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(1 / 1)

首发选手状态趋于稳定后,ik最近没有再动训练替补的心思。

在替补席上坐了一段时间,卢也同样渐渐摆正了自己心态。

他原本就是签来当替补的。尽管首发的滋味异常美好,但在实力不如别人之前,更应该先思考怎样才能提升自己。

他之前所在的战队,内部的氛围稍显沉闷,他自己也因此变得不爱说话起来。然而到了ik之后,他发现整个队伍,以上中野三兄弟为首,洋溢着一股弱智又欢乐的氛围。

就连队伍里最安静的首发ad选手,也被这群人带偏了画风——ik在吴郢刚进队伍的时候拍过采访,所以卢也对他的最初印象,就是一个内向、不爱说话的人。

然而,就在几天前,这位忽然跑来,非要拉着他问了好长时间的出装理解,不问出答案死活不肯放过他,让卢也头都大了三圈。

吴郢很看重他的理解,一字一句都听得格外认真。他不由得想起生日那天,对方对他说的那一句真心实意的“谢谢”。

卢也不得不承认,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大。

在他们的影响下,他也暗自下定了决心——一定要好好训练,等真轮到自己上场时,决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。

这一周的赛程格外紧张,周三周五都有比赛,比赛完后,就是三天的短暂休赛期。

ik官宣星期五的首发阵容时,吴郢照例去看了一眼微博。

尽管私信里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问候,但他依然会时不时地看上一眼。今天,他奇怪地发现,许多人都在私信里问他一个同样的问题。

是一份链接和一句话——所以那天你是在基地里,还是在外面呢?

链接指向了一份采访。

双x战胜了bug后,人气高涨,表现出色的下路组得到了众人的大量关注,尤其是新上场的辅助选手ph7。

对于这位新选手,双x并没有大肆宣传过,人们对他并不了解。于是便有记者抓住这次机会,对他进行了一次文字采访。

采访很长,吴郢懒得逐字逐句去看,只大致瞥了几眼。绝大部分内容都在公式化地表决心,一直到了最后几段,才出现了风格截然不同的内容。

记者很心机地问,当时在升降级赛上失败,比赛结束后,队伍又面临解散,想必那段时间你过得很煎熬。在当时,你是怎么调节自己心理状态的呢?

ph7很委婉地回答,当时队里出现了不可抗力的因素,所以才会在升降级赛上出现那么差的表现。至于队伍解散,尽管很难受,我也理解前队友的选择,也期待在赛场上再次相见。

这句话说的不清不楚,弄得ik粉丝很不舒服。同时,也有人在评论里提及直播的事:“公开骂人的辅助还真有人护着?到现在都没惩罚,也不知道是在恶心谁。真当有成绩了就可以无脑护?”

双x粉丝立刻反驳道:

“你怎么能证明那是他的号?”

“你都知道没惩罚了,还造谣呢?”

“官方都没有判罚,很明显当时玩这个号的人不是他本人啊。要我说,是当时故意爆出别人名字的前队友才有毛病吧。”

“笑死,你队ad才是真白莲。自己要转会了先搞波节奏恶心队友。都在一个房间里打排位,还能遇到了不认识?”

吴郢看了一会,无语凝噎。

ph7的那个小号大概率是朋友的账号,要推脱责任很简单。况且双x这么大一个俱乐部,如果有意要帮他洗脱罪责,也很简单,说那个号当时不是他本人在玩就行了。

估计粉丝们纷纷给他发私信,就是为了让他出来说明情况。如果他当时是在基地外、并不知情,还能说的清楚;如果是在基地内,那还真有“临走前乱带前队友节奏”的嫌疑。

吴郢感慨了一下,粉丝真是亲粉丝,看到恶心的东西,还要特意发给他来膈应一下人。

他懒得去带节奏,对那一排排的私信视而不见,转头问道:“我们打双x是什么时候?”

“怎么了?”商昀州看了眼日程表,“常规赛最后一场。”

“你说,”吴郢慢慢地说,“我们有赢过他们的可能性吗?”

商昀州知道,双x这个队伍于他而言,是一个类似于“心魔”的存在。

voo现在状态很好,又吃着版本红利。除非他们bp教练脑子进水,ik的胜面很小。

但胜率到底是个概率,而比赛的魅力,就存在于无数逆天改命、以下克上的不确定性中。

“当然有。”他说,“怎么没有。”

“真想赢他们一把,我……算了,先不想那么远。”吴郢一顿,最终还是没把话说完,“都是常规赛最后的事了——先准备今天的比赛吧。”

ik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hmg。hmg继承了春天的状态,目前积分排名与ta并列第三,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。

但常规赛已经进行到了后半段,每一小分都异常重要。为了他们的季后赛,再硬的骨头,也必须要咬着牙啃下来。

版本变动之后,眼见着bug马失前蹄,hmg也学乖了,选了一个中野前期、ad后期的阵容,稳扎稳打地和对手打运营。

比赛进行到二十三分钟的时候,吴郢换线完毕、正在中路清兵,忽然发现对方同样在清兵的adc走位异常靠前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看花了眼,对方的动作还有一些卡顿。

虽然第一反应是游戏出了bug,但他还是下意识地说“看我看我”,然后配合着队友的控制击飞,击杀了走位靠前的adc。

果然,下一秒,游戏被暂停了。

裁判走到了hmg那边。hmg的adc摘下耳机,指着屏幕,正在解释着什么。

五分钟后,他们被通知说,游戏内出现了bug,技术人员正在维修。

吴郢来联赛打了两个月,第一次体验到赛场特色——比赛暂停。

是选手设备故障造成的暂停还好,更换设备就可以解决问题。然而这次偏偏是游戏出了bug。游戏bug通常都很难处理,而且比赛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分钟,重开游戏对于已经有优势的一方太不公平,技术人员只能想办法,在查清问题后,把游戏时间倒流至问题发生之前。

具体什么时候开始,技术方也没给个准数。一开始说是半小时,半小时后又再次延长,一拖再拖,居然拖了两个小时,才彻底解决了游戏内的bug。

由于上一场比赛打满了bo3,第二场开始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。再加上整整两个小时的暂停,比赛再开始时,已经是夜晚十点了。

吴郢从来没经过这么长的暂停。他并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开始,因此一直保持着比赛时轻微的紧张,度过了这两个小时。

导致他再上场、摸到键盘的时候,已经有了轻微的恍惚感。

注意力的不集中让他吃了大亏——在接下来的关键团战里反应慢了零点几秒,没能按出水银。

第一小局也因为这零点几秒,以失败告终。尽管只是一小分的丢失,吴郢依然很愧疚。回到休息室后,他始终撑着额头,为那一瞬间的走神后悔不已。

好在他现在已经学会了正视自己的失误,不会再会为它们感到恐惧。他合上眼,刚准备好好反省一下,头上忽然被蒙了一层东西。

有人把一张柔软的毛巾盖在了他头上。他额前原本已经被汗浸湿,毛巾隔开了冷冷的空调风,让皮肤凉得不那么厉害了。一双手也随之覆了下来,力道很轻地替他将额角的汗拭去。

“哎?”吴郢抬头,把毛巾从头上掀下来,刚要开口,一瓶水又被递到了眼前。

“别想上一场了。”商昀州说,“先喝点水。”

还有两场。他说。

下一场比赛,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上路偏肉、中下两路更偏核心的阵容。ik选择了吴郢不太常用的希维尔,而hmg选择了卡莎。

吴郢万万没有想到,第二场比赛比第一场还要煎熬。

第二场里倒没有出意外状况,只是双方打得格外纠结,人头比在三十分钟时达到了12-11,经济差也一直维持在2000之内。

原本第一条大龙被ik拿下,让他们得以推掉了hmg的所有二塔。

然而hmg很会拿资源,又对自己的高地死咬不放,硬生生地拖住了经济差。到第二条大龙刷新的时候,他们凭借着一波极限团战发挥,拿下了大龙与远古龙的双buff。

到这时,游戏本应该结束,由持有双龙汇的hmg拿下比赛胜利。

然而ik也卯足了劲,拼命将hmg拦在自己的高地塔外。希维尔这场比赛吃了很多资源,到了这个时候,装备已经接近六神,清线守塔能力一流,在对方一三一分带的情况下三头跑,居然硬生生地只让队伍丢失了一座高地塔。

到了40分钟、第二条远古龙刷新之前,希维尔早已穿上了六神装,是现在队伍最核心的输出点。

同样的,hmg的adc卡莎也接近六神,同样是队内的大腿。

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保命装。这个时候,谁先死了,谁的队伍就会输掉这场比赛。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