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(1 / 1)

然而这一把的下路,或者说,ad选手wing,格外卑微。

十五分钟过去了,他的kda依旧是0-0-0,整个人呈现出大写的“这比赛和我没什么关系”,为队伍做出的最大贡献是吃掉了对面的一层塔皮、帮忙打了一条元素龙。

在前期决策中,获取防御塔镀层和元素龙很关键。

防御塔镀层只存在于前15分钟,三座外塔,每座都具有5层镀层,每层镀层价值160块钱。只要将防御塔磨去五分之一的血量,就能得到一层镀层。

得到的镀层越多,前期就越富有,中期的团战打起来也就更有底气。

而元素龙,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下半张地图的河道处刷新的大型野怪,俗称小龙。

元素龙共有四种属性,风、火、水、土。四种元素龙都不同的增益效果,一旦获得,就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叠加。

土龙能增强对史诗级野怪以及防御塔的伤害,土龙越多,打大龙、推塔就会更加容易;火龙能增强伤害,是后期团战的保障;水龙能回复生命和蓝耗,在前十五分钟对线期非常有用;而风龙,只能让你跑的更快,所以被称为最没用的元素龙。

十五分钟结束,ik一共吃到了7层镀层,而txy只吃到了2层,双方也因此拉开了一定的经济差。

双方的第一次大型团战,爆发在第三条元素龙刷新的时候。

这是一条能够提升伤害的火龙。ik需要这条火龙来强化自己的优势,而txy需要阻止ik扩大优势。

因此在火龙刷新前的一分钟,txy就来到了小龙坑附近,把视野做好了。

ik一见就不乐意了,也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,准备争夺视野权。

然而txy集体埋伏在了草丛里,准备等ik来的时候,先阴死一个人。这样,就算ik拥有一定的经济优势,他们五打四,也不是不能赢。

那个被选中的人就是吴郢。

吴郢走到草丛下的时候,已经足够谨慎了——他先用q探了没有视野的草丛。

但在他发现草丛里有人的同时,对面直接跳了出来,想要一拥而上,用伤害灌死他。

吴郢反应很快,直接e技能跳进了f6坑里。

然而对面不依不饶,直接闪现上来甩大。

交闪专治各种花里胡哨,吴郢这会没有闪现,根本躲不开对面的控制。

作为辅助,商昀州的注意力应该始终集中在ad身上。但这一场比赛里,他最需要做的,是帮助发育最好的中单丽桑卓。

吴郢在f6处被对面抓住的时候,他并不在附近,也来不及救援。

虽然ik的阵型这个时候还没有站好,但他们拥有塔姆和塞恩这两个支援极快的英雄。所以正面一出事,塔姆就吃掉了身旁的丽桑卓,用大招带着她,从上路飞了下来。

与此同时,下路的塞恩也开启了大招,以无比迅疾的速度,直直地撞进了txy的人堆里。

再接上一个q技能,直接击飞了对面四人!

刚刚到场、从塔姆的肚子里钻出来的柯希:“我r了。”

他很准确地从四人中间找到了对方核心的、没有净化也没有水银的中单,一个r技能将中单控在原地。

中单在动弹不得中阵亡,随即变成了冰封奴仆,找上了自己的队友。接着丽桑卓被动爆炸,打出了不菲的伤害。

团战打到最后,ik这边只有ad阵亡,而txy,只剩下被保护得最好的卡莎了。

卡莎背负着队友的遗愿,一个q技能,收下了因为抗伤害抗得太多、已经残血的塞恩的人头。

这下,txy只剩下了一人,ik还剩下三个人。虽然在人数在有优势,但txy的卡莎还有大半管的血量,而ik这边的三个人都已经是残血状态。

难道卡莎要开始收割了吗?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卡莎要一打三的时候,刚刚死亡、混了一整场的白仲严突然有了存在感。

——他复活了。

塞恩之所以叫亡灵战神,就是因为他死了之后,尸体还能站起来继续战斗。

不仅能战斗,还贼猛,a人又疼又快。

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,原本可以收割战场的卡莎,被身旁站起来的塞恩尸体追着a。

这一个a下去,卡莎居然掉了七分之一的血量。

卡莎连忙交出e技能,加速隐身,想要拉开距离。

但e技能持续的时间太短,根本不足以让她脱逃。而且在狭窄的地形里,塞恩跑的比她还快,鬼一样地贴上来,无情地a出一下又一下。

看起来无比凶猛、还剩下半管血的卡莎,就这么被塞恩的尸体……追着a死了。

卡莎:“……”

adc峡谷生存现状。

她,还有刚刚团战里第一个死去的ez,完美地诠释了这个版本里,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adc是如何被各路亲爹吊打的。

柯希:“……我去,你这尸体有点猛啊。”

“死了还能拿头,就是这么牛逼。”白仲严洋洋得意,“兄弟们打龙打龙,搞快点。”

这一场团战,最终以ik二换五取胜。这个时候,大龙已经刷新,他们也不打火龙了,直接转向上路,拿下了本场第一条大龙。

拿下大龙之后就进入了标准的运营拿资源拿塔模式,ik的经济优势来到了六千块。

所有人的数据都很好看,柯希的丽桑卓更是已经拿到了6个人头,carry全场。

只有某0-1-1的adc格外凄凉。

再转头一看,对面ad,1-3-1。

……同是天涯沦落人。

ik胜利在望,所有人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。注意到两方ad的数据,白仲严说:“我发现现在打团,adc就是祭品。”

又说:“ez祭天,法力无边。”

吴郢忍不住了:“别说了,我已经够惨了好不好。”

白仲严哈哈大笑:“要怪就怪商昀州不保你。你一会和他真人掰头一下,他下一场就保你了。”

最后一波团战发生在txy的高地。

憋屈了一整场的吴郢,终于看到了人头在向他招手。

比赛进行到了尾声,男解说也愈发的慷慨激昂了起来:“……ez直接e上了高地,q,a!拿下两个人头!再接一个大招!直接刮死残血回家的卡莎!卡莎在泉水里阵亡!triplekill!这一波团战,维持了一整场0人头的ez终于拿到人头,直接三杀——我要把我失去的都拿回来!”

“gg——”女解说笑着恭喜,“在ik对阵txy的bo3第一小局,ik先下一城!”

在现场的欢声笑语中,水晶枢纽爆裂,胜利的字样从大屏幕上跳了出来。

提心吊胆了半个小时的于孜终于缓了口气。他从后台冲上来,挨个拍了拍队员的肩膀。

到吴郢的时候,他特意多拍了几下,扶住他的肩膀道:“继续加油。”

吴郢拿过纸巾,把额头上的汗擦去。

“别紧张,”回休息室的路上,商昀州安慰刚上场比赛的小ad,说,“你表现得很好。”

吴郢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,听了这话,忽然就宽心了些。

“还行吗?”他不明显地勾了勾嘴角,“我还被抓了一次,要不是你们来的快我就送了。”

于孜说:“正常的,是辅助没跟着你。你记住这次被抓,下次就不会了。”

“txy的打野好凶……”一想到那个闪现上来非要抓他的打野,吴郢就后怕,“他怎么一定要追着我杀呢?”

“下场当心点。”于孜说,“我感觉txy内部做了什么决策——他们好像是要针对你。”

第二场对决在十五分钟后开始。选手们短暂地休息了一会,又坐回了比赛席中。

第二场对决中,txy来到了蓝色方,ik去了红色方。

这一次,txy抢先拿到了ez。

解说:“哦?ez?那ik这边,是不是要准备拿卡莎了?”

吴郢也在询问同样的问题:“我这把玩什么?卡莎?”

“能玩吗?”于孜问,“能玩就选。”

吴郢自认他的卡莎比ez强多了。

“能。”他说。

“小希,”于孜指挥着,“卡莎。”

解说:“ik这边锁了卡莎——这两边直接是ad英雄互换了啊!”

每每出现英雄互换,就到了“谁菜谁尴尬”的时候。一个选手玩a英雄被b教育、再玩b英雄被a教育的事,也时常发生。那纯粹是选手水平上的差距。

所有人都很期待——到底是卡莎和ez英雄属性,还是选手的实力差距,造成了上一把的悬殊局面呢?

然而这一场比赛的前十分钟,又和下路没什么关系。

观众所期待的下路硬刚,也依旧没有出现。

因为开场不过十分钟,商昀州就离开自己的ad,到野区游走去了。

txy的辅助这一把也学乖了。上一把他死保下路,结果上中两路双双炸线。所以这次商昀州一走,他就跟着商昀州走了,留自己的ez一个人在下路发育。

两个ad对着补刀,照理来说翻不起什么水花。

和平发育,挺好。

然而有的人偏偏不想要和平。

十三分钟的时候,导播正把镜头对准了中路即将进行的3v3对决时,屏幕上突然传来了击杀讯息。

所有人皆是一怔。

——哪里突然死人了?

男解说愣了半秒,大喊出声:“等等,刚才怎么了,怎么下路突然——我的天啊,下路刚刚发生了一次单杀!”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