他们将不再是拿到远古龙buff的hmg的对手。

最终,作为指挥的商昀州决定,放龙。

但这条龙,并不是白白放掉的。

在hmg忙于正面打龙时,他操纵着塔姆,直接带着希维尔,大招飞到了hmg的中路高地塔前——此时,他们两人都有大龙buff,加上希维尔的清线能力,直接破掉了对方的中路水晶。

与此同时,hmg拿到了第二条远古龙。

第二条远古龙buff带给了hmg长达五分钟的增益。在这段时间内,ik无法与他们正面接团,因此在用换资源的方式极力避战。期间,hmg除了集结三人,抓到了在下路单带的白仲严以外,并无收获。

直到远古龙buff结束,ik才从安全范围内走了出来,开始重新抢回先前被夺走的视野权。

至此,比赛已经进行到五十分钟了,场外的时间,更是已经来到了第二天的凌晨。

这还是夏季赛以来,第一场如此纠结、打到了五十分钟的比赛。双方的后期阵容都不弱,第二条远古龙都刷过了,依然看不出来谁能拿到最终的胜利。

但hmg还是比ik更放松一些。毕竟先前他们已经拿下过一小分了,这一小场,就算是丢了,他们也还有一次机会。

但ik没有了。

第不知道多少条大龙刷新后,hmg也终于心急了起来。他们在争夺大龙上并没有优势,于是一直领着兵线,压在ik的防御塔前,不让他们离开高地。

可压了两三分钟,依旧一点进展也没有。六神装希维尔清线太简单,而他们只有一个手短的卡莎,没有大龙buff的加成,根本摸不到ik的防御塔。

于是他们开始后撤,准备对大龙动手。

然而,就在此时,卡莎落单了。

“看ad看ad!”

塔姆伸出舌头,一q便中。卡莎被舔出减速,迫不得已交出闪现。追在最前方的希维尔跟闪,极限距离内a出最后一下,补足了伤害——卡莎被击杀了!

ik利用人数优势,再次拿下了这条大龙,掌控了兵线上的优势。

然而,接下来远古龙的争夺才是游戏的关键。无论如何,ik也不能让hmg再拿到这第三条远古龙。

于是他们放弃了分人推进兵线,而是一直徘徊在远古龙坑附近。

就这么又耗费了几分钟时间。这个时候,最欲哭无泪的人,其实是场上的解说。

之前暂停的两个小时,队员可以休息,但他们必须一刻不停地与观众尬聊。尬聊到口干舌燥,又来了个长达五十分钟的比赛。

因此,当团战再一次即将爆发的时候,解说几乎没有意识到它的发生:“现在塔姆带着希维尔,飞到了hmg的下半野区……他们是要去吃那里的野怪吗?”

另一位解说:“……”

大哥,你清醒一点!

他赶紧纠正:“ik这边好像有动作!下路双人组绕后了,准备包夹hmg的中野二人!”

“……”前一位解说这才回过神来,“等等等等,hmg的中野要是这个时候被抓住,复活时间足够一波了!”

——ik终于找到了机会,让塔姆开大,带着希维尔转移,从上下包夹对面落单的中野。hmg打野再一次逃出生天,可不够灵活的中单被塔姆留了下来,颓然倒地。

失去了第二强力的输出点中单,也就相当于失去了对这条大龙的远古龙的争夺权。

比赛进行到了这个时候,复活时间已经变得格外漫长。从ik拿下第三条远古龙,到一路推平了hmg水晶,他都没能复活。

这一场比赛,打了足足五十九分零四秒。

松开键盘,吴郢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。直到从后台冲上来的于孜抓住他一顿搓,他才稍微回过神来。

于孜提心吊胆一个小时,心脏几乎要撞破胸腔:“怎么样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一旁的柯希甩了甩手:“手都快打断了!”

吴郢的感觉与他相差无几。比赛进入大后期,他是全队所仰赖的输出点,因此必须保持精神高度集中。头脑紧绷,手上操作不停,一个小时过去,感觉手都快不属于自己了。

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,就连许多比赛现场的观众都撑不住,提早离场了。

可他们还有一场比赛。

整个ik休息室里已经是哈欠连天。吴郢忍不住,趁于孜不注意,悄悄对商昀州吐槽道:“两点睡觉到底是谁规定的?”

商昀州:“……经理。”

“dea全队都是四五点睡觉,这个时候从来都不困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有道理。

早睡虽然能保持身体健康,然而防不过比赛延迟。

即使这两场打下来累得要命,吴郢还是坚持说,第三场他可以打。他对自己的状态有数,也看过季后赛形势预测——由于他们第一轮的表现有些糟糕,在接下来的几场比赛里,只要他们输掉超过两场,很有可能会因为小分的差距,与季后赛失之交臂。

而他们接下来的对手,有目前积分榜排行第三的ta,也有状态极好的双x。

想要进季后赛,这第三小局,必须拿下。

下场比赛开始前,他们得到消息,hmg更换了首发ad选手。看来这位兄弟撑不住了,又或者是状态太差,已经提前下场休息去了。

新上场的替补ad吴郢并不熟悉。然而小金却很熟悉——这是他的某一位前队友。

小金一见到老朋友来了,也不困了,打得格外起劲,四分钟不到就往下路跑。

前队友并不适应已经从混子转型到carry点的小金,招架不住他热情似火地gank,对线期就被抓崩了。十一分钟,防御塔镀层还未脱落时,下路一塔就已经被下野辅三人推掉。

在下路优势如此大的情况下,比赛获胜就变得异常简单。

尽管hmg努力抵抗,也只是把比赛结束的时间往后推迟了几分钟。31分钟,ik带着七千的经济差,推平了hmg的基地,拿下了这救命的第三小局。

看了眼时间,已经逼近凌晨一点了。

“我草。”白仲严感慨道,“老子头一回打比赛打到一两点。”

比赛完后,作为后两场比赛的mvp,吴郢和小金又被抓去现场采访。观众席里一半的座位已经空了,可前两排,依旧座无虚席。

两个人一走上舞台,下面就传来欢呼。

吴郢的视线落在前排一个荧光粉的灯牌上。

那上面写着他的id。

灯牌自带特效,闪闪发光。

他忽然觉得,坚持是值得的。

还好这场比赛结束后,就是为期三天的休赛期。虽然第二天的训练并不会因此取消,但至少能有缓口气的空隙。

经过了前一天高强度的折磨,白仲严一坐上座位就狂喊脖子疼。“明天就去体检,我真的要好好看下这破脖子。”他说。

提到这个,吴郢问了一句:“明天去哪家医院体检啊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就s院吧。我们一直都去的那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一听到这个名字,他就变了脸色。

那么多家医院,经理偏偏挑了这家。

倒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只是他妈妈,那个他大半年都没见过面的人,正好就在这家医院里工作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