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(1 / 1)

身为ik的十年老粉,吴郢对ik粉丝滤镜有几十米厚。

他最了解的,还是两三年前的那个ik。当时的ik还是夺冠大热门,人气正处在巅峰时期,就连他的同班同学都有四五个是ik粉丝。

其中最狂热的那位当属他的同桌,暂且称呼他为小李同学。小李同学是ik下路组的脑残粉,每天一下课就拍吴郢的胳膊,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听,先吹个五分钟“昨晚的比赛里crazy的操作也太他妈牛逼了,我八只手都打不出来”,剩下的五分钟用来脑补“我要是能长si1ence那么帅,我们班班花肯定天天给我写情书”。

久而久之,吴郢也被洗脑了。除了他最熟悉的那位辅助选手,其余人都在小李同学的热烈歌颂下,被套上了一层神化光环。虽然当年的选手已经退役,但那层光环却代代相传,一路传到了……吴郢眼前的这三个人身上。

他看ik的比赛,也看ik的各种采访节目。尽管看多了以白仲严为首的ik队员在采访里骚话连篇,然而视频里见到与现实中真正认识是两码事。

真正认识到的时候,吴郢心里只剩下了无言以对。

廖东方显然已经习惯了队员的这副德行。他对此视若无睹,对吴郢说:“我一会还有事,就得走了。你先熟悉一下训练室,让他们带你逛逛基地也行。我加过你微信了,有事一定要及时联系我。”

吴郢点头。

廖东方一走,白仲严和柯希就开始高声争论“到底谁比赛更拉”。商昀州在这片吵闹中收拾完了电脑桌,这会抬起头来,对吴郢说:“这个是你的座位。”

吴郢走过去,把包放下。

然后他看见桌子上摆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“wing”四个字母。ik的每个队员桌子上都摆着类似的卡片,但只有他的卡片上是手写的笔迹,还被蹭花了一点——大概是临时写好的。吴郢稍微愣了一下,随即不着痕迹地挪开了目光。

争论到一半,白仲严突然发觉今天的主角异常安静,忍不住探出头来问了一句:“哎,那什么,wing,我问你个问题啊……你是不是不太爱说话?”

吴郢腹诽,那是你太吵了。

嘴上却说着:“我比较内向。”

他确实偏内向,但和熟人在一起还是挺能逼逼的。和洛林出去玩的时候,他俩能话不重样地对喷半小时。

“害,没事。”白仲严摆手,“小金来的时候比你还内向。”

柯希补充:“他刚来队里的时候,每天早上见到你,都先会给你鞠一躬,真受不了。”

白仲严和他一唱一和:“然而在我队长达半年的洗礼下,现在他已经变成个彻头彻尾的狗东西了,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哈。”

小金一脸茫然地站在门口,依稀觉得自己受到了诽谤,又不知道该怎么还口。憋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窝妹有!”

白仲严看了眼小金,又神神秘秘地凑过来,对吴郢说:“哎哎,wing,我悄悄给你说——千万别带他上坟……分,巨他妈坑。昨天和他排,排掉老子一百多分,论坛里开了三个帖子诅咒我夏季赛拉垮,服了。”

商昀州终于听不下去了:“少挑拨离间。”

“我这是在保护我们队的瑰宝。”白仲严理直气壮,“韩服第一被坑没了咋整,这可是我们队的招牌!活招牌!你懂不!”

商昀州:“……”

他扯不过这位,于是思索片刻,说:“行,那就你们两个排吧。正好你前天请假,欠了三个小时的训练,今天正好补上。”

“不行!想都别想!”白仲严一听要训练了,当机立断,一把将吴郢拉了过来,“来来wing,我带你逛基地,走走走走快走,走走走——”

吴郢还在状况外,就被白仲严手脚并用,光速推出了训练室大门。

“我的妈呀,这家伙催人训练还催上瘾了。走走,先带你逛逛基地。”白仲严自来熟地扒着吴郢的肩膀,“我们基地有六层楼,挺大的。五六楼你还没上去过吧?那儿都是宿舍,你也住在那里。我们宿舍都是双人间,很大,独卫,老板有钱就是好。”

白仲严推着吴郢在四楼转悠。他们拐过一个转角,来到了另一条长长的走廊上。

走廊上有三间训练室,白仲严走到第一间前,先小心翼翼探了半个头进去。确定里面没有在打训练赛后,白仲严清了清嗓子,装模作样地吼了一句:“兄弟们辛苦了!”

回应他的是一句中气十足的“滚出克”。

白仲严笑得肚子疼。

“这是我们的绝地求生分部。”他说,“前面那两间是我们的dota和lol二队。这层楼还有几个房间,406是我们开会复盘时用的。除了这个之外,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基地,手游分部ik.m和青训营的选手住在那边。”

他们又顺着楼梯下到了三楼。

“三楼是领队教练他们的办公室,没什么好看的。二楼是吃饭的地方。一楼是会客厅,和,那个叫什么来着,队史陈列馆?有空可以去看看那个,全特么是金灿灿的奖杯。”

结果在三楼楼梯口处,两人被一位大爷拦住了。

白仲严想从它身上跨过去,未果。大爷懒懒散散地一爪子挥在他腿上,非常不满地叫了一声。

白仲严只得蹲下来,把这位体型庞大、霸占楼梯而不自知的大爷抱了起来,大爷长长的尾巴一直垂到他膝盖处,忍不住感慨了一声:“我的祖宗,谁又喂它零食了?这得有十五斤了吧。”

他说着,把怀里的猫放在一旁。猫敏锐地意识到基地里来了新的铲屎官,也不怕人,径直走到吴郢跟前,抬起头来打量着他。

吴郢一看到这种毛茸茸的长毛猫就走不动路了。他蹲下来,把手递过去。猫探过头来,在他的手指上嗅了嗅,似乎是对新铲屎官的味道很满意,于是蹭蹭他的手背,在他面前大方地趴了下来,恩准他挠自己的下巴。

他小心地用手捋着猫背后的长毛,猫满意地弯起了尾巴。

白仲严站在一旁,问:“你喜欢猫啊?”

吴郢终于开了口:“喜欢。”

“那挺好,基地里还有一只灰色的,不知道这会儿跑到哪里去了。这只叫真眼,那只叫扫描,我想想是哪个鬼才起的名字……哦,好像是我们老板。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大概理解到,所谓的“ik企业文化”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了。

他的这位新老板还真是……不同凡响。

“这祖宗平时闹腾的很,脾气大,今天可能吃饱了,还挺乖的。”白仲严说着,也跟着蹲了下来,想摸下猫脑袋。

谁料手伸到一半,“真眼”就警觉了起来。它挣开吴郢的手,在地上打了个滚,然后直接给了白仲严一爪子。

白仲严一声惨叫,缩回手,异常愤怒:“你妈的!都是两百多斤的人,你凭什么歧视老子!”

“真眼”对他不屑一顾,尾巴骄傲地一甩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白仲严指着它骂:“白眼狼!亏得老子以前天天喂你!狗都知道要讨好主人,你知道个锤子!”

吴郢问:“怎么不养狗?”

“养狗?得了吧,你不留神让它进了训练室,三天就能换新外设。有的时候叫的太大声,他们吃鸡的连脚步声都听不到。我也想养啊,就是太闹腾了,不让养。”白仲严说,“看过rep的纪录片吗?他们养了狗,绝地分部都快解散了,成绩一年比一年差。”

吴郢:“……不是。”

这还能甩锅给狗?

白仲严嘴上说着带他逛基地,腿却不由自主地朝着二楼拐。二楼有一个巨大的客厅,里面摆着四列长桌子。

“吃饭的地方。”白仲严一边说,一边忍不住往厨房里瞟,“想吃什么可以告诉煮饭阿姨,她做饭贼好吃。我来了之后都长胖三十斤了,想当年我也是ik的颜担,岁月真他妈是把猪饲料——好香啊!今中午是什么菜?”

吴郢看了眼时间,早上十一点。

又看了看白仲严的腰围。

……挺好,能吃是福。

半小时后,除了商昀州以外,楼上的所有人都被叫下来吃饭。某上单不负众望,一个人解决了三碗饭。

一顿饭快吃完了,商昀州才姗姗来迟。白仲严刚扒完最后一口饭,一见到队长,忽然想起了什么,脸色骤变:“完了,今天又月末了,我是不是还差时长?”

商昀州看了眼备忘录:“你,9小时,柯希5,小金……小金这个月还没播过。”

小金很配合地发出一声哀嚎。

于是白仲严左手拖着柯希,右手拽着小金,叫苦连天地上楼补直播了。

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吴郢和商昀州两个人。

白仲严一走,整个房间就安静了下来。吴郢捧着碗,突然有些如芒在背。

他干脆站起身来,准备把碗放进厨房里,走人。

“等等。”商昀州叫住了他。

他说:“月末了,他们都要补时长。但是现在队内暂时还不准备公布转会消息。虽然没开摄像头,但他们都开了麦,所以一会在训练室里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开口说话。”

现在正值转会期,尤其是在crazy去向不明的这个档口,作为转会舆论重灾区的ik,每天都会被无数粉丝和营销号盯着队内的动静,一有点风吹草动都要闹翻天。

如果在直播的时候泄露了转会信息,局面会很难处理。

吴郢:“那我先不去训练室了。”

“你排你的,没事。”商昀州说,“如果要双排的话,可以用队里的闲置账号。账号密码已经发给你了。”

吴郢敷衍地答应了一声,匆匆忙忙地进了厨房。

回了训练室后,其他人的直播已经开始了。他没发出声音,坐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
他玩了会手机。十分钟后,商昀州也吃完饭,回到了训练室补直播时长。吴郢按照他发来的账号密码,登上这个id是“kawaiiloli”的韩服账号。

这个账号的排位记录全是使用的ad英雄,吴郢猜它属于上个替补ad选手。正在他查看英雄皮肤的时候,账号上突然发来一个组队邀请。

来自好友iksi1ence。

吴郢:“……?”

他侧过头去。然而一旁的商昀州开着直播,他根本没法开口说话,只能用眼神传达“我不排”,并且点下了拒绝。

没想到旁边这位贼心不死。

十秒钟后,iksi1ence的排位邀请又从右边界面上跳出来了。

吴郢又侧过头去看着商昀州。对方没说话,只是冲着屏幕扬了扬下巴,嘴里说着:“点错了吗?”

吴郢:“……”

要再“点错”一次,粉丝该觉得奇怪了。

他愤怒地点了接受。

……给你惯的!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