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(1 / 1)

此时此刻,被两人挂在嘴边的吴郢,正躺在一片漆黑的宿舍里,准备和这个“ik经理”聊半毛钱的天。

吴郢:您好

廖东方:wing选手你好,我是ik的经理廖东方。

为了增强可信度,还发了一张战队经理吊牌的图片。

吴郢点开大图看了一眼。本来环境就暗,差点没被那锃亮的光头晃着眼睛。

廖东方:你既然通过了我的好友邀请,想必我的来意你是清楚的。

吴郢没回复。

廖东方:本来这件事应当与你当面详谈,但最近没有合适的机会。而现在又时间紧迫,所以我们只好以这种方式联系你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

吴郢:廖经理,不好意思,我只想了解假赛的事。您所说的是真的吗,这次升降级赛上真的有人打假赛?

他对那个爆料人的话一直持怀疑态度。原本以为只是有人造谣,哗众取宠而已,没想到居然可能真有此事。

他的身边,真的有人会做出这种断送自己职业生涯的事吗?

就为了一个小小的升降级赛?

廖东方:wing选手,这件事我必须和你严肃说明。首先,这次假赛行为绝对不是我队授意的,我们队伍也是到今天早上,才得到了这个消息。其次,打假赛的人到底是谁,我们也并不清楚。我们现有的消息是,某家公司在菠菜应用里开了个不小的盘,ik获胜的赔率非常高,这个也是你可以看到的。最后,就算我们知道究竟是谁做了这件事,为了保护你,我们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。知道这种内情对你来说太危险。

吴郢:那您怎么能确定,那个人打假赛的人不是我?

廖东方:是战队的队长向我担保的,他说不管那个人是谁,都绝对不可能是你。我们选择相信他的说法。

吴郢打字的动作停了停。

ik的队长,不就是商昀州?

他终于迟疑了,然后把先前打的话全部删掉,又发:您说的,您能保证,全部属实?

廖东方:绝对属实。

廖东方:我们的实物证据不多,只能给你看这个。[图片]

廖东方:本来不应该给你看这个的,请你查看图片之后务必删除。如果它流传出去,也会对你造成影响。

吴郢点开图片,然后皱紧了眉头。

图片是一张聊天记录。

——战术核心依旧是wing,他可能会在决胜局选用卡莉斯塔。

——我知道了,我们不是ik,不需要知道这种事。你到时候稍微注意一点就行。

还有其他几句话,零零散散,没有意义。

双方头像都被打了码,只露出了最重要的时间——4月14日。

在升降级赛之前。

廖东方:wing选手,我再给你透个底吧。

廖东方:其实在此之前,我们已经联系过双x的某位管理层了。他的意思是,只要价格合适,他们大概率会放你,所以现在我所做的事,就是提前征求一下你的意见,让我们心里能有个底。

廖东方:还有一件事,想买你的队伍,不止ik一家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他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?

吴郢:您…能说说看吗?

廖东方:fq,ta和dea都有意向。

吴郢讶然。

fq成绩倒数,暂且不提。

可ta和dea,都是上个赛季进了季后赛的队伍。

他们也会愿意买他?

廖东方:之所以现在告诉你,是因为你迟早都会知道。但我始终相信,ik才是最适合你的队伍。

他讲得颇为情真意切,吴郢的思绪却飘到了别处。

到现在为止,他终于明白了商昀州那些古怪的举动用意何在——忽然和他双排,“假装”他们关系不错,甚至还旁敲侧击地打听他的去留。

大概,正是这位廖经理授意的。

其实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。他想。

他们并不清楚,自己对ik到底抱着怎样的感情。

虽然ik现在沦落到需要靠打保级赛来维系自己的赛区席位,但如果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从十支lcn队伍里选择一支去打首发,他不会选择春季赛冠军bug,也不会选择春季赛亚军双x。

他依旧会选择这个联赛倒数的ik。

理由很简单——

两年前ik夺冠的那场世界赛,他从头看到了尾。小组赛一场不落,八强赛在周末,四强赛在傍晚,半决赛时上课偷偷翻手机,决赛更是翘课溜进了网吧。

所有的事,他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3-1夺冠的时候他叫到嗓子哑,和周围的粉丝拼命击掌拥抱。他始终记得那些人眼中闪动的泪花。

——那是他年少的梦。

廖东方见他迟迟没有答复,又发来一句:我听说你和si1ence感情很好。

吴郢:“……”

这个形容……

他总不能说“以前很好,后来掰了”,这种事怎么能拿到别人经理面前说,只能厚着脸皮回了一个“是的”。

廖东方:他也很希望你能来ik。

吴郢:……好的。

嘴上说着,却又不由自主地在心底反问自己。

是吗?

他也希望你去?

吴郢早已动摇,可发出去的消息却是:可我还有一年多的合同。

廖东方:没关系,这件事我们会解决的。你在ik试训过,队伍里的待遇你是清楚的。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。

吴郢:廖经理,当初我没有留在ik的原因,您应该知道。

廖东方:我知道。

廖东方:我们承诺给你首发位置。

吴郢不敢置信地瞪着手机屏幕。

吴郢:那crazy…?

廖东方:crazy选手准备在五月份的发布会上宣布退役。

吴郢错愕。

crazy要退役了?!

那个曾经统治联赛长达两年之久、曾经的世界第一adc、凯特琳冠军皮肤拥有者,几天前还拎着自己暴锤的选手,怎么突然就要退役了?

廖东方并不留给他回神的时间:等你考虑好了,给我答复吧。我们真的很希望你加入我们队,你也渴望能登上一个更大的舞台,对吧?

吴郢心里五味陈杂。

他觉得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冲动做出决定,明早起来说不定就后悔了。回了一句“好的,谢谢经理,等我考虑好了我会给答复”,吴郢就退出了与廖东方的聊天。

他把手机扔开,睁着眼睛躺在黑暗里,原本是想再考虑一会,可一转头,又睡过去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前的对话,吴郢忽然梦到了那天——他在韩服打上了1050分,兴冲冲地跑去告诉商昀州,说自己准备去打职业,拿着这个分数足够了。

却被反手浇了一盆冷水。

——打职业?你可要想好了,这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。

他叹了口气,说,有队员私生活混乱,直接在训练基地里鬼混。有人赌.博,也有人为了钱打假赛。还有选手被战队卡合同,明明有天赋,却被按在冷板凳上直到退役——我没有遇到这些事,但我不能保证你不会遇到。

所以啊,小郢……

他语重心长地说着,声音逐渐陷入混沌。吴郢刚要开口,对方的脸忽然变成了双x的教练。

教练指着吴郢,破口大骂,我真是给你脸了,啊?让你练英雄你不练,还来问我能不能上场?你说说,这是你该有的态度吗?

你还想上场?

就这样你还想再上场?!

震耳欲聋的声音扑来,吴郢的心跳陡然快了起来。他惶惶后退一步,没想到背后居然什么也没有。他一脚踏空,径直坠入万丈深渊。

在一片揪心的失重感里,吴郢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屋外,天已经大亮。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,缓了口气,侧过头看了一眼——手机就摆在床头柜上。

吴郢沉默地盯了它一会,然后拿过手机,发了条消息。

吴郢:廖经理,我考虑好了,我愿意加入ik。麻烦您了。

当年他怀着一腔孤勇,自认天下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,不怕假赛,不怕雪藏,不怕铺天盖地的谣言诽谤。

——现在他害怕了。

最新小说: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绝代小仙医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医妃捧上天 妖孽小神医 神医奶爸:从出狱开始 我的盛世文娱 仇恨值被系统拉满,还好我9999级了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部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