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(1 / 1)

吴郢:“……”

……哈哈。

他还真不太想谈这个问题。

在商昀州被国服演员坑到崩溃之前,他们的小号也是情侣id。那时候的id还没有现在那么绕,但是很骚,具体是什么也由于太久远记不清了,但总和亲.亲抱.抱举高高这类词语相关。

至于为什么当时的id那么骚……因为那一对号是买来的,买的时候id就长那样。

不过买来的号,说出来也没什么。他之所以不想提及这个问题,是因为后来他们的id改了又改,却一直默契地维系着情侣id的格式。

si1ence的国服知名度很高,他的朋友也很多,有些主播打个灵活都喜欢叫上他一起,原因是他声音好听技术过硬,吸粉,能提升直播效果。

但如果他总是和别人一起玩,他就没时间带“暂时不能独立生活”的小ad一起玩了。

后来有次用小号排位的时候,他们排到了商昀州的某个打ad的朋友。

他的朋友显然认识他的这个小号id,但不认识顶着情侣id的另一个人。

于是他朋友就打字调侃他,说,怪不得叫你你不来,看到id我就懂了,比不过比不过,溜了。

吴郢想到的却是别的——似乎这样,就能劝退那一大群等着与si1ence双排的人。

他醍醐灌顶。

从此之后,打死也不换id了。

再然后,商昀州就打职业去了。他这样天生带着光环的人,一进圈子就开始发光发热。夺冠之后势头更盛,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,连那群主播都以“我有si1ence的好友位”为荣。

到了那时候,每每见到这个id,年龄不够、只能在家孤独玩游戏的吴郢心里都会泛起一股类似于骄傲,又掺杂些许酸涩的情绪。

他说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。

可能是一种诡异的、可以称之为占有欲的东西在作祟。

不过吴郢觉得这种情绪没什么。虽然这种情绪常见于女性朋友之间,但他也不是没见过别的案例——他的同桌,那名ik脑残粉同学,也曾经因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不和自己玩了,花了一节语文课的时间大哭一场。

所有人都会给自己周围的人或物品划分归属权,包括朋友,也都渴望把美好的东西据为己有。这是人之常情。

每个人都希望,当自己的朋友从默默无闻到登顶封神,于千万人的簇拥下再回首时,眼里看到的那个人还会是自己。

所以非要说的话,那个id的意思是标记。归属权的标记。

这种想法又怎么可能会拿出来和别人分享。

吴郢早学会了不把心理活动表露在脸上。他抛开那些胡思乱想,语气随意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:“意思就是字面意思,国服演员太多了,排位连跪,所以改了id。”

主持人:“……”

人家很明显是要问你为什么要用情侣id啊!

为了保证节目效果,她不得不继续问:“所以当时是为什么想到了要改这样的id呢?”

“就是因为国服演员太多。”

主持人内心崩溃,但依旧在强颜欢笑:“那所以为什么一定要改情侣id呢?”

吴郢也扯不下去了,抬起手,往旁边一指:“不是我改的,问他。”

只要锅甩得够快,问题就追不上我。

反正号也不是他买的。

商昀州原本在走神,突然被cue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。不过他不愧为ik队长,早已浸淫营业文化多年,一开口,果然非同凡响:“改id什么意思……你们想听什么?”

不等主持人说话,他继续道:“其实这个不重要。你们想的是什么,就是什么——它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。”

主持人终于满意,欣慰地与商昀州相视一笑。

她要的就是这种语焉不详的效果。

吴郢迷惑地望着面露微笑的主持人。

这是他不懂的什么队内暗语吗?

不过看商昀州那股神秘劲……在想不想说这个问题上,他也根本好不到哪里去。

毕竟顶着当初那个软萌id,每次一死多了就开始打字说自己是妹子、让对面轻点打的人,可不就是大名鼎鼎的si1ence选手。

小号嘛,大家就图个开心。

第一个问题总算是被糊弄过去了,第二个问题更让吴郢头秃:“请问wing选手,你是吃可爱长大的吗?”

这根本算不上是疑问句,也不知道那群人为什么把这个加进提问里。吴郢干脆实话实说:“不是,我是吃饭长大的。”

主持人:“……”

算了,下一个。

“第三个问题,请问wing选手最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?……”她把后面那句“弟弟我太可以了”咽回去了。

吴郢:“!”

不错,终于遇到一个他会的题了。

他认真回答:“这个……没想过,我还小,不早恋。我只想好好打游戏。”

呵。

这句话,为了对付学校里的小妹妹,他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。

不过当时他说的是“我只想好好学习”,转头就回家lol启动,人类就是这么虚伪。

可主持人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:“不是说一定要谈恋爱……这样,换个问法,平时在路上遇到那么多女孩子,你最喜欢哪一款呢?”

吴郢面不改色:“我觉得都一样。”

主持人诧异:“……你觉得都一样?”

吴郢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茫然:“都差不多吧……?”

主持人:“……”

算了。

她好难。

看来新选手还没来得及了解队内文化。

这种时候就应该说“只要是你们,我都喜欢”啊!!

还好下一个问题终于不那么让她头大了:“第四个问题,wing选手最喜欢哪个英雄?”

吴郢毫不犹豫:“最喜欢霞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她长的好看。”

主持人无言以对。

你刚刚不是还说都一样吗?!

白仲严憋了老半天没说话,这会终于忍不住了:“哎呀,你这问题问的,是个人都喜欢长的好看的嘛!长的好看的人谁不喜欢啊,是吧?这问题过了过了过了!”

接下来的问题都很温柔,问他喜欢吃什么平时喜欢干什么。回答完了十个问题,单人采访这一环节也就结束了。

接下来又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活动。时间很晚了,闹了一整个白天的队员都无精打采地瘫在自己的座位上,全靠白仲严单口相声,才勉强支撑完了整场内容。

主持人如释重负,赶紧带着一旁的摄影大哥开溜。上面给宣传部门下了任务,这期视频得尽快做好,越早放出来越好。

等于孜再进训练室的时候,在原地排排坐的五个人都快睡倒一半了。

他清了清嗓子,说:“说个事——约到训练赛了,明天下午开始,具体的时间还没完全定好。明天都准备一下啊。”

唯一清醒的白仲严稀奇道:“约到了?谁啊?”

“dsd。”于孜说。

dsd战队来自隔壁赛区。他们在赛区内的成绩不算太好——lkr一共十个队,dsd春季赛积分排名第六,属于后半段的队伍。

不过打训练赛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大家都是联赛队伍,水平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最后于孜反复强调,明天是训练开始的第一天、谁起晚了就要扣工资之后,才把队员从训练室里放走。

短暂的春季赛后假期,就此宣告结束。

次日下午,两点四十五。

和dsd最终敲定的训练赛时间在三点。但队员已经提前就位,开了比赛服,准备热热身。

其他队员都很随意,白仲严甚至还在啃苹果,小金和柯希则一边开游戏,一边用混杂着工地英语的韩式中文聊天。

而吴郢趴着,把下巴枕在手臂上,一动不动。

按照于孜的部署,第一把训练赛,他将要选用最近一直在练习的ez。

他打普通的训练赛当然不会紧张。

紧张的是,他把训练赛看成一次考核——检验他自己是否有作为ik首发ad的能力。

毕竟这个队里,最不信任他的人,似乎是他自己。

商昀州原本安静地坐在一旁,仔细对比某个英雄的技能说明。

大概是吴郢在桌子上趴的太久,商昀州终于注意到了。他把目光从屏幕上挪开,看了眼吵吵闹闹的队友,然后俯下身来,低声问他:“紧张?”

吴郢摇头,声音有些沉闷:“不。”

商昀州看破不说破,只是问他:“来solo吗?”

“solo什么?”

商昀州说:“亚索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疾风剑豪·亚索,定位是近战ad刺客,一个主要走中单、偶尔会去上路、在最近的版本有人拿来打ad、也会被普通玩家拿去打野和辅助的神奇万用英雄。

在变的是位置,而永恒不变的,是这个英雄的孤儿属性。

如果让lol玩家选择一个最孤儿的英雄,亚索绝对会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。

原因无他,这个英雄秀起来是真秀,送起来,那也是真的送。

并且大部分时间都在送。

有一句话是这样形容那些人菜瘾又大的亚索玩家的:“生亦我所欲也,e亦我所欲也。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e者也。”

吴郢沉默了一下:“我不会亚索。”

商昀州无所谓地说:“挺好,我也不会。”

十分钟后。

围观完某辅助一顿操作,失手e进防御塔的攻击范围,惨死当场后,围观群众白仲严差点被苹果噎着:“不是我说,你俩是在比谁更菜?”

也不知道是商昀州是真不会玩这英雄,还是故意的,总之他打出了完美融入黑铁分段的操作。不过他需要的就是这种娱乐效果——吴郢为他的鬼才操作所折服,终于短暂遗忘了“考核”的事。

十五分钟后,训练赛正式开始。

于孜给他们选用的下路组合是ez+塔姆。

塔姆这个英雄的优势就是能有效地保护队友、快速转线以及有效抓边,自从削了白盾厚度和q技能伤害,在这个版本的对线强度实在一般。加上吴郢的ez熟练度并不高,训练赛的第一场打的很艰难。

吴郢一直咬着嘴唇,想要挽回局面。但由于他向来是这个毛病,一心急就容易上头,好几次交e交的太随意,导致该用e的时候,没技能用来撤退了。

第一场训练赛,以失败告终。

于孜一直在另一个房间里,从上帝视角观看训练赛。第一场结束后,他简短地总结了一下失误,特别关照了一下吴郢——没说什么,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休息十分钟后,第二场紧接着开始。

第二场于孜没再让他选ez,而是给他挑了他更擅长的卡莎。

这一场吴郢的发挥比上场要好,然而场面依旧焦灼。对面打起了“拖”字诀,把上单吸血鬼养成了大魔王。最后一场团战,靠着小金皇子的出色发挥,把没有闪现的吸血鬼关在了自己的大招里,没让他成功进场,他们才艰难取胜。

第三场,于孜再给吴郢选了卡莎。这次他一扫颓态,爆炸carry,从对线打击杀到团战飞大切对面ad都毫不含糊,简直用不着上中野三位了,直接以超前的发育接管比赛。

与此同时,隔壁房间的于孜陷入了沉思。

这个孩子……能打是能打,天赋也在,就是状态还不太稳定。

他像一把没有刀背的刀,每一次攻击都猛烈而尖锐,不留后路。这样的一把刀,使用不当就会伤人伤己,还欠缺时间与经历的打磨。

可如果打磨得当,有朝一日,他会成为ik最锋利的武器。

和dsd的训练赛一共五场,勉强算个bo5,ik最终以3比2险胜。

训练赛结束后,于孜让队员们先去吃饭,再去隔壁的406去复盘。

吴郢吃饭的时候明显心不在焉。他总是止不住地回想第一场里他打出的上头操作,心里不舒服,也食不知味。

吃完饭走到门口,差点和过来看情况的商昀州撞上。

商昀州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他问的是训练赛。

吴郢想说“不怎么样”,话到嘴边又改了口:“很差。”

“正常。”商昀州不以为意,“你才刚来两天。”

吴郢说:“我知道。”

确实。每一支新组建的队伍,都需要不少的时间磨合。了解了队友的游戏习惯,才能在游戏中打出有效的配合。

他刚去双x二队的时候,打得可比现在烂多了,完全把比赛玩成了一个人的游戏。也是到了一个月后,才逐渐和队友有了配合。

“去楼上吧。”商昀州说,“下次放开打,你能打好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吴郢说。

嘴上说着,心里却想,我不可以让他们失望。

楼上的于孜显然也对他们的表现不够满意。

“大家今天也都感受到了。”一开头,他就来了一个下马威,“我们最近的状态并不好。”

沉默。

“我今天看了看,感觉我们还没从春季赛里走出来。以现在的状态,要在夏季赛打出成绩来,很难。”

春季赛的ik活在噩梦里。

18场比赛,5-13的大场比分,输到麻木的感觉莫过于此。

于孜话锋一转:“我相信大家也不开心,但我们绝对不能气馁。小希和wing都是新加入的选手,你们都年轻,都是有潜力的人。小金的话,语言问题也能逐渐克服。白仲严,你和si1ence,你们都是拿过世界冠军的人。”

“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,所有人,包括我,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。我知道你们也一样。”

“但大家都想看到一个像以前一样辉煌的ik,不是吗?”

沉默了半天的白仲严忽然开了口。

他说:“紫哥啊,不说多了!夏天我们怎么也得打进个季后赛吧!”

小金也跟着说:“那已定可以,已定可以!”

白仲严被小金的语气感染:“不打进去我原地退役,好吧?”

“你快算了。”柯希毫不留情地说。

白仲严语气夸张:“我认真的,说到做到,打不进去我原地退役!”

气氛被他这么一搅,忽然就没那么僵硬了。

于孜也终于笑了一下。

他揉着眉心,像是想把里面的疲惫揉散:“复盘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