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(1 / 1)

“没错。”于孜点头,“你的风格太激进了,这是造成你死亡次数过多的直接原因。”

他说着,开了大屏幕,找到一个命名为“失误”的视频文件,点击播放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默默地把那股尴尬从心底压了下去,强迫自己抬起头来。

这个文件的内容与那群黑子到处散播的“wing升降级赛瞎b操作合集”特别像,全是他在这次升降级赛里下饭操作。

“这里。”于孜在一个地方点了暂停,“其实不用我说你也知道,你们刚刚拿了龙,一波优势推进。但兵线被crazy清完了,所以你们就要后撤。但你明显想再贪两下伤害,所以撤退不及时,很容易就让si1ence开到你了——你当时没闪也没水银,走位太靠前就只能死。”

吴郢小声:“下次不会了。”

“还有这里,”于孜顿了一下,“你当时和你的队友是不是沟通出了问题?”

他说的是第四局里的第二波大龙团战。这团是双x先开的,排空了ik的视野之后想rush龙。然而坏就坏在,他们一条土龙也没有,打龙速度并不快。

发现了他们动作后,ik从四周包夹过来。ph7大概是认为自己这边手握四千的经济优势,所以放弃了大龙,直接上前开团。

可当时龙的血线快见底了,吴郢认为应该先打龙。他在语音里说,先把龙打完吧,可ph7高叫着“我开了”,然后其他三个队员一拥而上,试图以经济优势赢过这波团战。

结果就是,他们最主要的输出点adc还在打龙,其他四个人就跑去打团了。团没打过,龙还被小金闪现下来用惩戒抢了,一波龙团打出了ace,四千经济差被ik瞬间追平。

这就是第四场比赛的转折点。

如果没有配合上的失误,双x稳扎稳打,早就3:1结束比赛了。

“可能是当时他们声音太大,”吴郢说,“我说的话,他们没听见,我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。”

于孜:“……可能?你们赛后没有复盘吗?”

吴郢摇头。

于孜“啧”了一声,脸色又沉下去一分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他把视频放完,转过身来,“ik的春季赛,你有看吗?”

“都看了。”

“嗯,看过就好——虽然我们春季赛表现很烂,但比赛风格还是很明显的。你以前的队伍都是以你为核心进行比赛,但我们队一直是按照版本调整打法。现在队里主打上中野,而且si1ence的风格更偏向游走,所以你在下路、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,必须要稳住。”

吴郢说:“我明白。”

“要从你以前的风格转变到队伍需要的风格需要时间,所以我给你制定了一些训练计划。我会从英雄池开始解决你的问题。”于孜从本子抽出另一张纸,“你看看,有没有什么异议?”

吴郢瞟了一眼,第一项就是让他练ez。

他一看到这个英雄,手就条件反射地开始疼。

于孜的分析非常准确。

因为在吴郢自己的认识中,ez确实是他玩的最烂的英雄。他曾经用ez连打40场排位,可怎么也玩得不如他的其他英雄好。

ez是ad英雄伊泽瑞尔的简称。这个英雄和其他ad英雄不太一样——他主要是靠技能打伤害,对q、r技能的精准度有非常高的要求。他的优点是灵活,靠e技能可以规避不少伤害,在下路苟住的同时,把发育机会留给上中野大哥,非常适合现在的上中野体系。

在这个版本,ez就是下路工具人。除非他在前期就拿到了特别大的优势,否则很难在自己的强势期接管比赛。

之前吴郢看ik的比赛,crazy就玩了很多场的ez。而crazy和他一样,在此之前是不怎么玩这个英雄的。

“没有。”

通读完整张计划,吴郢说。

于孜对新队员的配合程度很满意,拍拍吴郢的肩膀:“如果在训练过程中有问题,告诉我就好。”

“除了训练,还有其他几个问题。第一个是关于你前队友的,”于孜继续说,“这个事圈里人基本知道了,就你原来那个教练搞菠菜的事。官方已经派人去查了,所以可能会有调查的人来问你问题。到时候你实话实说就行,肯定不会影响你的。”

“不过这几天,最好别和他们联系了,微信别聊,更不要见面。你也不知道他们里到底谁是内鬼,万一他们说假话让你误导了调查人员,不太好。”

吴郢想起给他打电话的qiezi和半夜给他发微信的ph7,还有忽然要对他道歉的dilx。

算了吧。他想。

在吴郢点头表示听懂之后,于孜又说:“还有另一件事,这几天要准备拍定妆照,时间还没定好。到时候全队都要去,拍完的照片要用来官宣——你看看,你要不要去换个发型?”

吴郢:“……不,不用了。我觉得现在,挺好的。”

……剪头发。

他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。

然而于孜并不认同:“你看看你那刘海,都快把眼睛遮住了。”

吴郢特别想回一句电子竞技不需要眼睛。

但他不敢,很怂地回:“明天就去。”

“嗯。”于孜终于满意了,“大概就这么多事了——队里这几天还在放假,如果你想回家,给我说一声就行。你要出基地的话,也要向我或者张领队说一声。”

吴郢想起那间常年空旷的屋子。他说:“我不回家。”

于孜叹了口气,放软语气:“也不要太辛苦了——我听经理说,你以前经常练到半夜三四点?”

“大家都那样。”

其实不是。每晚一点,dilx准时上楼休息,一秒钟都不多待。

“我们队不这样。”于孜说,“你才多大,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,容易长不高,还掉头发。就照着时间表那个作息来,两点之前必须上楼,早点休息。”

长不高。

吴郢隐隐中了一枪。

又忽然想起白仲严那句“自从紫哥退役,老子当了两年队里最矮的人”,再看看于孜有点秃然的头顶,终于觉出这是过来人的“经验之谈”。

于孜也发现了,wing这孩子似乎不爱开口,再放他待在这里,他们也唠嗑不出一朵花来,于是说:“你拿着那张表,先回去训练吧。现在放假呢,训练累了记得休息,等过几天收假,就要开始打训练赛了。”

吴郢说:“好。”

他出了房间,回到训练室,心里想着,zizi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吓人。

zizi粉丝很多,当年的吴郢也是其中之一——这种打法凶猛、喜欢入侵喜欢gank的打野选手很容易吸粉。看ik比赛看多了,久而久之,都会觉得zizi这个id背后的人也是个和他打法一样凶狠的人。

然而现实之中的于孜,身材不高,留着板寸,一双眯眯眼里甚至含着几丝憨厚。虽然绷着脸说话的时候挺凶,但骨子里还是个温柔的人。

回了训练室,吴郢就继续打他的自定义。

这一次,他按照于孜布置的任务,练他的苦手英雄ez。

每一个选手风光无限的背后,都有这样枯燥繁琐的反复练习。他们需要记住这个英雄的在不同等级、不同装备下的伤害,记住每一个技能的射程和耗蓝量,记住不同情况下技能的衔接顺序。

不是单纯的死记硬背,而是要凭感觉记住。

在瞬息万变的比赛里,不会有时间留给他们思考。

重复训练的确枯燥,但ik的其他队员发现,某ad似乎乐在其中。

第二天,上中野三兄弟诚邀吴郢一起去看电影,被拒。

第三天,上中野辅四兄弟在训练室里斗地主,一旁的吴郢在打小小小号的韩服rank。

第四天,白仲严终于以“快拍定妆照了”为由,把吴郢拖去剪头发,然后领回了一个惨遭tony老师毒手的少年。

吴郢冷漠地顶着少了一小撮的刘海,听一旁的白仲严疯狂大笑:“……那个人手一抖,wing头顶一凉,就特么的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闻讯而来的商昀州看了一眼:“还好吧?也就稍微……少了一点……”

他的目光落在那撮可怜兮兮的刘海上,忽然说不下去了。

第五天,戴着帽子的吴郢出现在了训练室。

并且在白仲严第三次爆笑的时候,对着他清凉的发际线,开口:“好歹我还有头发可以剪。”

白仲严:“……?”

白仲严:“我们队内禁止人身攻击!!”

一心不闻窗外事的吴郢并不知道,在此期间,外界已经彻底炸开了锅。假赛调查一启动,“业内人士”纷纷跳出来,各抒己见;还有人找到了“crazy因伤住院”的各种实锤;粉丝的撕逼也不消停,crazy粉丝与si1ence的两派粉丝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。

吴郢得知的消息只有“因为场地问题,拍摄定妆照的时间被一拖再拖”。

挺好,留点时间,让他的那撮毛缓缓。

然而ik的工作人员并不像他一样轻松。

因为管理层做出决定,为了不让网络上的谣言无穷无尽地滋生下去,他们决定在crazy宣布退役的次日,直接官宣wing的转会。

所以在收到“crazy身体已经恢复,准备宣布退役”的消息后,公关组惊恐地意识到,他们好像来不及拍那张定妆照了。

这让他们拿什么来官宣?

就一行微博,说“wing转会来ik了”,再配几个表情?

……未免太不正式。

又要被骂捡垃圾了。

就在ik一众公关焦头烂额时,ik官博的运营小姐姐alma说:“其实……办法也不是没有。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