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(1 / 1)

吴郢怔了怔:“什么我告诉她?”

“……”

商昀州心里泛起一股不详的感觉。

在这短暂的时间内,无数种可能性从他的脑海里略过,最终都在常理的作用下指向了一种结果。

不会……吧。

9102年了,不会还有家长做这种事吧?

他依稀记得吴郢的父母都有名校博士生学历。没想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在亲自实践的时候,也学不会先尊重他人的**。

“就是你进青训前,大概是前两个月,冬天的时候……”商昀州缓慢地说,“有一天,有个人通过粉丝群私聊了我。”

吴郢:“粉丝……群……?”

“粉丝群……对。”商昀州代入自己的设想,越说越觉得恐怖,“有个人,私聊我。她自称是你的妈妈……她也应该是你的妈妈。我粉丝群里没人认识你。”也没人会那么说话。

“我妈……头像长什么样?”

“……半身照。”商昀州说,“四十岁左右吧,穿着黑色……黑色毛衣,高领。”

“你记得这么清楚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商昀州心说,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被骂得那么惨,能不记忆犹新吗。

吴郢又沉默了半晌:“……”

这还真是他妈。

他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硬要形容的话,是“绝了”。

“嗯,好,现在是我妈私聊了你。”吴郢努力整理逻辑,“然后呢,你为什么会说是我告诉她?”

“她自己说的。她说,她儿子突然不想上学了,说自己要去打职业,要去找自己一起打游戏的朋友,还告诉了她朋友的账号。她加不上我,只能加我的粉丝群,然后私聊我,想和我谈谈你的问题。”

“哦。她大概不好意思说她偷看了我的聊天记录。所以她为什么会觉得你不会告诉我?”

“……我也确实没说。”

还觉得自己十恶不赦,误人前程,吓到给远在m国的冬青打电话,问她到底该怎么办。

吴郢忽然间来了兴趣:“对了,我妈说什么了?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“说说?”吴郢向后一靠,干脆坐在了自己的桌子上,“她说了什么,能把你说服?”

“你成绩特别好,她花了很多时间来培养你。她不想让自己的心血被浪费。”

“那她想象能力还挺丰富的。”吴郢说,“成绩好,是指我小学四年级英语满分的那种好吗?”

“那你成绩到底怎么样?”

吴郢思忖片刻:“和你差不多吧,可能。”

他确实有点学习天赋,或许是基于遗传,但那都是初二之前的事了。他也不喜欢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提及自己的学习情况,最多只提两句“小时候努力考试讨好父母”,导致对方对他的印象,似乎停留在了“双百分”的阶段。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这种类比的使用,让他感觉自己被内涵了。

“她说你中考成绩很不错。你们家也有学区房,能上很好的高中。”

“我天天都在玩游戏,中考能考几分?”

“我以为你是天才。”商昀州语气诚恳,“就算匀出时间玩游戏,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学校里不是有很多人都这样吗?”

“……”吴郢无言以对,“不是,你……这种校园传说你也信?”

他差点脱口而出“你是傻逼吗”。

虽然智商这种东西确实和父母辈有很大的关系,但也不至于和后天努力毫不挂钩。

难道这就是学渣的世界吗?

在他们眼里,学霸都是“上课睡觉,下课打球,从不刷题,一考试——空降年级第一”的传奇人物??

“她还说,你中考完了之后没有去学校报名,老师给她打了很多个电话。她很愧疚,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师……说得我都愧疚了。”

吴郢没什么感情地说:“那她还挺会自我感动。”

商昀州:“还有就是你的手。她说你手上有旧伤,复发起来会不可收拾,还给我看了图片。如果不是有图,我当时也不会信。”

吴郢听偏了重点:“你怎么认出来那是我的手的?”

“痣。”

“是吗?”吴郢抬起手来看了看,还真有,“我都没注意过。”

“她还说,如果和你提起你会瞬间翻脸——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吴郢:“……这个。”

他妈说的没错。他真的会翻脸。

但那是对别人。对商昀州,这个嘛,他比较……双标。

“十一岁的时候干的。”吴郢小声说,见对方神色不对劲,又连忙补充道,“真的是不懂事,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啊。谁小时候没非主流过……我就想吓吓他们,结果力道没控制住。不信你看,手早就没事了,针都没缝过。她就是想吓唬你。”

他伸出手去,翻转掌心给对方看。

又说:“我猜她动了我的账号。并且可能是蓄谋已久——因为我没有发现任何痕迹。如果她只是临时起意,我应该早就发现了。”

“那她就看到了聊天记录,可能……感觉不太好。”吴郢继续推测,“那段时间我中考完了,没有继续去上学,心情很差,也说了很多她的坏话……对,她应该是用某种方法,登上了我的账号,查看了我和我所有联系人的聊天记录,发现只有和你聊天的时候,我骂她骂得最厉害……”

商昀州:“……??”

只有?

怪不得。

怪不得他被骂的那么惨。

试想一下,一位母亲,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,登上了自己儿子的账号。

她开始寻找他厌学的原因,最后在一位联系人的聊天界面里,发现了如下对话。

——我妈可能是更年期到了。

——到年纪了都那样,啰嗦。

——我一提上学的事她就骂人。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沟通。

——别理她吧,你想玩就玩。

她看到这样的对话,不由得怒从心起——到底是谁在这里误导我的孩子??

最后她通过对话内容,一路摸索,加进了那个所谓的粉丝群,开始暗中观察。粉丝群里的人像是被洗脑了,每天都会无数次地吹捧那名神龙见首不见尾、代号为“silence”的群主。

她觉得不可理喻——现在的社会青年也能有粉丝群?

还给自己起了个英文代号?

也许在摸索中,她终于发现,这是一名网瘾少年的粉丝群,并且这名网瘾少年还带领着自己的游戏队伍,代表自己的赛区夺得了世界冠军。

虽然作为保守派,她把“网瘾少年”归入了“未来可能犯罪青少年名单”内,但冠军的分量摆在那里,挽救了“silence”在她心目中的最后一点形象。

所以她发来私聊的时候,第一句是勉强算客气的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我希望,你可以停止对吴郢的错误诱导”。

而不是破口大骂。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为什么会这样。

吴郢总算是知道,这位当时怎么会一口否决自己的1050分了。“原来是她从中作梗,难怪。”他说。

“也不全是。”商昀州说,“那段时间很乱……”

那已经是ik夺冠的第二年了。人员变动,队长zizi离队,新打野状态不佳,ik的成绩远不如前一年精彩。粉丝失望到给新队员寄纸钱,写恐吓信让他们去死——当然,那些东西没能通过队伍的安检,也没有送到选手手里,而是被当做证物送去了警.察.局。这些事,都是与他关系好的队内运营组成员悄悄告诉他的。

他也不再是队伍里处处受保护的新人了。

从新人到别人眼中的老将,不过短短两年。这两年时间使他感触良多。他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牢狱一样的学校,然而踏进社会的喧嚣后,他忽然又怀念那座象牙塔了。

商昀州略去了细节,大致讲了讲ik那一年的事。这些事在当时,他都没有和任何圈外的人讲过,包括他的父母。他不喜欢传递负面情绪,认为这容易导致关系恶化。

“寄纸钱?”吴郢讶然,“还有人寄这种东西?”

“没送进去,被及时发现了——伪装得很好,那个人把每一张纸钱都折成了花,折了几百张。”

吴郢沉默。

他设身处地地考虑了一下,假如他在成绩不佳的情况下,拆到一份礼物,以为是粉丝的祝福,打开一看,发现里面全是白花花的纸钱,会是怎样的心情。

这和言语辱骂已经不一样了。实质性的恶意会对人造成巨大的伤害。

吴郢想了会,说:“其实吧,说实话,我现在真的没有因为这件事生气了。虽然我当时确实挺……怎么说,也不是生气,只是比较失望。”

“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觉得我不够格打职业。去了次级之后……”他短暂地顿了顿,又轻松地一笔带过,“我觉得你说的还挺有道理。”

商昀州问:“你难道就不生她的气吗?”

要是冬青做出这种事,他非得和她秉烛夜谈不可。

“有点生气,只是现在还没感觉。”吴郢不以为意,“也许下次见到她就能想起来了。她骚操作太多,你可能没见过,但我已经见怪不怪了——她最喜欢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。被气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虽然商昀州以前听他抱怨过他妈妈很多次,但那些话翻来覆去,都是那个年纪的孩子挂在嘴边的口头禅,“我妈烦死了”“话太多了”“她怎么老管我”。

也很少有人会这样评价自己的母亲。

他们的关系已经恶劣到这种地步了吗?

可吴郢评价自己母亲的时候,言语尖锐,语气却很寻常,就像是在冷冰冰地讨论一个事不关己的人。

商昀州也体会到了冬青的意思。

可能真的,在父亲母亲关怀备至下长大的自己,想象不到那种家庭不和的感觉。

不过吴郢也没说谎。他是真的没有生气,看上去心情不错,完全没有被这点事影响。

商昀州忍不住问:“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?”

“排位十三连胜,”吴郢找到自己的毛巾,没忍住,笑了一下,语气里还带了点炫耀的意思,“回第一了。”

之前有段时间状态不好,玩大号的时候排位连跪,他几乎要掉出前十。

现在一波连胜,又回去了。

网瘾少年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。

“先去洗澡,太晚了。”吴郢挥了挥手上的毛巾,“改天我再去问问我妈。”

他转身离开,嘴角还不自觉地挂着笑意。一想到自己重回第一宝座就开心。至于手疼,那算什么事。

当周的星期日,于孜提醒队员可以开直播补补时长。毕竟整个六月的赛事安排都很紧张,在有空的这段时间,先补完作业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隔壁的dea显然也抱着相同的想法。下午六点整,dea的五名首发成员准时开播。

dea的粉丝不算太多,每个直播间人数滤过水后,不超过两千人。也只有辅助选手moreover的直播间格外热闹——昨天输了比赛,喷子们都跑来冲业绩了。

moreover戴上耳机,声情并茂地朗读弹幕:“次级ad都打不过,dea下路真特么废物——兄弟,下次我直播间抽奖送漱口水的时候,你私信我一下,我免费送你一瓶,包邮。”

直播间弹幕“哈哈哈哈”了起来。

“无语了,什么叫次级ad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人家现在是大哥好吗?”moreover将凳子往前拉了拉,“打不过我能怎么办?打不过我就加入啊,抱大腿上分岂不是美滋滋?”

说着,当着全直播间观众的面,登上自己的账号,向一个id为“kawaiiloli”的账号发送消息:shuangpaizouqibro

弹幕:??

moreover感慨着:“你们看这id,人不可貌相,懂不?想不到吧,wing背后居然是这种人——算了算了,这句话我撤回,这可是我死乞白赖才要到的好友位。”

弹幕:

“……好眼熟的id哦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这他妈是ik公用的训练号吧,还好友位呢,m,你不配懂吗?”

“你们一说我就想起来了hhh指路syz四月末最后一场录播,收获快乐。”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