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(1 / 1)

赵相宜的嗓门太大,语气词太多,一时之间,吴郢被吵得耳朵疼的感受盖过了他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惊讶。

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“多大人了,你能不能矜持点。”

赵相宜:“……”

赵相宜:“我和你说什么,你和我说什么呢!”

赵相宜又发出一阵尖叫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怎么回事!你知不知道怎么回事!crazy不会真要退了吧啊啊啊那我的青春结束了!!”

吴郢却不接他的话:“你在家里?”

赵相宜:“我在啊……不是我在不在家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没。”吴郢把音量调小,语气平淡,“我记得你们家狗心脏不好,你别吓着它。”

赵相宜:“…………”

商昀州在书桌前坐了下来,忍笑。

他平时居然是这么和他表哥说话的。他想。

吴郢终于切回了正题:“谁告诉你我要转会了。”

赵相宜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丝企盼:“所以你没转会对吧?我给你说要是crazy退役我不活了,妈的,我从这里跳下去,我——”

“表哥。”吴郢忍无可忍。

赵相宜这才收敛了点。他咳嗽一下,清了清嗓子:“没……就,我在‘acbcef’那里看到的。”

“acbcef”就是那位知名爆料人。他手里确实掌握了一点内部消息,最喜欢在转会期的时候跳出来搅混水。

他什么时候又发微博了?

“我看看。”吴郢说。

他翻出“acbcef”的微博,把两分钟前新发的那条微博读了一遍:“‘@acbcef:国外粉丝投稿——在医院里见到了crazy本人,看到他躺在病床上,好像是动手术了。aa,crazy是不是真的要退役了?我还听说,ik从次级买新选手了,是真的吗?’……这你也信?”

赵相宜有点茫然:“这怎么了?”

“聊天记录截图。”吴郢头疼,“一张图,说几句,你就信了?”

“可这是aa……不是,我是说他的可信度挺高的……”赵相宜说了几句,自己也说不下去了,“行吧我承认,我好像确实有点脑残。你这么一说,好像这种消息确实可以随便编。可是,虽然但是,吴郢啊,你真的……?”

如果换成别人,吴郢都想直接挂电话了。智力不在一个层面上,简直鸡同鸭讲。

不过他不挂赵相宜的电话,并不是因为这是他表哥,而是因为他知道赵相宜有多烦、多能死缠烂打。

吴郢耐着性子:“以后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别来问我了,真有事我会先告诉你。”

如果不是因为廖东方和他提过一定要对所有人保密,他还真会告诉他表哥。

赵相宜虽然人傻了点,却是当初那一众亲戚里,唯一一个支持他的人。他玩的第一个号就是赵相宜送的,包括青训营报名,也是赵相宜陪他去的。

赵相宜还不死心:“吴郢啊,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去lcn打比赛?是不是下个赛季就能去了?我记得你上次给我说,你下个赛季就能去一队打比赛,还是什么的?”

“你关心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没……就……”赵相宜扭捏了半天,“如果你去了……”

吴郢:“如果我去了。”

赵相宜:“……你能不能帮我带一张si1ence和crazy的签名嘿嘿嘿嘿。我真的,特别,想要他俩签名,真的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赵相宜还是微博逛少了。

也幸亏他微博逛得少。如果让赵相宜知道,小时候他每次去吴郢家玩、围观吴郢和他朋友双排的时候,见过的那个id是“你再演我开送了”的双排队友,其实正是si1ence本人的时候,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。

吴郢勉为其难:“行。”

赵相宜反复强调:“要记得啊,你答应了我的……一定要记得啊!!”

“知道了。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“行吧行吧你去忙吧,拜拜……你一定要记得啊!!”

吴郢挂断了电话。

他想了想,问商昀州:“crazy现在是在医院吗?”

吴郢本以为这只是那名爆料人编造出来吸引热度的假料。然而出乎他的意料,商昀州点了头。

“次级联赛打完的当晚,他就走了。”他说,“我听经理说,第二天就去做了手术。不过是小手术,还没到致命的程度。”

“这么严重?”吴郢没想到,“那你们升降级赛的时候,为什么……”

……不上替补。

吴郢没说完。

他还记得ik之前的那个替补选手。水平不高,lcn三流,打联赛倒数的队伍都费力。

如果让他上场,吴郢都觉得自己有信心能对线打穿他。下路带崩三路,ik被3:0直接带走都不奇怪。

crazy的病已经到了要立即手术的地步,却依旧坚持打满了升降级赛的bo5。

因为他想留住ik的赛区席位。

他也做到了。

最后一场比赛,没有再留下遗憾。

商昀州也跟着沉默了一会。

半晌,他开口道:“crazy有腰伤,颈椎也有问题。之前有一段时间,他的病情突然恶化了。”

“那个时候,大概是去年,我们队成绩也特别不好。我问他是不是准备退役了,他说,战队找不到合适的adc选手,队里的替补打的还不如他好,所以要再撑一段时间。他每周都有一半时间要去医院接受康复治疗。”

“他坚持了下来。他说,如果他要退役了,他一定会提前告诉我,让我有一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但是他没有。”

商昀州声音似乎比刚才轻:“他打完了升降级赛,才告诉全队说,战队会找到合适的adc代替他……他要退了,现在,立刻。”

吴郢错愕。

ik的队员竟然……也是才知道。

关于crazy腰部受伤,早有传闻。但公布自己受伤与否的是选手本身的自由。而crazy明显属于不愿意让外界知道自己伤病、让他们为自己担心的那一类,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半个字的伤病。

他甚至还瞒着自己的队友。

……是怕他们分心吗?

吴郢垂下眼,五味杂陈。

他松开手机,说:“我先去洗个手。”

公共洗手间离602房间不远。吴郢走进去,拧开水龙头,让冷水冲在手背上。

然后抬起头,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,非要说哪里特别,可能就是肤色比起其他人偏白。

但他很年轻,他只有十七岁。

而crazy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。

一位已经来到了职业暮年的选手,都可以顶着严重的伤病,用出色的发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。

而自己,到了现在,横亘在眼前的困难,也只剩下了那些“认为他不配接替crazy位置”的舆论。都是其他人的想法而已,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一闭上眼,也就过去了。

如果这样一点困难都克服不了,又凭什么说自己也想成为crazy那样的人。也想像他一样,站在万众瞩目的地方,淋着金雨,捧起那个银色的奖杯。

有些人生来就该坐在王座上。

可即便如此,在通往王座的道路上,也必须一步一步穿过荆棘、遍体鳞伤。

吴郢凝视着镜子里的少年。

良久,他无声地对自己说,加油。

吴郢回到宿舍时,没有继续收拾东西,而是打开微博,看爆料人那条微博下的评论。

冷静下来之后,再看到类似于“wing这种选手,买来给crazy提升信心用吗”的评论,他的心态已经趋于平和。

可ik愿意接受我。他想。

又关你们什么事呢。

吴郢甚至还用小号给“来打赌,ik绝对不会买wing,如果他们买了我直播倒立拉稀”的评论点了个赞。

又翻了几页,一条几百点赞的热门评论吸引住了他的目光。

吴郢盯着它看了一会,忽然叫道:“商昀州。”

他低头看着手机,认真朗读那条评论:“你粉丝说,‘si1ence在微博已经说过了,wing来ik,能把他菜到退役。’”

已经看到爆料人新微博、正忙着和教练聊天的商昀州:“……啊?”

吴郢抬起头来:“真的假的?退役?”

商昀州茫然:“什么?”

吴郢把图发给他:“你看。”

商昀州定睛一看。

是他的微博私信聊天记录。

内容是“他要来我们队,我就退役不打了,膈应人”。

……这话还真是他说的。

不过这句话的上文是“听说他辅助被他强迫玩盖伦,他自己玩猫,在那里挂机”,下文是“从来没见过voo这么恶心的人”,聊天对象是dea战队的辅助选手moreover,“喷”的是那位世界第一adc、双x一队的ad选手voo。

然后moreover为了向他粉丝证明“si1ence的稳重都是他装的”,把这张聊天截图发给了几个关系好的粉丝看。没想到图流传出去,几经裁剪,莫名其妙就成了“si1ence说wing能把他菜到退役”的例证。

商昀州感觉自己巨他妈冤。

他颇为头疼,说:“你听我解释,这句话是我和moreover说着玩的,不是在说你,说的是voo。我——”

大概是他语气太过认真,认真种还带了点沉重,沉重到了好笑的地步——特别像每次代表队伍接受采访时,严肃声明“战队内部绝对没有任何矛盾,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大家期望”的样子。

所以吴郢愣了几秒,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“我开玩笑的,”他打断了商昀州的话,笑得格外轻松,仿佛刚刚发生过的所有事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影响,“别当真啊。”

甚至还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抽出一张明信片,递过去,心情很好地问:“对了,你能给我哥签个名吗?他是你粉丝。”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