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(1 / 1)

玩了不到十五分钟,就已经拿到了三个人头的吴郢深刻意识到,就算是自己玩辅助,也并不能挽救对面——打野迟迟不来下路,金克丝和索拉卡都快不敢出防御塔了。

尤其是索拉卡,0-4-0的数据格外扎眼,惨不忍睹。

于是吴郢回了一趟家,把自己的辅助装全卖了。

然后掏出了一身攻速装,大摇大摆走回线上,开始和霞抢补刀。

正在努力补刀的商昀州:“……你还让不让我玩了?”

他扫了一眼洛的装备,也不干了,原地回家,掏出了五速鞋和工资装。

对面小姐姐眼睁睁地看着这边真玩起了“ad洛+辅助霞”。

由于之前走的是辅助路线,加之卖过装备,洛的装备比对面要差一些。

然而就算这样,对面两位依然不敢贸然上前,出着攻速装的洛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在线上补刀。补了一会刀后,吴郢实在觉得有点无聊,准备试试ad洛的伤害,于是w上去一抬,开始……贴脸输出。

对面:“……”

万万没有想到,就算是对面ad玩着辅助还出了攻速装,a起人来还是丝毫不含糊。直到对面的中野到了下路来帮忙,四人联手,才搞死了这对贴脸输出ad与靠拉羽毛控人辅助的恶心人组合。

这场娱乐赛最终还是ik方赢了下来。上中野悲哀地发现,就算他们演得再用力,就算下路已经玩起了洛ad霞辅助,对面依旧会完美地接中自己的技能。

攻速装洛还靠着平a,在团战里拿下了一波四杀。

不过赢了也好,这种局面下故意输掉,反而更像是在侮辱对方。

第二把娱乐赛就是各凭本事了。这一场,为了避免尴尬,平台方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位置——辅野两名选手带着三位主播在红色方,剩余人去蓝色方。

ik上中野照例乱选,下路组又拿了霞洛。只是这一次,他们处在敌对的位置上。

一开局,霞就习惯性地往草丛里钻。反正是娱乐赛,他也没插眼,直接脸探草丛——然后撞到了在草里原地转圈的洛。

小姐姐还想和平发育一会,没想到这两位一上来,就撞了个正着。

她们急匆匆地赶来,刚准备上前支援,结果这两位非但没打起来,还……原地跳起了舞。

跳了一会,吴郢说:“你这皮肤不好看。”

“还行吧?”

“没买星守?”

“太花了,玩着晃眼睛。”

弹幕:“打比赛呢你俩涛什么皮肤???”

小姐姐又默默地回到各自的防御塔下,心说,打扰了。

这场娱乐赛里,小金格外狠毒,不去上不去中,一个劲往下路跑,立志搞崩队友心态。商昀州也狠,小金一来他就开对面,尤其盯着霞开。而辅助小姐姐一来人就吓得往后跑,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死到第三次的时候,他已经淡然了。

还好,小金一走,对面ad就开始送头,让他不至于发育不起来。

好不容易捱过了对线期,他和辅助在野区抓住了单独出来做视野的洛。洛一见对面来抓自己了,交出技能就往下跳,没想到霞直接跟闪下来,一路将他追成了残血。

这个时候,洛所在的位置是对方的一塔二塔之间,可谓上天无路、遁地无门。

辅助小姐姐见状,刚要上去帮忙补伤害,吴郢忽然给她打了撤退。

辅助一愣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他给辅助打字道:你先去正面吧。

这时候的正面已经快打起来了,双方围着峡谷先锋蠢蠢欲动。一场小规模团战一触即发。

就在这时,白仲严突然发现,他们队好像少了个人。

白仲严:“哎?哎!我们ad呢?”

定睛一看,霞正在下路逛街呢。

她在下路抓到了残血的洛,然而并不杀他,只是围着他转圈,把他堵在原地不让走。

像抓住了猎物又不急着享用的捕猎者,只想让对方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

商昀州原本是想赶快送头,顺便回家补个装备,再换线到正面去。霞不让他走,他就想原地回城,又被一发羽毛打断。

他无可奈何:“快杀我,我要走了。”

吴郢随口道:“你求我啊。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他默默在头顶亮了个白旗。

弹幕纷纷表示喜闻乐见:

“哈哈哈怎么回事。”

“弟弟好狠的心。”

“这是什么,给正面一个公平对战的4v4吗??”

最后还是霞大发慈悲,两发平a赐对方一死。

然而到这里,追杀并没有结束——为了保证“正面公平”,接下来的十来分钟里,某报复心极重的ad脱离了队伍,满峡谷追着洛杀,活生生把娱乐赛打成了捉迷藏。

洛原本就灵活,霞追他又不太能追的上,跑出去十里地,回头一看,自己家没了——在小金坚持不懈地“孤独carry”下,成功带着三位妹子推平了水晶。

两场娱乐赛加起来,堪堪打够一个小时。

比赛完后,ik这边准备直接下播、继续训练了。而主播那边还要继续工作。趁着这个机会,月初加了每位ik队员的好友。

给si1ence的好友申请通过之后,她犹豫着,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,还有“我是你的粉丝”。

看月初直播的大多是男性,一看到这里就开始起哄,在屏幕上刷“般配般配”。然而另一边的直播间里,商昀州通过好友申请后直接退出了游戏,并没有看到消息。

娱乐赛的反馈很好,不少剪辑片段都得到了大量转发。然而ik队员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,而是转头备战起了周三的比赛。

这场比赛打的是ylg。说实话,没有太大悬念——因为ylg升上联赛以来,由于不适应环境,状态越来越差,已经滑到了积分倒数第一的位置。

比起对手,更引起他们注意的是洲际赛后的版本变动。设计师仿佛终于听到了ad玩家的哀嚎,将ad整体强度回调了一些,并且小幅度加强了女警与韦鲁斯。

中野的地位依然稳固,但上路的重要程度开始向下路倾斜,比赛版本也往后期靠拢了一点。队伍不能再像之前一样,孤注一掷地掏前期阵容。

双x刚刚就在这里吃了个败仗。在对战hmg的比赛里,他们强行选纯前期阵容,结果被拖到后期翻盘了。对面选了个沙皇,前期低头做小,后期发育好了就开始戳戳戳,把一排小短手戳了个半身不遂。

就连赛区霸主bug也稍微有些不适应——下路加强后,他们下路的短板变得有些明显,与ta的对战打满了第三局。决胜局里,还是靠着抢龙才翻盘获胜。

ik也针对版本变动做出了调整。商昀州离开下路的时间明显变少了,更多时间花在了下路对线与保护ad上。

与ylg打比赛,吴郢是没什么压力的。不仅仅因为ylg现在状态低迷,更因为对手与他同样来自次级。已经战胜过的对手,在他眼里并不可怕。

两场比赛,他玩了两把刚加强过的韦鲁斯。

第一场比赛他以1-0-6结束。这场比赛里,人头的爆发大多集中在上中两路,到了他开始参团的时候,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。

他打出的高光操作更多在第二场。第二场里,由于塔姆被ban,商昀州选择了辅助英雄泰坦。中途,他与对面辅助双双离开了下路一次,留两位ad相对补兵。

其实ylg的ad这时候已经有些残血了。但吴郢很清楚他的习惯——他很贪,不想放这波线,准备吃完之后再回家补给。

于是他看准时机,用**锁链控住了对方,再接上一发伤害极高的穿云箭,直接拿下了人头。

与此同时,去中路游走的泰坦,也帮助柯希击杀了对方中单。

双c一死,ylg就乱了阵脚。拿龙拿塔拿资源,接下来的时间只属于ik。

当天的解说是由月初与一名资历很老的男解说搭档。他们心里都很清楚,ylg是没什么粉丝的,在这种一边倒的局势下,把粉丝多的ik往死里夸就完事了。

偏心到了最后,自己都笑了起来。男解说猜到了自己会被喷,等比赛结束时,提前自黑道:“一会又有人要说‘这两个解说怎么这么偏心ik啊’——哎对了月初,我记得你在直播里说过,你是ik的粉丝,对吧?”

月初也笑了。她说:“因为我确实是ik的粉丝啊,我最喜欢的下路组合就是crazy+si1ence。”

男解说哈哈大笑:“那这锅你可要背好了。”

月初不说不要紧,一说,几个在圈内地位很牢固的电竞营销号就开始发微博。文案是“月初小姐姐表示自己非常喜欢si1ence选手[狗头]”,配图就是评论席的截图。

营销号故意玩梗、拉选手与漂亮解说的cp,并不是第一次了。

有部分男粉丝格外喜欢看这样的桥段。那些名气高、又没有任何绯闻傍身的选手,像商昀州,或者是隔壁战队的voo,最容易引起他们的关注。

他们似乎很乐意将自己代入“成功人士”,一个劲在微博里对月初评头论足,言语下流,看着让人十分不舒服。

但不论怎样,月初也确实蹭到了热度。最近几天,她直播间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。

商昀州粉丝万分不爽:

“要捧就捧,蹭热度干什么。。本来挺喜欢小姐姐的,这会好感都败光了。”

“抱走syz,勿cue。”

“营销号我睿了,提两嘴就能凑cp。男解说今天一直在夸上单,你怎么不把他俩配一对呢[困]”

粉丝异常愤怒,从微博一路骂进了群里,有的人正在气头上,出口的话便格外恶毒。商昀州也看到了。然而他不方便当面出来提醒,只是私聊了自己粉丝群的管理员,让她在群里制止一下不当言论。

毕竟像月初这样年纪不大、刚刚出道的解说,都是签约了经纪公司的。为了利益,公司让做什么就得做什么。就算不是这样,也不能放任粉丝网络暴力。

直播平台看到热度也嗅着了钱味,提出让月初继续找si1ence双排,增添节目效果。反正播什么都是播,普通的排位远不如这样的双排吸睛。

接到要求后,月初有些难堪:“这样不好吧。现在还在打夏季赛,至少等夏季赛完了,再……”

直播平台负责人哪管这么多:“本来直播就是娱乐性质,他们一个月一共只有十小时,能耽误什么训练时间?你们就是大乱斗也行啊。只要谈下来了,我们承诺给你首页推荐位。”

月初犹豫了很长时间,终于厚着脸皮答应了下来。然而她酝酿了很久,发出邀请后,却只收到了“不好意思”四个字——对方格外平淡地拒绝了她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