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(1 / 1)

ik基地,训练室外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alma捧着脸,特别真诚地看向他:“这是我们大家一致商讨后的结果,如果你能接受我们就这么干了,如果你不能接受……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言下之意,你必须得接受,否则就是“见死不救”。

其实也没什么大事——十分钟前,管理官博的小姐姐alma忽然跑来对他说,俱乐部很可能快要官宣了,但定妆照的事,又因为场地原因迟迟办不下来。

这直接导致了官宣微博,没有配图。

所以他们决定,p一张。

具体操作是,找到吴郢上一张定妆照,然后把他身上的双x二队队服……p成ik的队服。

这操作太骚,吴郢叹为观止,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受:“……会不会不太好?”

alma大气地一挥手:“这有啥!我们技术部的人技术好得一批!只要你愿意,他能把你p成吴彦祖……不不,不是说要把你p了发出去!就p队服!只有队服!三百六十度无死角!绝对不会有任何痕迹!”

吴郢终于动摇:“那我看看我上一张定妆照?”

他已经忘了半年前的自己长什么样了。

alma从手机里翻出照片:“喏,你看,绝对不丑!”

吴郢接过手机。

半年前的他,和现在的他,确实在相貌上差距不大。除了那时候的头发比现在稍微短了点,几乎没有任何差别。

alma看了看照片,又看了看他,似乎也发现了头发的问题:“这……要不然我们把你的头发p长点?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吴郢:“不了,真不用。看不出来。”

alma:“那,你就是同意了,对吧?”

吴郢勉为其难:“我这里没什么问题,都行。”

只要别把他p成吴彦祖。

alma跳起来,“奈斯”了一声:“那我先去通知他们了啊!等图出来先让你看看,不满意还可以改!次数不限!么得事,不要怕麻烦!”

吴郢:“……好。”

他能不满意什么?

队服图案裁剪不够完美?

等alma走远了,吴郢重才新拿出手机,开启前置摄像头,摘下帽子,开始观察他的刘海。

其实刘海的损坏程度并不严重,只是少了一缕,看起来不算明显。用旁边的头发盖盖,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。

——这才是他答应p图的真正理由。

拍不了定妆照,这简直天赐良机。

只要不发他的照片,就没人会知道他的头发被tony老师……

然而吴郢并没有想到,p图这个操作,也没能挽救他的“形象”。

5月6日,crazy发了三个月以来的第一条微博。

@ikcrazy:

对不起。

在去年的时候,其实已经有了退役的想法。当时查出了颈椎问题,状态也一直在下降。心里想着既然已经大满贯了,退役了也不会再留遗憾。

我和经理谈过,经理也理解我的感受。但是当时的替补选手与队伍的磨合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好,而当时我的颈椎问题也不是特别严重,所以就想留下来,再坚持一段时间。

很抱歉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,给大家带来这么糟糕的比赛。我很清楚我的状态拖累了队伍。辜负了大家的期望,对不起。

现在队伍有了更好的ad选择,我终于能够卸下这份工作了。我感觉到的,比起遗憾,其实更多的是如释重负。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陪伴,你们的喜欢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。

至于我的身体状况,大家不用担心,我目前在国外接受治疗,很快就会恢复。

祝ik和大家都前程似锦。

—crazy李瞿元

其实crazy的退役并不突兀,甚至可以说要有预兆,能够追溯到一年、他的状态忽然下降的那段时间。

他也该退了。

但这条微博的发布很是突然,不少粉丝都是在上线寻找最新消息的时候,忽然在首页刷到了这条微博。

热评第一只有三个字——

“我不信。”

确实。

对于他们来说太难接受。

有一种很矫情的说法是:作为粉丝去喜欢一个电竞选手,就像是要谈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恋爱。

因为他们总有一天会不再年轻,会退出这个舞台。吃青春饭的行业都这样,只是电竞这一行尤其明显,这个“不再年轻”的时限最多十年,最少,可能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

看着喜欢的选手退役是一件很难过的事。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他,包括他自己。挽留也只是徒劳,能说出口的,似乎只有“祝你前程似锦”六个字。

最后,ik官博转发了crazy的退役微博,并说:“5月14日,crazy会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和大家聊聊天。我们原本想举行退役发布会,然而crazy的身体状况不太允许。他说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次直播,还有一些话想和大家说。”

然而ik官博并没有给粉丝喘息的机会。

5月7日,第二条重磅微博随之而来。

@ik电子竞技俱乐部:

[lol分部公告]

在与选手本人做好充分沟通、遵循选手意愿的前提下,与@xx电子竞技俱乐部进行友好协商后,原xx二队adc选手wing吴郢@ikwing以转会形式加入ik,出任一队首发adc位置,从此以后,将与我们的si1ence、kexi、jing、bzy选手并肩作战,出征lcn夏季赛。[图片]

下面附上了他的……定妆照。

那张p的定妆照。

不得不说,p得还不错,评论区里还真没有人看出来队服图案是p上去的。

然而吴郢本人并不开心。

他闷闷不乐地重新下载了微博,面无表情地转发了ik的最新微博。

@ikwing:大家有什么问题,尽管提[爱你]//@ik电子竞技俱乐部:wing这名小选手,想必大家还很陌生,所以大家有什么问题,可以在评论区提出,我们会抽取几位的问题,以视频形式返回答案哦。[图片]

倒不是这条微博有什么问题。

也不是那个[爱你]有问题。

而是那张图片,太……

——三小时前。

alma领着队内的摄像大哥,满面笑容地走入正在休息中的训练室,对吴郢说:“wing啊,我们一会的官宣可能还需要一张图片,需要你配合一下拍摄!”

吴郢的目光飘落到她的手上。

良久,发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alma举起手里那团粉色物体:“啊?这个是耳机呀!”

耳机。

x蛇的粉晶猫耳耳机。

吴郢:“我不会要……?”

alman兴高采烈地打断了他:“对!就是要戴这个!拍一张哈,不多,就一张!”

吴郢:“??”

训练室里的其他人闻声而来。白仲严一看到alma手上的猫耳耳机就开始狂笑不止,滚到一边捶桌子去了。柯希和小金则用怜悯的眼神注视着他,频率一致地摇头。

只有坐在他身旁的商昀州安慰他说:“没事,大家都戴过。”

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属实,还发来一张图片——某大吨位选手直播间截图,内含金发猫耳。

吴郢点开一看。

迅速关闭。

然后发表观后感:“我突然觉得我戴也没什么了。”

捶桌子的白仲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笑容僵在了脸上:“……等等,商昀州,你发他什么了?”

商昀州面不改色:“你的直播美照。”

白仲严:“我去!你特么还存着那玩意?!删了删了删了!搞快点删了!”

柯希:“没事,删吧,我们都存了。”

吴郢最后在白仲严的满头问号中接过粉晶猫耳,戴上,试图用耳机遮掩刘海的残缺,未果。

alma也注意到了tony老师的杰作:“哎呀,没事没事,没人注意头发!”

吴郢只得放弃,直视着摄像大哥的镜头。

alma:“笑一笑!”

吴郢努力地笑,可一想到自己的头发,又笑不出来了。

alma:“……你这笑的,怎么阴森森的?”

吴郢又换了种笑法。

alma挑三拣四:“不行!你这个笑的没有感情!”

吴郢落败:“我对着镜头真的笑不出来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哎呀,”alma头疼,“要不然你就微笑,然后比个什么动作吧?”

试过了五六个动作,还是不满意。

alma灵机一动:“要不然就别摆拍了,你和si1ence,你们俩聊会天吧,我们抓拍几张,这样自然点!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还不如让他尬笑。

他转向商昀州,问:“说什么?”

商昀州实话实说:“不知道。”

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,alma却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,拍了拍摄像大哥的胳膊。摄像大哥也很懂,刷刷开拍。

吴郢还没反应过来,照片就已经拍完了。

alma特别高兴,捧着那堆照片看了老半天,得意洋洋地走了,已经做好了用它征服粉丝的心的全部计划。

三小时后。

吴郢转发完微博后,才点进原博的评论区,也已经做好了在评论区见到喷子的准备。

他万万没想到,整个评论区的画风,都因为那张alma无比满意的图片而扭转了。

那张照片里的他戴着耳机,趴在电竞椅上,歪着头,似乎是在听一旁的人说话。眼睫低垂,嘴角挂着浅笑,大概是听了alma的话后下意识做出的动作。

虽然但是……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再往下翻。

点赞第一的评论:

“wing你好,请问一下你和商昀州的国服情侣id是什么意思?”

点赞第二的评论:

“我丢!这是吃可爱长大的吗?”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