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(1 / 1)

这一场比赛的下路碰撞,终于没有辜负观众的期望。

ik的下路组合是卡莉斯塔+牛头酋长。这对英雄的对线能力很强,从一开局,他们就把兵线控在了dea的防御塔前。

而小金也同样把重心放在了下路。他这把很少见地玩了蜘蛛女皇·伊莉丝——春季赛里蜘蛛强势的时候,于孜没怎么让他玩过这英雄,就是怕他野区爆炸带崩全线。一直到升降级赛,经过了半年的磨合后,于孜才终于有了让他玩蜘蛛的信心。

小金操纵着蜘蛛拿下了下路河道蟹,保证了ik的视野权。这样下路组合就不会因为压线太深、未能发现敌方蹲伏而不能及时撤退。

五分钟不到,他又像第一局一样,来到下路蹲伏。

由于这一次压线的换成了ik,而他们的猎物dea正缩在防御塔下,所以小金打掉爆裂果实,跳进了dea的野区,准备从后面包抄,越塔强杀dea的下路组。

等小金就位、吴郢把兵线推进防御塔后,商昀州直接操纵着牛头,顶进了防御塔内,击飞了原地举盾的布隆。

配合着他的动作,蜘蛛交e,目标对准的却是准备逃跑的卢锡安。

卢锡安灵活度很高,直接交e后撤。但小金堵在了他的退路上,虎视眈眈,他只能向着防御塔外的方向逃跑。

而这个时候,卡莉斯塔已经扎穿了布隆,成功收获了一血。

卢锡安向外撤,正好撞在卡莉斯塔的脸上。对于迎面送过来的第二个人头,卡莉斯塔同样不想放过。

在其余两人的配合下,她的长矛再次扎穿了卢锡安的身体。

双杀!

而这个时候的dea中单正在和柯希的刀妹缠斗。他们原本在和平推线,下路一传来击杀消息,刀妹就q了上去,开始和对面换血——她想拖住对面中单,给自己的下路争取吃镀层的时间。

趁此机会,下路三人利用没有被清理掉的兵线,开始磨下路一塔的防御塔镀层。

下路爆发的小团战,使得经济差瞬间被拉开到了一千块。

这一把的ik下路堪称是皇帝待遇。十二分钟时,小金再次来到了下路。同时,嗅到了危险的dea打野洛林也来下路反蹲。

双方下路组合表面在平稳推线,背地里都有打野大哥在蠢蠢欲动。

最后是dea先露出了破绽——布隆的走位太靠前,被草丛里的蜘蛛e中。

洛林见状,也从藏身的草丛里钻了出来。

场面上原本是3v3的形势,地面上却忽然亮起了tp——上路的白仲严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兵线,传送到下路,来帮助自己的下路打团。

最终,在四打三、拥有人数优势的情况下,ik再次获取了团战的胜利,拿到了dea下路双人组的人头,并且集齐四人,直接推掉了dea的下路一塔,瓜分了五层镀层。

至此,ik在这场bo3中,第三次地奠定了前期优势。

第二十分钟,大龙刷新。第二十三分钟,也不知道dea指挥是怎么想的,他们在大龙区布置好视野后,居然开始打大龙了。

虽然他们可能只是在测试自己打大龙的速度,但ik也不可能坐视不管。他们立刻从中路赶来,卡莉斯塔走在很靠前的位置。

一见到ik来了,dea立即集体后撤。但他们撤退的时候出了点问题,下野两人往中路走,上中辅三人往上路走。

这是个机会。

吴郢问:“我r?”

“现在。”商昀州接道。

卡莉斯塔在进入游戏后,商店里会比别人多出一样东西,“黑暗之矛”。卡莉斯塔通过它,能够与一位队友签订契约,并且在她使用r技能的时候,能把这名队友拉到自己的身边,再丢出去。丢出去后的落地位置,可由这名队友自由选择。

在接受卡莉斯塔的r技能后,商昀州选择在对面人堆中降落,并且原地击飞了对面两人。

他选的位置很准,直接砸在了对面卢锡安的脸上。

与此同时,蜘蛛和卡莉斯塔也同时跟上伤害,卢锡安的血线瞬间掉空!

但他的e技能刚好冷却完毕,赶紧维持着那一丝血线,颤颤巍巍地往自己的辅助背后跳。

卡莉斯塔直接交闪,再跟上一发平a!

眼见着卢锡安就要被卡莉斯塔的长矛刺中,就在这时,辅助布隆不紧不慢地按下了治疗。

卢锡安的血线在治疗的作用下,立即被抬了回来。

一发平a扎下去,他没有死。

那一瞬间,吴郢的大脑几乎是空白的。

他知道,自己没了。

交出闪现之后,他脱离了自己队友的保护范围,反而被对面控住,就地击杀。

卢锡安没有死。

可他死了。

他太急了。当时卢锡安血线见底,可能只剩下几十滴。

只要他再a一下,多a一下,卢锡安就会阵亡。

可偏偏是那个治疗。

布隆把治疗捏的太死。他在到达卢锡安身边的时候,并没有第一时间交出治疗,让吴郢误以为他没有治疗,才敢闪现上去a人。

卢锡安最终凭借着那几十滴血,一直活到团战最后。他躲在布隆的盾背后,配合着队友的输出,再击杀了ik的中辅二人后,直接与队伍一起,转向了大龙。

吴郢看着暗下去的屏幕,和自己头顶倒数的死亡时间。

“我……”他艰难地开口说话,声音几乎是哑的。

商昀州也在这场团战中阵亡。

吴郢开口说话的时候,商昀州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,正巧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。

面前的屏幕还亮着,屏幕里斑斓的色彩倒映在他眼中,看似鲜活。可略过那一层色彩,眼底却黑白分明,有如墨迹干涸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他终于不会再隐藏,明明白白地把慌张写在脸上。

如果这场比赛输了,他可能要负全部责任。

因为他现在是ik的最强输出点,却没能在团战里打足伤害,反而因为估计错误,白送了自己的人头。

而且这个死亡的时间点很尴尬,刚好是游戏开始的第二十四分钟。

大龙已经刷新了。

dea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,没想到阴差阳错,居然真的把大龙拿到手了。

最后关头,场上唯一存活的小金孤身一人冲进了龙坑,想试着抢下大龙,却在dea队员的伤害下瞬间融化。洛林稳稳地惩戒下大龙,dea队员原地回城。

“没关系。”商昀州说,“还有机会。”

吴郢低声道:“……我不知道布隆还有治疗。”

“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。”白仲严跟着复读,“没事的,真没事,再打回来就行。”

这个版本的卡莉斯塔,已经不复香炉版本的风采,一过中期就会变得无力起来。好在dea的卢锡安在这个版本也是中前期英雄,双方的ad英雄成长曲线大致上吻合,随着时间推移也不会有差距拉开。

由于丢失第一条大龙,ik的三座外塔与一座内塔被dea蚕食了。

先前持有的整体经济优势基本被追平,好在卡莉斯塔这一单点上,依然有小幅度的优势。虽然死了一次,她仍旧手握四个人头,是ik的输出核心。

第二波大龙团战,依旧是由dea先挑起的。

dea打大龙打到一半,ik就已经包夹了过来。他们因为打大龙,已经被消磨了不少血量,只能选择撤退。

ik却不打算追击,而是反手接盘了大龙。

dea又怎么甘心把大龙白白放给ik?

他们重新围了过来,一场团战一触即发。

商昀州下达命令:“先打龙,再打团。”

他操纵着牛头,守在龙坑外,开启大招,抵挡着dea的进攻。

龙原本就只剩下半血,在ik众人的围攻下,血线逐渐见底。

就在这时,小金突然按下了惩戒。

龙瞬间掉的只剩一丝血了。

但没有死。

——他的惩戒按早了。

在场的所有人均是一愣——这简直是抢龙的绝佳时机!

一瞬之间,洛林打破爆裂果实,跳进了龙坑,准备惩戒下这条漏网之鱼。

与此同时,反应过来的吴郢同样补上一发平a。

在这电光火石的对决里,吴郢还是更快一筹——

他拿到龙了。

小金在麦里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声惨叫:“啊!”

“我拿到了我拿到了,”吴郢说,“没关系。”

商昀州继续指挥战局:“打团打团,我开ad了!”

抢龙让局面十分混乱。而这样混乱的团战,正是卡莉斯塔发挥的绝佳时机。

她在人群里游走,通过被动的跳跃避开致命的控制,把位置完美地控制在了对面中单的大招范围之外。

而有牛头的保护,这个时候的dea,很难抓住一个这么灵活的卡莉斯塔。

她先是收下龙坑里洛林的人头,又跳出龙坑,在刀妹的大招范围内,接连击倒dea的辅助与中单,一波三杀,配合着拿到双杀的刀妹,将dea打出了团灭。

一波一换五的团战,加上一条纳什男爵。

就此,奠定了胜势。

拿到优势之后的ik比dea更会滚雪球。36分半,ik集结五人,在击杀对面的上野二人后,攻破了dea的水晶枢纽。

ik让一追二,成功复仇dea,拿下了夏季赛的第二场胜利。

比赛结束后的握手环节,洛林眼神幽幽,怨妇一般拽住吴郢的手不放,但没有说话。

他说不出来话了。最后那波团战他要背大锅——是他打龙打到一半,害怕自己被抢龙,才提出要先撤退的。

现在他已经在酝酿情绪,准备迎接教练与粉丝的狂风暴雨了。

吴郢最后一个握手的,是dea的辅助选手moreover。moreover本人是一个瘦高的男人,眼睛很小,藏在黑框眼镜的背后,几乎细成了两道缝。

即便窄成了两道缝,他也依旧努力地从中挤出同样幽怨的光来,一边握手,一边对吴郢说:“太狠了,兄弟。”

吴郢:“……没有没有。”

“真的,太猛了。”moreover自我感动地点着头,真情实感地吹道,“兄弟,看在我都被恰了分的份上,能不能给个好友位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握手环节结束,队员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奈斯,终于要到好友位了——真不容易啊。”moreover回过身,一边收拾,一边评价自己道,“卑微。”

这场比赛的mvp最终给到了游走支援完美、全场稳定发挥的商昀州。

而吴郢,虽然打出了百分之三十四的输出占比,但这场比赛的两次大团战,成也在他,败也在他,综合功劳不如辅助选手大。

比赛结束后,白仲严、商昀州作为第二三场的mvp,被叫去进行采访了,其他人则留在休息室内等待。

于孜坐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又回想了一边刚才的比赛后,无声地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他对着吴郢,欲言又止。

于孜还没想好该怎么说,吴郢居然破天荒地先开了口。

他说:“那波团我没有打好……我下次一定不会乱交闪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