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(1 / 1)

b市,双x二队基地。

吴郢拖着行李箱,推开了训练室的大门。

他是来取外设的。

今天,他终于能从这个地狱里脱身了。

升降级赛结束之后,队内的氛围一直特别古怪,没有赛后总结,没有数据分析,连训练赛都干脆停了。这两天,除了和他们闹掰的那次,吴郢都没在训练室见到队员的影子。

但今天,训练室里早早地坐了一个人。

一见到吴郢,qiezi就摘掉耳机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:“wing!”

qiezi还不到17岁,是所有队员里最小的一个。

他不算天赋型选手,自觉自己配不上队友,只能在训练量上下功夫。每天的常规训练结束后,总会rank到很晚。

qiezi年纪最小,也最黏人。平时见到吴郢,这孩子都笑得和中了几百万似的。但今天他没有笑,眼神飘忽,止不住地往周围乱瞟。

吴郢一眼看穿了他遮掩的异样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”qiezi格外局促,欲言又止,“我有点事想和你说……这里不太方便,我们能到外面去吗?”

吴郢提着箱子,想,他也终于知道我转会的这件事了。

其实好几天前,他的转会合同就已经谈妥了。一千二百万的天价,令人咋舌,吴郢自己都不敢相信。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和lcn的选手值一个价钱。

似乎是ik那边打了招呼,转会合同的签署悄无声息,在双x二队里没有激起一点水花。就在昨天,他还在宿舍层碰到了ph7,对方嘲笑他没人要,就敢放点狠话,到头来没比赛打,也只能跪在地上求别人让他上场。

当时吴郢反问他,是吗。

ph7见他反应平淡,觉得自己一拳砸在了棉花上,有些不是滋味。他狐疑地看了吴郢好几眼,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
“这么早,没人。”吴郢在心底叹了口气,说,“你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qiezi坚持说:“不能在这里说……你跟我来,耽误不了你多久。”

qiezi把吴郢拉到了隔壁的复盘分析室,确认附近都没有人后,才咬了咬嘴唇,低声说:“今天凌晨,大概四点左右,我起来上了个厕所。当时我在里面刷了会微博,所以没有马上出去。过了一会,有人开门进来了。是教练……我听到他打电话了。”

吴郢:“我……”

他想说“我有必须要走的理由”,但qiezi打断了他。

“wing。我们队里好像真的有人打假赛。”qiezi说。

吴郢一怔:“什么?”

qiezi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

“我全都听到了。”qiezi神情低落,“他说:‘为什么要把记录发给别人,现在上面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你以为你把图发出去了你就能脱开关系?我告诉你,这件事要是被捅出去了,我和你谁都跑不掉!’”

吴郢立刻就想起来了。

是那张图片。

廖东方发给他的那张图片。

qiezi抬起头来,近乎无助地看着吴郢:“他还说,他自己拿了百分之十五的抽成,这件事要是查起来,绝对能查到他头上。一旦他被拉下水了,他绝对不会放过所有人。他骂对面那个人是神经病,明明自己从中得利,还非要来反咬一口——wing,我们队内真的有人打假赛,我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你,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我们……我们真的不能再输一次了。”

吴郢飞快地把这件事在心里过了一遍。

假赛的事教练也知情。

甚至是参与者。

而他看到的那张图片,是对面的人故意泄露出来的。

但沉思良久,吴郢只是说:“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。暂时。”

他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“为什么?”qiezi忽然激动了起来,甚至忘了控制音量,“我们离lcn就差那么一点的距离,就差一小局!如果那一小局拿下来了,我们现在就是名正言顺的联赛队伍!我们明明、我们明明有实力,为什么还要遭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?!”

吴郢头疼。

他不知道该怎么和qiezi解释。

现在的qiezi很像一年之前的他。单纯地以为只要有一腔热血,所有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。

但不是这样的。

早年的俱乐部都在“为爱发电”,纯粹是大老板砸钱的爱好项目。说是砸钱也不是,都是看中了电竞行业未来的发展潜力。

到了现在,电竞行业已经趋近成熟,越来越多的资本介入,让行业内各方势力在拉扯中达到了一定的平衡。

支持着假赛背后的赌.博公司,也是这其中的重要一环。

大多数人已经默认了这股势力的存在。但总有人天真,妄图螳臂当车,觉得举报是万能的。只要自己敢开口,就能把那块蛋糕从别人嘴边拽下来。

殊不知这种行为早就被默许,所谓的举报都是徒劳。

反而,让一个毫无名气的小选手退役,对那些手握千金的人来说,易如反掌。

吴郢换了个说法:“茄子,你觉得决胜局里,谁打得最差?”

qiezi一愣那股激动忽然消退了下去。他缓慢地开口:“……是我。”

吴郢摇头:“从数据来看,是我。”

“之前队内商讨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决定过了,要以我为核心进行比赛。但我并没有打出预期的效果,不是吗?”

“而且这次比赛,我们所有人都太紧张了,大家其实都打的很差。不管那个打假赛的人是谁,对比赛的结果都没有太大影响。”

其实根本不是这样。

假赛的行为根本不容存在。

但他害怕qiezi一时冲动,做出什么断送自己职业生涯的事来,只能暂时稳住他。

qiezi和他不一样。

他还有退路,qiezi的背后什么都没有。

“别在乎这点事了。”吴郢说着,拉开了门,“你才十六岁,还能打很多年。如果真的有人打假赛,管理层会处理好的。你好好训练就行。”

他说着,朝训练室走去。

qiezi终于泄了气。

他跟在吴郢背后,眼眶微红,颓然道:“为什么非要这样……可是为什么非要这样?我们明明努力了?我和你,我们明明都那么努力,为什么还要再来半年,为什么?”

这个关头,吴郢根本不敢提自己转会的事。他只得岔开话题,叫了一声:“茄子。”

qiezi转过头来看他。吴郢说:“……对不起。那天和他们吵架,太生气了,连你也一起骂了进去。”

qiezi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,愣了两三秒,大概是觉得吴郢道歉的态度过于拘谨,居然笑了起来:“没事没事,这算什么事。你又没说错——我真没那么容易被打击到。”

他笑得还挺开心。吴郢被他的笑容感染到,也跟着笑了一下。可那些沉重的心事压在上面,让嘴角只能弯起一个很小的弧度。

qiezi又说:“其实我最怕的是你生气。万一你真不愿意打了,跑去别的地方怎么办?你不在我们队,我躺都不能躺了。”

吴郢的笑容僵住了。

qiezi还在絮絮叨叨:“哎,wing,你说我们再打半年,下个赛季是不是就能冲上去了?这次真的太可惜,二比三输了,到现在我心里都不舒服。要是当时发挥再好一点,我们是不是就能赢下来……”

吴郢忽然心跳加速。

他背过身去,含混地说:“……能吧。”

qiezi没有听出他的敷衍,只是傻笑了几声:“哎,也只能瞎想,安慰安慰自己了。”

吴郢被他笑的有些心慌。

他很喜欢这个比他小一岁、努力又上进的弟弟。

但他不可能为了qiezi留下来。

还有更多的人,在前方等着他。

吴郢只觉得惋惜。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所有人都会走向分别。他没有开口,只是加快了脚步。

训练室的门开着,出人意料的,ph7和dilx在里面,一个人在听歌,另一个在聊微信。这两人留在基地里不是为了训练,纯粹是因为家太远懒得回。

吴郢刚一走进训练室,就被叫住了。

“wing。”

dilx站在座位前抱着胳膊看着吴郢,神情古怪。

他手上握着手机,不可置信地说:“教练说你要转会了,ik要买你走,是真的吗?”

此言一出,训练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吴郢身上。

qiezi站在训练室门口,听到这句话后,完完全全地僵在了原地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ph7比dilx更激动,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椅子被他的动作带的险些翻在地上: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?”

那句话落下来的那一瞬间,ph7已经下意识地慌了阵脚。

这不可能啊?

吴郢明明是一个即将因为顶撞教练而被队伍雪藏、连比赛都没得打的人。

又怎么会突然要去ik?

但ph7依旧强装冷静,又问了一次:“他?他转会去ik?!那怎么可能?”

最新小说: 道医独尊 回到过去好好生活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